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汽车正文

特斯拉国产对电池供应商三缄其口 未来在华自建工厂几率大

作者:翟亚男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12-05 21:39:19

摘要:LG也好,CATL也罢,在电池这个关键零部件上,特斯来很可能要撸起袖子自己干。

特斯拉国产对电池供应商三缄其口  未来在华自建工厂几率大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翟亚男 北京报道

一直为特斯拉供应电池的松下日前明确表态,“没有在中国为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新建一座电池厂的计划”,也就是说特斯拉国产项目将更换电池供应商。但从量产时间表看,首批国产Model 3仍将使用从美国1号超级工厂进货的松下电池,以解燃眉之急。同时有消息称,国产版Model 3供应电池的LG化学已经开始大批量生产2170电池,正式投入使用或将从2020年的第一季度或者第二季度初期开始。

根据特斯拉的规划,到2020年年中上海超级工厂预计将生产9.6万辆Model 3电动汽车,而首批汽车最快将于2020年一季度交付。不得不说,特斯拉上海工厂过快的建设速度导致一些零部件不能及时到位投入生产,这其中就包括LG化学提供的电池。按照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的一贯作风,特斯拉已早早在电池领域布局,上海超级工厂一旦步入正轨,下一步极有可能在华自建电池工厂。

“超级速度”考验供应商

早在今年8月前,特斯拉就表示2019年生产用的电池pack将直接从美国内华达州的Gigafactory 1工厂进货,目前上海工厂大约已储备了约7000个pack,而使用的电芯自然来自松下。

其实LG化学在过去三年来一直向特斯拉送测样品,但由于没能跟上特斯拉国产速度,而错过了搭载首批国产车型的机会。即便如此,与松下已渐行渐远的特斯拉,仍然选择了LG作为首批电池供应商。LG化学近年来的发展速度非常快,而且已经在多个国家建立了自己的生产工厂,甚至出现在了全球汽车动力锂电池企业出货量排名的榜单上。而特斯拉之所以会在中国市场选择LG化学,很大的一个原因就是LG化学已经在中国南京建立了初具规模的工厂,也已经达到了一个比较高的技术层次,LG化学的真正实力也是国产特斯拉选择与之合作的原因。

去年11月,马斯克发布了一条关于中国产Model 3电池供应商的Twitter,文中包含了两个关键点:一是电池生产将在当地进行,供应商很可能来自几家公司;二是特斯拉大众市场产品的长期目标是为本地市场生产本地产品,价格尽可能的便宜是至关重要的。由此可见,LG化学完全符合特斯拉的要求。那么,特斯拉为何不选择中国电池龙头企业宁德时代?有业内人士分析,特斯拉之所以不选择目前风头正盛的宁德时代,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宁德时代过于强势。显而易见,在近几年的合作当中,宁德时代的身份并不仅仅是电池供应商,甚至参与到了汽车的制造当中。例如去年宁德时代与广汽新能源正式合作成立合资公司,并且持股达到了51%。随后,宁德时代又宣布和吉利汽车旗下的浙江吉润共同成立合资公司,持股同样是51%。这对于需要一个足够稳定电池供应商的特斯拉来说并不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如果说未来有一家中国电池企业入围,那么很可能是CATL。今年8月底,马斯克前往上海,与CATL董事长曾玉群会晤了约40分钟。有消息称,本次会晤双方达成了电池供应协议,CATL将为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供应电池,并有可能扩展至其他生产设施,具体相关电池供应的最终协议有望在2020年中期签署。

CATL近些年也一直在扩大业务范围,比如,今年年初与北汽新能源、北京普莱德对2019年起始后续5年的业务深化合作签署的《中长期(2019年-2023年)深化战略合作协议》、与宝马签署的价值10亿美元的电池供应合同,以及与本田签订的约100万辆电动汽车的电池供应协议等等,甚至CATL还计划新建一座产能为24 GWh的新工厂,并于明年上线。

“自给自足”未雨绸缪

LG也好,CATL也罢,在电池这个关键零部件上,特斯来很可能要撸起袖子自己干。

今年5月,特斯拉收购Maxwell电池技术公司,马斯克在股东大会上暗示,特斯拉正利用Maxwell公司的新技术进行自己的电池生产,他甚至强调特斯拉可能会自行开采原材料生产电池。今年10月,特斯拉又收购了加拿大电池制造设备和工程技术公司Hibar。

Hibar全称“加拿大海霸精密设备公司”,成立于20 世纪70年代,目前已经是精密计量泵和注液分配系统,也就是精密罐装领域的领导者,在国际市场上以精密计量泵、注液系统及电池制造系统而著名。在过去的近 40多年时间里,Hibar已经成为电池行业里一次电池及二次电池生产线的首选供应商。特斯拉现在缺的就是这样的生产制造技术。

尤为关键的是,除在北美有据点,Hibar在欧洲、韩国、日本、马来西亚和中国同样设有制造工厂。契合的是,根据最近曝光的视频以及各种图文消息来看,特斯拉中国工厂将如期在年底投产,同时马斯克表示将会自行进行电池生产工作,同时针对电池板块也新设了一批新的职位。

不仅如此,特斯拉的触手已经伸到产业上游:2018年9月,特斯拉与中国锂电池原料提供商——赣锋锂业签署合作协议。赣锋锂业将在2018年至2020年,为特斯拉锂电池提供重要原料氢氧化锂(LiOH)。同年5月,特斯拉与澳大利亚Kidman Resources公司达成3年电池原材料供应协议。更早之前的2月,特斯与智利锂矿巨头SQM就锂电池原材料投资进行磋商。

从特斯拉国产成本上看,未来自建电池工厂也是必由之路。在三电系统方面,Model 3国产版搭载三元电池系统,由特斯拉负责动力总成,电机电控则是原装进口。但这样运输和关税等成本必定会让特斯拉的整车定价大幅度上升,在中国建厂的优势就不复存在,这对于特斯拉Model 3国产便极为不利。或许马斯克自己早已有所考量,上海超级工厂一期竣工后将生产国产版Model 3,但对于其二期工程特斯拉一直没有公布其具体的任何细节。业内推测,上海基地二期工程可能将为2020年推出的Model Y设立新的生产线,或者是特斯拉想要自建锂电池工厂。

中国市场对特斯拉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根据特斯拉财报的最新消息:特斯拉上海工厂的建造成本比美国的Model 3生产线降低了约65%(按单位产能的资本支出计算)。日前,国产Model 3已经开始生产下线,在特斯拉上海综合大楼和电池设施之间的停车场,已停放着约百辆国产Model 3。无疑,一直徘徊在亏损边缘的特斯拉已经意识到,“速度和成本”将决定其国产后的成败。

编辑:于建平 主编:赵云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