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欢喜传媒3年巨亏14亿 张艺谋加盟能否力挽狂澜?

作者:阚世华 刘春燕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06-01 20:08:54

摘要:多年来,欢喜传媒一直热衷于“导演合伙人制”,此次张艺谋成为继宁浩、徐峥、陈可辛等大牌导演入驻欢喜传媒的第七位明星股东。公司的明星股东均身价不菲,但欢喜传媒的近年业绩却令人大跌眼镜。

欢喜传媒3年巨亏14亿   张艺谋加盟能否力挽狂澜?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阚世华 刘春燕 北京报道

近日,欢喜传媒(01003.HK)发布公告称,与唯臻(该公司对张艺谋执导的影视作品有独家投资权)签订合作协议,签约后欢喜传媒将有条件向唯臻配发1.5亿港元股份,占扩大后股本的5.14%,同时向张艺谋提供1亿元人民币合作项目运营费用,合约期限为6年。多年来,欢喜传媒一直热衷于“导演合伙人制”,此次张艺谋成为继宁浩、徐峥、陈可辛等大牌导演入驻欢喜传媒的第七位明星股东。公司的明星股东均身价不菲,但欢喜传媒的近年业绩却令人大跌眼镜。

押宝明星导演

早在2015年5月,21控股(欢喜传媒前身)就发布公告称,阿里影业前主席董平、徐峥、宁浩将认购约17亿股股份,每股发行价为0.4港元。交易后,董平通过旗下的两家公司获得21控股扩大股本后24%的股份,成为大股东。徐峥与宁浩各自获得19%的股份,并列成为第二大股东。同时,宁浩和徐峥需要每3年为欢喜传媒拍一至两部电影。

“导演合伙人制”似乎并未给欢喜传媒带来高附加值。2016年,欢喜传媒引进王家卫、陈可辛、顾长卫及张一白4位新股东导演,欢喜传媒是以配股的方式引进4位导演,因此产生一次性的以股份为基础付款的非现金开支11.20亿港元,从而产生巨额亏损。据欢喜传媒财报显示,2015年-2017年,公司净利润收入分别为-9279.60万港元、-125374.50万港元、-9515.90万港元,累计亏损约14.43亿港元。其中,2016年公司亏损达12.54亿港元,其中原因则为配股引入导演股东。

对于公司不断引入大牌导演加盟,业绩并未有效得到改善,却依然热衷于扩大“导演合伙人”队伍的疑惑,《华夏时报》记者向欢喜传媒发出采访函,至截稿前公司并未作出任何回应。一位不愿具名的影视投资人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欢喜传媒近年持续亏损,重要因素在于持续加码“导演合伙人制”,大牌导演不等于高票房,这条路并非那么好走。

近年,《湄公河行动》《红海行动》《战狼》等几部国产大片被外界称为“好莱坞式大片”,其中博纳影业集团(下称“博纳影业)投资的《湄公河行动》不乏港片的风格。博纳影业与几乎所有的香港导演及制作人都合作过,更是与知名导演徐克、尔冬升、麦兆辉、庄文强等团队展开深度合作。博纳影业总裁于冬为与香港导演实现默契,更是不惜时间成本。2014年博纳影业投资的《智取威虎山》票房大卖,而这是于冬坐等徐克5年换来的结果。博纳影业与港系导演如此之亲密,但博纳却并未深度尝试导演合伙人制。

业内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近年国内影视界较为流行通过大牌导演个人IP效应提升影片知名度及业绩,一部好的影视作品的成功与否,取决于多方面的综合因素,并非只要是大牌导演就能撑起高票房。“导演合伙人制”是基于股份、业绩兑换及“对赌”等方面考核,在资本快速激进的推动中,导演势必会有一定的业绩压力,能否出品得意之作及贡献业绩都是未知数。

转型之惑

此次,欢喜传媒签约张艺谋,同样开出兑换条件。主要表现在,欢喜传媒将有权独家投资张艺谋执导的三部网剧,题材由双方协定;对一部网剧的独家投资权可替换为对张艺谋执导电影的优先投资权,该电影必须不受第三方合约限制,欢喜传媒的投资不少于60%;欢喜传媒将获得(上述)张艺谋影视作品的所有有形及无形资产以及其衍生权利、相关权利;张艺谋将成为欢喜传媒艺术指导委员会成员。

与欢喜传媒的6年合约,张艺谋能否给欢喜传媒的业绩带来奇迹?张艺谋曾表示,我不讨厌商业电影,但害怕被商业裹挟。从投资方到制片方,从植入广告到演员选择,从拍摄手段到镜头取舍,导演在每个环节多少会受到商业利益的影响,从开拍起就压在导演肩上。年轻导演直接被命令要求如何做,而对有名气的导演,投资方虽不敢玩硬的,可软磨硬泡更愁人,让你的构思和创作发生扭曲。张艺谋将如何解答这道商业题目?

张艺谋拍网剧,听上去有些不可思议。作为大型演出及商业片的大牌导演,张艺谋能否拍出好的网剧,外界热议不止。业内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电影大牌导演转拍网剧能否被认同是未知数,同时网剧的竞争压力同样不小。面对来自于美剧、韩剧的冲击,如果不是高品质的网剧,很难有较好的成绩。

目前,欢喜传媒在绑定大牌导演、扩大内容输出、打造视频平台方面,似乎有意模仿Netflix模式。欢喜传媒签约王家卫时,公司提出将独家投资两季共18集网络影视剧,每集投资2000万-2500万元,合计3.6亿-4.5亿元。其中,欢喜传媒给出的要求仅是王家卫至少制作及导演1集,这多少能反映出电影大导演在网剧上“挂名”的现象。

此外,2016年欢喜传媒与电讯盈科达成为期3年的在线视频平台开发合作协议,并与伦敦在线视频点播平台MUBI重新合作。公司主席董平表示,今后每年拿出20亿-30亿元,用于公司在线视频平台的内容制作和版权采买,视频网站将主要依靠独家内容吸引用户。但问题在于,目前国内视频网站竞争激烈,爱奇艺、优酷、腾讯、乐视等已基本垄断行业,且在版权上,都投入巨大资本,基本上垄断国内外热播剧的版权,欢喜传媒的在线视频将面临不小的行业压力。

目前,欢喜传媒的视频平台欢喜首映处于免费试运营阶段,急需拓展渠道和用户,而拓展渠道和用户的关键所在还是持续、稳定地供应优质内容。虽有大牌导演,却缺乏大牌产品。目前,王家卫及陈可辛两位大导演执导的网剧项目均未有动向。

有趣的是,欢喜传媒想发力于网剧,但目前欢喜传媒的主要收入还是以电影为主。据欢喜传媒公告显示,集团对电影《后来的我们》投资1350万元人民币,截至5月31日,《后来的我们》总票房收入为13.57亿元。据悉,徐铮自编自导的《猪先生》将于今年完成,同时还在筹备囧系列电影。宁浩的新电影《疯狂的外星人》预计在今年完成,并定档于2019年大年初一公映。电影收益能减轻欢喜传媒的业绩压力,但问题在于这与公司要加码发力网剧的目标并不契合。

编辑:严晖   主编:陈锋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