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宏观正文

高负债保增长思维要摈弃 湖南压减投资项目“以停为主”

作者:李雍君 陈岩鹏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04-20 20:35:34

摘要:这次压减投资规模,“停、缓、调、撤”基本上是“以停为主”。不属于中央重点和省委政府安排的12件民生项目和省政府工作报告明确的重点项目,还没开工的预计都得停下来。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李雍君 陈岩鹏 长沙报道

日前,湖南省财政厅紧急发文,要求按照“停、缓、调、撤”的原则压减投资项目,甄别核实政府性债务,防范金融风险。

在4月16日召开的湖南金融工作会议上,湖南省委书记杜家毫强调要坚决摈弃依靠基建投资拉动增长、通过高负债保增长的惯性思维和路径依赖,金融需要回归本源,服务实体经济。要坚持守土负责、主动作为,采取强有力举措严密防范和化解政府债务风险,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坚决守住不发生区域性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此外,湖南省长许达哲在会上也专门表示,在防范化解政府性债务风险方面,要摸清底数,明确责任,精算平衡,开源节流,清理规范各类平台公司,做好债券发行工作;要刹住违规举债之风,不能以政府购买服务变相举债,不能利用平台公司融资举债扩大债务规模,不能利用PPP、投资基金搞“名股实债”。

前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易宪容20日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湖南压减投资项目是落实中央防范金融风险的部署。

事实上,两位官员的担心显然不是无的放矢。4月18日国家审计署公告《2017年第四季度国家重大政策措施落实情况跟踪审计结果》,就披露湖南省邵阳市通过邵阳市城市建设投资经营集团有限公司违规举债72.33亿元。

压减投资规模“以停为主”

湖南省财政厅《关于压减投资项目切实做好甄别核实政府性债务有关工作的紧急通知》4月7日下发,要求各地市县财政局迅速行动向政府主要领导汇报,提请召开专题会议认真研究,甄别核实债务,全面梳理摸排项目建设情况和债务风险情况,按照“停、缓、调、撤”原则分类处置。

通知下发后仅给一个工作日时间,即要求各地4月10日(周二)前制定项目与投资压减方案上报,可谓十万火急。通知明确,对不属于中央重点项目和省委政府安排的12件民生实事的项目与省政府工作报告明确的重点项目,未开工建设的,一律停建;虽已开工建设,但停止之后无重大影响的,一律暂缓;已开工建设且停建会造成重大影响的项目,要从严调减投资规模;对于2017年7月15日以后举借的系统外需要财政资金偿还的债务,撤销相应项目,筹措资金予以归还;对易地扶贫搬迁、棚户区改造等中央重点项目和省委省政府安排的12件民生实事项目以及省政府工作报告明确的重点项目,要通过统筹资金、盘活资产等方式重点保障,但不能作为违规举债的借口。

《华夏时报》记者从接近发改系统的一位知情人士处获悉,这次压减投资规模,“停、缓、调、撤”基本上是“以停为主”。不属于中央重点和省委政府安排的12件民生项目和省政府工作报告明确的重点项目,还没开工的预计都得停下来。

并非没有先兆。今年2月湖南省委省政府印发《关于严控政府性债务增长 切实防范债务风险的若干意见》(湘发〔2018〕5号),明确要严控增量,化解存量;统一领导,分级负责;分清责任,分类处置;规范管理,稳妥推进;严格要求,严肃问责。并要求各地全面清理核实债务情况;切实加强债务风险管控;坚决制止各种违规举债融资行为;清理整顿融资平台公司;规范适合市场运作的公益性项目融资;强化组织领导等。

此次被审计署揪出违规举债的邵阳市,还在今年3月由市长刘事青召开的政府常务会议上学习省委意见,就化解地方政府性债务风险工作进行再部署。

引导金融“脱虚向实”

4月13日,湖南宣布今年将建设168个重点项目。项目投资总额1.12万亿元,其中今年计划投资3813亿元。168个重点项目中,逾七成为产业项目。与去年相比,重点项目数量与投资规模都大为压缩。2017年湖南省首批230个重点建设项目,总投资29187.8亿元,年度计划投资4868.8亿元。

《华夏时报》记者梳理发现,今年重点项目计划投资比去年少了1055亿,基础设施类项目今年比去年少了一半多。

这体现了湖南摈弃依靠基建投资拉动增长、通过高负债保增长的惯性思维和路径依赖。杜家毫在金融工作会上明确提出,引导金融资源向重大科技攻关、新兴产业链建设、科技成果转化等创新领域集聚,要以智能制造为主攻方向,积极引导金融资源向工业新兴优势产业链集聚,鼓励和引导金融资源“脱虚向实”。

采取强有力举措严密防范和化解政府债务风险,积极稳妥地降低企业杠杆率,把金融风险与房地产风险统筹考虑、综合施策,大力整治各类金融市场乱象,坚决守住不发生区域性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据了解,湖南各地也在采取措施。怀化市鹤城区先后暂停了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太平溪上游综合治理、青少年宫训练基地及标准化厂房建设等不符合政策要求的政府购买服务项目。

湖南省财政厅厅长石建辉在今年全国两会上就控制地方政府性债务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一是明确县市“谁家的孩子谁抱”,打消上级政府会“买单”的幻觉。二是抓紧摸清债务底数,找准问题症结,研究积极稳妥的化解存量债务办法,防范“处置风险的风险”,对中央已经明确指出的违规举债融资行为主动整改、不打折扣、不留隐患。

三是实行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分色预警管控,对列入红色警告、橙色预警的市县,不再新增政府债务限额,实行有区别的政府投资和融资平台公司债务管理政策,要求市县制定化债规划和偿债计划,明确时间表和路线图,逐步降低风险。

四是实行负面清单管理,严禁地方政府利用PPP、政府购买服务、政府投资基金等“穿马甲”的方式违规变相举债,加快实施平台公司名录管理和数量控制,推动市场化转型。

易宪容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过度依赖基础设施和房地产拉动增长的不止是湖南,而邵阳城投被审计署查出是撞在了刀口上。他认为,目前地方政府性债务风险和房地产风险是我国两大主要金融风险,房地产的泡沫不可能无限放大,从长远来看,既要经济增长又要防止泡沫,关键在于要发展新型产业,发展实体经济,改变经济对房地产的依赖。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陈岩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