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产业正文

新老资本交替股价成焦点 360迫切需要一个新故事

作者:卢晓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12-11 05:46:00

摘要:360的股价是这场新老资本交织的关键。回归A股近两年来,360的股价如同坐过山车一般跌宕起伏。12月10日,360公司21.39元的收盘价已不足其A股股价高峰的1/3。营收增长趋缓的360迫切需要一个新故事。

新老资本交替股价成焦点 360迫切需要一个新故事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卢晓 北京报道

迟迟未能落地的新股增发与即将到来的老股解禁,让三六零(600360.SH;下称“360”)的股价牵动人心。

12月5日,360再度发布的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显示,其将向合计不超过10名特定投资者非公开发行不超过13.53亿股股票,募资总额不超107.93亿元。而两个多月后,涉及38位股东的19.89亿股360股票还将面临解禁。这部分眼下价值超过425亿元的股份届时是否会被抛向市场还不得而知。

360的股价是这场新老资本交织的关键。回归A股近两年来,360的股价如同坐过山车一般跌宕起伏。12月10日,360公司21.39元的收盘价已不足其A股股价高峰的1/3。

营收增长趋缓的360迫切需要一个新故事。

新资本何时进场

对于新融资,360已经等待了18个月。

2018年5月,360的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先后审议通过了近108亿元的非公开发行股票方案。360宣布将把融资用于网络空间安全研发中心等9个项目的建设。但今年4月,360宣布将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有效期限自5月30日届满后再延长一年。今年9月以及12月5日,360还两度对证监会的反馈意见做出回复。

需要提及的是,上述9个项目360同时要投入约25亿元的自有资金。预案还显示,在募集资金到位前,公司可以自筹资金先行投入。但对于360是否已经使用自有资金建设上述项目的问题,截至《华夏时报》记者发稿,360方面尚未做出回应。2019年三季报显示,截至9月30日,360账上的货币资金为167亿元。

新资本的入场价格引人关注。

以最多13.53亿股股票粗略计算,360这次增发的最低价格可能在8元左右,是12月10日收盘价的1/3。但非公开发行股票的价格,还要受到不低于发行期首日前20个交易日公司股票交易均价90%的限制。这是否意味着360的股价还有大幅下探的空间?

资深投行业人士王骥跃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13.5亿股是360现有股本的20%,是规则允许的发行股数上限,“与公司的发行底价没什么关系,也不会是最终的发行价”。他告诉记者,最终发行价要按发行前的市场情况通过询价方式确定,“因为还有锁定期,如果发行价与市价没足够折扣,发不出去”。

但18个月过去,360股价波动剧烈。在首次宣布108亿定增前,360在2018年4月的股价还于40元以上区间波动,但当年5月就掉到了30元区间。

事实上,一级资本市场也发生变化。王骥跃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由于市场不好、经济发展放缓、资金也紧张,现在一级市场投资偏谨慎。但他认为,资本对优质标的还是追捧的。

老股东是否退出

资本在360私有化和回归A股时表现热情。而两个多月后,退出通道就将对参与360私有化的老股东打开。

2020年2月27日,涉及38位股东的19.89亿股360股票将完成两年锁定期。这部分股票占360总股本的29.4%。38位股东中包括与360创始人周鸿祎今年“分家”的奇安信创始人齐向东,他持有1.21亿股360股票。

2016年8月周鸿祎曾在接受采访时透露,360从美股退下来的成本约为100亿美元。这笔庞大的资金,除了30亿美元的银团贷款外,更多来自于机构投资者们的热烈追逐。

天津奇信志成科技有限公司和天津奇信通达科技有限公司是360私有化时接纳融资的两个境内平台。工商资料显示,奇信志成目前拥有周鸿祎和36家法人股东。奇信通达则拥周鸿祎、齐向东和40家法人股东。

周鸿祎在上述采访中还曾称,其曾和所有投资人都签了一个重要条款,“要求投资人必须是自有资金投资,不能拿到投资额度后再把其包装成其他产品出售。”但此前有报道称,由于360私有化份额紧俏,参与360私有化的A股公司如天业股份已身处“多层分销”的第五层。

资本们希望能从360私有化的财富盛宴中分一杯羹。

参与360私有化的中信国安在2017年11月曾透露,其投资360项目直接加间接的持股比例为4.46%,投资金额为4亿美元。以360目前1446亿市值粗略计算,其手中股份价值近65亿元(约合9.17亿美元)。不考虑汇率影响下,已实现翻倍增长。

360未来的股价走势成为影响老股东们套现离场的关键因素。王骥跃对《华夏时报》记者也表示,大比例限售股减持会给360股价带来影响。但他认为实际减持规模不会有那么大,“大多股东会长期持有,或不直接减持而以换ETF或质押方式获得资金”。此外他还认为,虽然港股通还不够便利,但确实会吸引不少投资者,“腾讯美团阿里三家对国内投资者还是很有吸引力。”

需要提及的是,2021年3月,占360总股本近65%的股票也将锁定期满三年面临解禁。但周鸿祎和他控制的奇信志成在其中占到九成。

需要新故事

相对机构投资者的获利,360回归A股被认为收割了一波韭菜。

当时BAT等互联网巨头集体缺席A股,科创板也尚未开板,360的回归被认为有巨大资本想象空间。其回A后市值一度冲到4400亿,但目前市值仅是最高峰时的三成左右。

二级资本市场趋于冷静背后,360的业绩难以支撑高股价。

回到A股后,360的营收增长日趋放缓。360今年前三季度营收为95.21亿元,同比微增0.77%。而今年上半年其营收则同比下滑1.67%。作为参照,360回到A股的首年营收同比增长超过20%。2018年这一增幅下滑至7.28%。

360扣非净利润的增幅在今年也出现下滑。今年前三季度360扣非后的净利润为25.85亿元,同比增加9.36%。但2018年这一增幅高达24.22%。

更重要的是,主打安全牌的360,一方面其安全业务尚未形成规模化收入,另一方面它营收的主要来源在今年上半年还面临下滑困境。

当期46.97亿元的互联网广告及服务收入占据360约八成营收,但同比略降1.16%。360解释称,这源于广告主预算投入日趋谨慎,互联网流量市场进入存量状态,以及信息流广告更受用户青睐等。

亿欧副总裁由天宇此前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曾认为,移动互联网时代,360相对于BATJ这些大公司有些掉队。“PC时代,360全产品的用户量仅次于腾讯,但它在PC时代的成功逻辑没有在移动时代复制,在PC时代赖以生存的入口级产品也不复强势。”

而从市值来看,与360曾经大打“3Q大战”的腾讯市值已经达到3.22万亿港元,与360PK搜索业务的百度市值也近400亿美元。周鸿祎曾经炮轰过的小米市值也达到2212亿港元。

360今年还背负着38亿元扣非净利润的任务。2020年这个任务更是高达41.5亿元。无论是从资本市场还是从自身业务逻辑出发,360都需要一个新故事。而周鸿祎今年频频强调的政企安全,会是那个新故事么?

责任编辑:于玉金 主编:寒丰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60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