首页调查正文

曾遭丁香医生揭露的莎普爱思控制权变更 二股东莆田系接盘

作者:徐超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2-27 17:05:54

摘要:“据说那次事件后老板很受伤,有卖公司的打算,到现在正式出公告,也拖了2年多了。”

曾遭丁香医生揭露的莎普爱思控制权变更 二股东莆田系接盘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徐超 杭州报道

A股或将出现又一家“莆田系”控制的上市公司。

2020年2月27日浙江莎普爱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莎普爱思,603168.SH)发布提示性公告称,现实控人陈德康于2020年2月26日与公司第二大股东上海养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养和投资”)的全资子公司上海谊和医疗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谊和医疗”)签署股份转让协议,陈德康转让股份并放弃对上市公司的表决权。交易完成后莎普爱思的实控人将变更为养和投资。养和投资属于莆田系。

2017年底,自媒体“丁香医生”发布文章《一年狂卖 7.5 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刷屏朋友圈,矛头直指以生产治疗白内障眼药水为主业的莎普爱思。莎普爱思由此遭到公众和舆论的全方位审视,该事件成为2017年年底舆论热点事件。“据说那次事件后老板很受伤,有卖公司的打算,到现在正式出公告,也拖了2年多了。”一位接近上市公司的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说。

莆田系接手眼药水公司

根据公告,莎普爱思现实控人陈德康拟将其所持公司2300余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7.24%)转让给谊和医疗。同时,陈德康签署《表决权放弃承诺函》,承诺拟以不可撤销的方式放弃其所持公司剩余7000余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1.73%)的表决权。同时,根据《股份转让协议》,陈德康还将于2021年将其所持公司1700余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 5.43%)转让给谊和医疗或其指定的受让方。

此次交易完成后,莎普爱思的控股股东将由陈德康变更为养和投资,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将由陈德康变更为林弘立、林弘远兄弟。

工商信息显示,养和投资成立于2015年6月23日,注册资本5000万,法定代表人和大股东均为林弘立(持股70%),二股东是林弘远(持股30%)。公开信息显示,养和投资原始出资人是林春光,其是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上海常务副会长。林弘立、林弘远兄弟是林春光之子。林弘立在上海谊和医疗管理有限公司、上海渝协医疗管理有限公司担任法定代表人,并控股江西协和医院、上海天伦医院、泰州妇产医院等多家公司。

林春光在医疗行业深耕十余年,除莎普爱思外,还是另一家上市公司光正集团(002524.SZ)的二股东。光正集团同时以51%的持股控股林春光创办的上海新视界眼科医院投资有限公司,后者100%控股上海新视界眼科医院。林春光还通过上海新视界眼科医院投资有限公司控股全国14家眼科医院,5家医疗器械公司,1家网络公司。

莎普爱思2018年年报显示,实现营收6.07亿元,同比减少35.3%。归属于上市公司净利润出现公司上市五年来第一次亏损,巨亏1.26亿元,同比减少186.42%。2019年业绩预告披露,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在2100万-3000万元,实现扭亏为盈,但扣非净利仍然是亏损4300万-3400万元。

“老板已经萌生退意,毕竟钱也赚到了。上市公司风险太大。”知情人士表示。就在2018年,莎普爱思大股东出现了多次减持的行为,这一次控制权彻底转让,给出的信号就是要全身而退。

在莆田系接手之后,莎普爱思是否会转向医院业务?莎普爱思证券部人士回应《华夏时报》记者称,对大股东的控制权转让,也是从公告等外界信息得知,其他的都不清楚。

白内障滴眼液引发舆论事件

莎普爱思前身为1978年成立的平湖制药厂,是浙江平湖市工业局所属地方国有企业。公司主营业务为滴眼液与大输液系列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莎普爱思滴眼液、大输液和头孢克肟产品等。

2017年12月2日,自媒体丁香医生公众号发表《一年狂卖 7.5 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的文章,称目前全世界范围内治疗白内障唯一有效的方法就是手术,这是全球眼科医生的共识。而沙普爱思通过狂轰滥炸的电视广告,对老年人进行洗脑,让白内障患者认为只要滴了沙普爱思滴眼液,就能治疗白内障。文章指出,仅2016 年一年,莎普爱思公司的广告费用就高达2.6 亿元人民币,而同年的药物研发费用只有0.29 亿元,白内障相关的药物只有550 万元,不及广告费的零头。文章称,沙普爱思在广告上投入巨资,进行洗脑式的宣传,打着科普的名义,实际上是为了突出营销。

丁香医生的文章引发飓风般的效应,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介入,莎普爱思停牌,上交所和浙江证监局先后下发问询函和关注函。

有别于2017年的高光业绩,莎普爱思2018年业绩大亏,年报给出的理由就是“公司的营业收入主要来自于滴眼液销售收入。由于受到2017年12月有关自媒体报道影响,公司滴眼液营业收入同比下降52.58%,中成药营业收入同比下降68.95%”。即便如此,莎普爱思2018年研发投入2656.25万元,销售费用2.9亿元,研发费用不及销售费用的十分之一。2019年半年报显示,莎普爱思销售费用逾1.14亿元,同比降12.42%,原因是“广告费支出减少所致”。研发费用近1100万,同比降13.22%,原因是“药品研发项目支出减少所致”。

有医药行业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莎普爱思的滴眼液本身技术含量不高,也并非企业自主研发,只是买来了专利权,作为整个上市公司最主要的现金奶牛,完全是靠广告轰炸堆起销售业绩。自从滴眼液治疗白内障的神话被吹破后,莎普爱思就开始走下坡路。“没有其他产品支撑,难以持久。”

就在丁香医生炮轰莎普爱思的文章发布后,2017年12月6日国家监管部门就发出通知,要求莎普爱思于三年内将滴眼药临床实验的一致性评价结果报至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审评中心,一旦不能顺利通过,莎普爱思滴眼药就不能再在市场上销售。对此,莎普爱思2019年半年报中提到,正在有序推进,但存在未通过的风险。“一致性评价是否能过,今年是关键,现在大股东套现走人,只留一些股份吃红利,也是一种见好就收的态度。”有分析人士评价。


责任编辑:吕方锐 主编:夏申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