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证券正文

ST金泰上市涉嫌造假 拖欠老职工7000万薪资遭追讨

作者:田延茂

来源:

发布时间:2009-07-31 20:30:34

摘要:ST金泰上市涉嫌造假 拖欠老职工7000万薪资遭追讨

ST金泰上市涉嫌造假 拖欠老职工7000万薪资遭追讨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田延茂 山东报道

   截至7月30日,ST金泰老职工占领金泰办公楼已整整一个月。该办公楼位于济南市洪家楼西路29号,职工们在大楼上挂上了白底黑字的“誓死维权”、“还我资产”的条幅。
    这些老职工是新恒基入主前的职工。连年上访、谈判无效,将老职工们逼急了,他们组织起来,将金泰总经理林云驱逐出办公楼,并占领其中的北旧楼,三班倒,实行24小时监控。
    老职工们愤怒地表示,金泰方面共计拖欠工资、社保等近7000万元,涉及近400人,拖欠时间少则三五年,最长的是八年半。有人到金泰办理手续,还遭到过新恒基系ST金泰管理人员的殴打。
    老职工们还揭秘了金泰2001年上市时的疯狂造假行为。


上市造假巨额资金去向不明
    ST金泰发起人是山东省医药工业研究所实验厂,成立于1958年,是一家以制药化工生产为主的集体企业。
    7月28日-29日,记者两次采访金泰老职工,发现金泰上市涉嫌严重造假。
    根据金泰上市公告书,金泰共计发行四次股票、送配股。
    1989年3月25日向社会公开发行面值为100元的股票1.2万股,募集资金120万元。
    1990年2月,向社会公开发行面值为100元的股票8.2795万股,募集资金827.95万元。
    1992年4月28日,向社会公开发行股票1770万股,其中法人股770万股,社会个人股1000万股,募集资金4591.6万元。
    1993年1月,公司实施每3股送1股配2股的送配股方案。共计向个人股股东配售股份1298.6333万股;向法人股股东配售236.6666万股,募集资金3977.27万元。
    至此,金泰总股本变为7066.1824万股,共计募集资金9517.27万元。
    但职工们认为,这些表述严重违背了实际情况,属于造假。
    据职工介绍,第一次发行是1992年3月18日,地点在山东省医药工业研究所实验厂南厂区,这一次发行被称为职工内部优先股,面值100元/股,价格每股100元,共发行3万股,募集资金300万元。1992年10月19日,将内部职工优先股每股100元拆为每股1元。
    第二次发行是1992年8月18日,发行地点是实验厂南厂区斜对面历城劳动服务公司一楼窗口,每股价格2.6元,共计发行个人股597.6万股,法人股770万股,山东省医药工业研究所实验厂以净资产折股1541万股。
    第三次发行是1993年1月15日,地点在历城区体育馆。第二届股东大会通过议案实行三送一配二的送配方案。送配股每股价格2.6元,本次共送出红股1058.838万股,配股增发2976.4619万股,募集资金7738.8万元。
    三次发行累计募集资金1.26亿元。
    关于1.26亿元的说法,很多老职工记忆犹新。他们回忆说,当时金泰被当做“济南市股份制改造的典范”,原董事长兼党委书记刘黎明将1.26亿元当做政治金牌,四处介绍经验,金泰企业报进行了大肆宣传,负责股票发行的刘黎明亲信甘世雄更是逢会必讲。
    2001年7月23日金泰上市后,员工们发现募集资金总额变成了9517.27万元,有3000多万元不知下落。
    除此之外,新恒基为取得股权曾支付过一笔3000万的现金,也下落不明。
    职工提供的上访材料显示,曾有审计部门清查金泰公司的小金库“董事会财务”,发现了数千万资金,却没有公布审计和处理结果。从此,小金库连同资金一起消失了。
    职工们揭露,在募集资金投向上,金泰也存在造假行为。
    按照上市公告书,金泰首次募集股金总额120万元,投入了呋喃唑酮一期扩产改造工程。
    职工们透露,所谓“一期扩产改造工程”及资金来源另有所指。资金其实来源于日本投资者。
    1990年10月,山东省医药工业研究所实验厂以“呋喃唑酮”车间为资本与日本雅马哈集团协和株式会社合作,共同成立了“济南鲁雅制药有限公司”,扩大呋喃唑酮生产规模。
    鲁雅公司注册资本105.93万美元,日方一次性投入42.37万美元,占总投资的40%;实验厂以厂房、设备、工业产权、现金等投入折合63.56万美元,占总投资的60%。总投资151.33万美元,差额45.4万美元由合资公司贷款解决。
    真实情况是,鲁雅公司的兴盛仅维持了两年,在二期扩建后,鲁雅公司经营上迅速出现波折,1994年生产跌入低谷,1995年5月鲁雅公司停产。
    停产后,鲁雅公司曾多次复产、停产,直到1999年被环保部门勒令全面停产,其后再也没有复产过。


严重拖欠员工工资
    很多金泰老员工投诉,新恒基入驻金泰后,单方面违法解除劳动合同,不通知当事人,严重侵犯了当事人合法权益。
    原金泰下属教育中心某职工查询医保卡时没钱,通过劳动局查询,发现劳动合同早在2003年12月就被解除。2009年2月,该职工找金泰人事部管理部长王晖交涉。两个月后,王晖回话会给补上,截至7月30日仍未补上。
    恒基药业厂址最初在济南市山大路56号,2004年7月迁到章丘市明水,117名职工仅十多个人被接纳。2007年以后,这十多个人全部离开了公司。他们的工资、养老金等一直被拖欠,最长的是五年。
    为了索要被拖欠的工资、养老金,他们多次到厂里要钱,找不到厂长贾立军,跑到贾立军家里找人,也没用。据他们介绍,曾有一位宋师傅打官司索要被拖欠的工资、养老金等,官司赢了,厂里以没钱为理由拒绝支付。
    他们还了解到,现在厂里雇的都是临时工或合同工,按月发工资。
    新恒基系工作人员的粗暴作风也引起了老职工的愤慨。今年5月初,58岁的原金泰老员工王某,到金泰去办理一份证明文件,遭到了人事部长王晖的殴打。当时,王晖一把将王某推开,王某的一只鞋掉了下来,王晖拾起鞋,猛击其头部。后来,靠110民警的帮助,王某才得救。
    金泰老职工对王晖意见很大,称不给他送礼,即使正常工作手续,也不办理。
    根据ST金泰资料,王晖担任金泰办公室主任,行政人事部部长、监事。
    有职工介绍,2008年7月,济南市政府信访处王处长曾向职工出示一份文件,称金泰公司位于济南市红楼西路29号的办公楼出租收入,是用来给员工发放工资、社保的,至今没有得到执行。
   (因金泰老职工担心实名举报遭到报复,本文隐去其姓名)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收藏(0)

0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6625 [article_id] => 6627 [source] => [allow_comment] => 0 [show_column] => 0 [editor] => linxiao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1249065034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6625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