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长城系”资本操控术:媒体、作家、资本玩家“三位一体”的实控人,疯狂质押买壳终陷危局

作者:麻晓超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12-07 11:52:45

摘要:媒体人只是赵锐勇的职业起点,影视作家才是其事业风生水起的开始,但从2014年起,资本运作又成了赵锐勇第三个“发家”之术,短短几年,“长城系”旗下已经控股4家上市公司。媒体、作家、资本玩家“三位一体”,能否帮助“长城系”度过如今危局?

“长城系”资本操控术:媒体、作家、资本玩家“三位一体”的实控人,疯狂质押买壳终陷危局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麻晓超 陈锋 北京报道

媒体出身的“长城系”掌门人赵锐勇,似乎对信披格外谨慎。2019年12月5日,《华夏时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赵锐勇代行董秘已近4个月的长城动漫(000835.SZ)董秘办,面对记者针对公告文字表述的一个简单提问,接听的工作人员都十分谨慎,再三犹豫后表示,还是得“先问问领导之后再回复”。

1个月前的11月5日,赵锐勇兼任董事长和董秘近3个月时,证监会向长城动漫和赵锐勇等下发了立案调查书,根据上市公司披露,被调查的原因是公司及相关个人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

长城动漫的信披,单说今年下半年就有多处可疑之处。即使是赵锐勇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的一份简单公告,也能“出了差子”。而且“差子出得十分蹊跷”,《华夏时报》此前曾报道,“长城系”旗下俩上市公司信披“打架”,谁是总经理成谜。

媒体人只是赵锐勇的职业起点,影视作家才是其事业风生水起的开始,但从2014年起,资本运作又成了赵锐勇第三个“发家”之术,短短几年,“长城系”旗下已经控股4家上市公司。媒体、作家、资本玩家“三位一体”,能否帮助“长城系”度过如今危局?

影视作家平步青云

2011年9月某日,赵锐勇冒着北京的大雨,赶到某影视活动现场,未等被雨水淋湿的上衣晾干,就接受了媒体的视频采访。镜头前的他,体态微胖,天蓝色半袖扎进了黑色的裤子中。接受采访的全程,赵锐勇左手几乎一直“安分”地放在左腿上,显得十分拘谨,但语速缓慢平和,偶尔露出几下憨笑。

这一天他虽然是以长城影视董事长的身份接受采访,但在镜头前表现出来的姿态,更符合前媒体人、知名编剧的身份。

但到2016年时,镜头前的他则是完全变了一番模样。而在这期间,从2014年开始,赵锐勇家族先后成为多家A股上市公司的实控人。

赵锐勇1954年生于浙江诸暨,改革开放后,在诸暨一家农机厂做了3年学徒工,期间开始文学创作,并不断有作品获得各类奖项;1980年正式进入媒体行业,最初做诸暨广播站记者,后来不断走上管理岗位,先后任诸暨电视台台长、浙江省文联主办的文学杂志《东海》杂志社社长兼主编。

1997年,浙江省文联建立浙江影视创作所(长城影视前身),由赵锐勇牵头操办,为后来“长城系”的创办迎来了契机。3年后,浙江影视创作所改制,由国有资本控股,赵锐勇为第二大股东,2007年,公司继续改制,变身民营企业,赵锐勇成为实际控制人。

一年后,长城影视投拍了第一部电视剧《红日》。据赵锐勇2018年向媒体透露,这部电视剧最终利润高达2000万元,让公司拿到了创投的融资,公司从此走上高度发展之路。

到2010年,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长城集团”)注册成立,成为现今“长城系”各实体的控股平台。次年,长城影视投拍的建党献礼片《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获得第二十八届中国电视剧飞天奖一等奖,公司筹备IPO的工作也阶段性完成。

“我们已经完成上市前的所有程序,明年1月份会向证监会申报。”2011年,姿态更像文人的赵锐勇向媒体表示。

不过,长城影视走IPO通道上市最终无果。

资本玩家疯狂质押买壳

2016年5月,赵锐勇带领“长城系”一众高管,奔赴甘肃白银调研黄河石林景区项目的开发,获得了白银市市委书记等的亲自接待,当地电视台对此进行了报道。出人意料的是,镜头前的赵锐勇跟2010年相比大有不同,变得瘦了、白了、年轻了,一点不像62岁的人。

但更不同的是,赵的举手投足之间,不再是早年的文人姿态,变得“有做派”,举止间透露着严肃和自信。在这一年之前,“长城系”早已控制3家上市公司。

一位专注影视行业投资的资本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从2013年下半年开始,影视文娱资产在A股炙手可热,一批上市公司开展业内并购,比如乐视网、华谊兄弟等等,并购带动股价大涨,在这样的资本环境和影视行业环境下,一批主营业务跟影视文娱无关的上市公司也想分一杯羹,A股一度刮起了跨界并购之风,影视文娱资产估值一下水涨船高。”

赵锐勇当年也看到了机会。“长城系”首个上市的资产为长城影视,在2013年下半年筹划了借壳江苏宏宝上市的交易。最终交易于2014年完成,同年6月,江苏宏宝正式更名长城影视,控股股东变为长城集团。

紧随资产完成上市,长城集团就开始了质押融资。更名1个月后的2014年7月,长城集团向江苏银行杭州分行质押了1000万股,当年8月1日,向中国民生银行杭州分行质押了1930万股,当年8月5日,向中国银行浙江省分行质押2300万股,当年8月20日,向中信证券质押了2200万股。

据《华夏时报》记者统计,仅这4次质押,质押股份的市值在当时可能就在15亿元左右,实际可能对应着8亿元左右的融资规模。

长城集团大量质押长城影视股份的时候,正是前者买入另一家壳公司的时间。2014年7月,四川圣达披露,实控人圣达集团拟向长城集团转让控股权,涉及的3600多万股股票作价约4亿元。不久后该上市公司更名为长城动漫。

从表面上看,长城动漫被长城集团收入囊中后并未立即遭遇大量质押,但实际情况未非如此。

《华夏时报》记者梳理发现,四川圣达2014年12月30日更名后长城动漫的一年里,后者几乎未单独发布过任何质押公告,但一年之后的2016年1月,在一份新增质押公告中,长城集团竟然已累计质押了3000万股。

长城动漫2015年股价波动较大,最高时约25元,最低8元,上述质押股份对应着约2.4亿元至7.5亿元的市值,长城集团实际可能获得的融资也有数亿元。

质押背后还是买壳。2015年10月,长城集团又斥资5亿元,收购了天目药业的控股权。

约1年半后,长城集团又斥资约1.3亿港币入主另外一家壳公司,后者不久后改名为香港一带一路。

“媒体人”把持信披大权

2019年7月,赵锐勇带领长城集团高管去山西吕梁调研时,镜头前的他与2016年时又有所不同。依然是一身休闲装,依然是在室外时戴着墨镜,但与政府官员在会议上交谈时,举止言谈之间,相比2016年多了份轻松和自在,此外体态也没有3年前那般健康。

上述是赵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前的最后一次公开调研。2019年11月5日,赵锐勇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根据长城动漫披露,原因是公司及相关个人涉嫌信披违规。

虽然另外3家长城系公司均在公告中表示,赵被调查的原因只涉及长城动漫一家公司,但实际上,“长城系”的几家公司在过去的一段时间,在很多方面,面临着相似的处境。

比如,实控人超高比例质押。《华夏时报》记者根据Choice数据统计发现,截至2019年12月5日,长城动漫控股股东质押率为99.3291%,长城影视为89.6868%,天目药业为90.9589%。

再比如,债务压顶,诉讼缠身。2019年11月7日,天目药业披露了一项涉及未长城集团借款连带担保责任的诉讼,11月30日长城影视披露债务到期未清偿进展,12月4日,长城动漫披露新增债务到期未清偿公告。

而这背后原因的根源之一,有着长城集团过度质押上市公司股权融资扩张,资金链断裂后累及上市公司经营。此外,《华夏时报》记者梳理发现,“长城系”对上市公司财权、信披权的把控十分注重。

财权方面,赵锐勇的儿子赵非凡担任着天目药业董事长的同时,还代行着财务总监的职责;2019年5月,赵锐勇和弟弟赵锐均被深交所公开谴责,二人于2018年9月挪用公司公章,以长城影视的名义为长城集团的借款提供担保,担保金额3.5 亿元,占长城影视2017年末经审计净资产的53.68%。

信披权方面,长城动漫董秘欧阳梅竹自今年8月提出休假6个月后,董秘职责一直由董事长赵锐勇代行;“长城系”另一家上市公司长城影视的董事长赵锐均也是代行公司董秘一职。

而在董事长赵锐勇兼任董秘的下半年,长城动漫因信披违规两次被监管“敲打”。第一次发生在10月11日,四川证监局经现场检查后,发现长城动漫存在多项违规行为,其中第一项与2017年虚增千万元利润有关,证监局最终出示了警示函。

第二次发生在10月28日,长城动漫半年业绩预告与正式报告的业绩存在较大差距,被深交所出具了监管函。此外,长城动漫还在11月1日修改了第三季度业绩预告。

在最新一份新增债务到期未获清偿的公告中,长城动漫披露,控股股东正积极与战略投资人洽谈股权合作。这是在说给上市公司引入战略投资者吗?面对这个提问,该公司董秘办工作人员先是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应该是吧”,但随后又说还是“先问问领导再回复吧”。

截至发稿时,本报记者未收到任何回复。

编辑:严晖 主编:陈锋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