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调查正文

举报富满电子财务造假者删除微博 :“股民快把我的电话打爆了”

作者:宋婕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1-17 21:49:33

摘要:宋仕强清空了微博中关于富满电子的内容,也不再接听记者的电话。

举报富满电子财务造假者删除微博 :“股民快把我的电话打爆了”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宋婕 陈锋 北京报道

年关将至,富满电子(300671.SZ)忙得团团转——短短两天内,公司经历了被举报、回应、再爆料、被问询、回复,事件还在不断发酵。

这一切始于A股2020年首个“自杀式”吹哨人宋仕强,其1月13日在微博上实名发布他向证监会的举报材料,称富满电子在上市前利用假合同财务造假,并在上市后“利用上市公司的资源侵害同行的知识产权、疯狂打压同行”。

宋仕强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称,他正在搜集富满电子更多的违法证据,公布后或将引发公司直接退市。对此,富满电子称举报问题与实际情况严重不符,并对宋仕强提起诉讼。这一回应不仅引来宋仕强的二度回应,还让深交所下发问询函。

之后事情的走向却有些奇怪,宋仕强清空了微博中关于富满电子的内容,也不再接听记者的电话。同时,富满电子在推迟一天后回复了问询函,再次否认了举报内容。

“自杀式”举报

宋仕强微博称,“2017年上半年约5、6月间,和我住一个小区的邻居付定邦找到我,说受富满电子的销售总监陈忠鑫(他们同为江西南丰老乡)所托,让我们金航标与他的公司做几份销售富满电子的假合同,富满融资用。于是,金航标分别与付定邦的深圳市中兴鼎盛电子有限公司、深圳市锦瑞诚科技有限公司签订了几百万的假合同,由陈忠鑫来付定邦的公司拿走。”

富满电子在2017年7月上市,也就是说,上述被举报事宜发生在公司上市前。

金航标即深圳市金航标电子有限公司,天眼查显示,宋仕强持有金航标90%股权,同时担任公司法人代表。

宋仕强希望证监会查实富满电子做假账的行为,处罚公司董事长及实控人刘景裕和财务总监罗琼,并追究公司保荐券商、会计师事务所等机构及其负责人的责任。

同时,宋仕强还在微博公开了他向上述机构发送举报材料的邮件截图。

宋仕强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称,付定邦当时找到他只说富满电子是要融资,并未提及其要上市,“(要知道)上市这么大的事情,我们敢跟他签吗?不可能的,是要坐牢的。”

他告诉记者,一般合同需要送货单、交易凭证、银行流水,他们签订的合同全都不涉及,只是写明要销售富满电子的产品。

对于“自杀式”举报,宋仕强说,“对我没事,我损失一百,它损失一个亿,没问题。”

富满电子很快做出了回应,第二天早上,公司公告称,上述举报问题及微博描述问题与实际情况严重不符。宋仕强本人及其任法人代表的金航标拖欠公司货款,公司通过法律手段对此债权进行追偿,对方拒不履行还款义务,反而恶意举报不实内容,同时冒用富满电子销售人员及他人名义散播关于公司的不实举报内容。

富满电子表示,鉴于宋仕强的不实举报已严重损害公司名誉,为维护公司及广大股东尤其是中小股东的利益,公司于1月11日在广东法院诉讼服务网上,以宋仕强为被告提交了立案登记编号为M10300206601545的名誉权纠纷的相关诉讼材料,并于1月14日获得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出具的受理回执。

“现在有3套证据”

富满电子回复后,宋仕强并没有偃旗息鼓。几个小时之后,他就对其作为被告的名誉权官司回应,“我们团队看到后发出了猪的笑声,鼻涕泡都出来了。从天眼查等查到富满电子的诉讼信息和风险扫描,富满电子的自身风险为113起、关联风险66单,其中买卖合同纠纷达到28起、劳动合同纠纷达到16起,其他若干,12项裁判文书有风险。在行业内还涉嫌侵权抄袭多家同行的产品,与苏州赛芯电子、德普电子、英吉芯等都有知识产权诉讼。看到起诉我们的名誉权,我们不得不嘴角上翘,还是两边都翘那种!”

在回复中,他公开了举报富满电子的导火索。2018年,金航标在富满电子定制了200多万元的货品,有一部分产品有轻微的瑕疵以致货款回收不了,直接损失了70万元。由于协商未果,宋仕强称富满电子对其发起恶意诉讼,导致其资产被冻结,被迫卖房还债,现还欠款约8万元。而富满电子再一次冻结了他的公私账户、金额约11万元。

当记者向宋仕强提出是否可以查看他所掌握的证据时,他称不能提供,“现在我拿出来的话,富满就会想办法补救。我们现在差不多有3套证据,要争取搞到5套才全部公布,一下子打死它,让它没法还手,直接退市。现在股民快把我的电话打爆了。”

至于举报中他提到的,富满电子上市前用假合同做假账上市的证据,将会提交给公安部门。同时,金航标及其律师团队,已在根据富满电子的招股书、年报等信息逐条查实,并不断收到爆料,富满电子涉嫌违法犯罪的证据已经有大的突破。

删除微博后公司回复

富满电子被举报财务造假风波继续发酵,双方的口水仗也引来深交所的问询,要求说明公司与宋仕强的金航标、付定邦的中兴鼎盛电子有限公司、深圳市锦瑞诚科技有限公司近三年签订销售合同的情况;公司控股股东、董监高是否与金航标、中兴鼎盛、锦瑞诚存在关联关系或者其他利益安排等。

奇怪的是,该问询函发出后,宋仕强删除了涉及富满电子的所有微博内容。记者多次拨打宋仕强电话询问原由均被挂断,发送短信也未获回复。

另一边,富满电子在推迟一天后,1月16日晚发布专项说明称,近三年来,公司与金航标在2018年发生149.99万元交易,未与中芯鼎盛和锦瑞诚进行交易。举报信中的中兴鼎盛公司名称不存在,正确名称为:深圳市中芯鼎盛科技有限公司,即中芯鼎盛。销售合同清单显示,富满电子与金航标的上述交易分别在2018年7月到11月期间,分14次签订销售合同。

富满电子表示,公司与金航标2018年交易173.99万元(含税),2018年度至2019年度富满电子累计收取了165.61万元货款。截止到本报告出具日,剩余8.39万元货款金航标未予支付。

富满电子指出,公司、控股股东、董监高人员与金航标、中芯鼎盛、锦瑞诚不存在关联关系或其他利益安排。

记者多次拨打公司信披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责任编辑:吕方锐 主编:夏申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