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证券正文

天量解禁股松绑市场逞强 大小非猛虎终成历史?

作者:李叶

来源:

发布时间:2009-07-03 20:08:22

摘要:天量解禁股松绑市场逞强 大小非猛虎终成历史?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李 叶 北京报道

  大小非猛于虎的时代似乎终成往事。7月2日,上证指数成功站上3000点,收于3060.25点。此时高歌猛进的市场中,再也没有人提及曾经令人困扰的大小非。
    就在7月,A股将迎来首个大小非解禁的洪峰,在1875.22亿股限售股面前,无论是散户还是机构投资者对之貌似视而不见,然而大小非是否真的压力不再、股指能否保持上涨趋势?答案是肯定的。


投资者作茧自缚
    或许大小非从来就是自然现象。
    据WIND数据统计显示,7月将有126家上市公司的1875.84亿股限售股到期流通,为股改以来单月最大解禁额度,其中,中国银行7月6日1713.25亿股的首发限售股解禁,占中国银行总股本的 67.49%,也占7月市场解禁总量的91.33%。
    不过,在市场资金相对充裕的情况下,大小非已经不是洪水猛兽。上海睿信投资集团董事长、著名私募人士李振宁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大小非从来就是投资者‘作茧自缚’,市场大跌的时候,便想找到一个理由,大小非成了‘替罪羊’。”
    随着7月解禁高峰的到来,A股市场流通股股份数量达到9756.84亿股,首次超过限售股股份数量,流通股占总股本的比例上升为50.98%,A股市场迈向全流通的步伐得到提速。
    “大小非与市场的关系不是那么紧密的,只是在熊市的时候造成了一定的恐慌。其实在市场向上,而解禁公司资质比较好的情况下,是没有什么解禁压力的。”联合证券资深分析师赵延龙也认为大小非并不可怕。
    的确,在巨量解禁的压力下,上证指数还是在不断震荡走高,大小非这一名词似乎在投资者的心中磨灭了。李振宁告诉记者:“大小非解禁只改变了所有权结构,并不改变上市公司的投资价值,更改变不了市场的价值。尽管7月预计解禁市值将达到9175亿元,10月将达到空前的21762亿元,也不会成为本轮行情的阻力。”

减持意愿不大
    虽然大小非解禁给投资者带来一定的套现机会,但随着市场上升趋势的确定,投资者减持的意愿并不大。
    作为解禁规模最大的中国银行,由于解禁股份的股东汇金公司也是实际控制人,因此不存在大幅减持的可能性。解禁规模仅次于中国银行的是保利地产,但保利地产的解禁股份全部为控股股东保利南方集团有限公司所持有,其到二级市场抛售的可能性也并不大。
   “市场在不断的上升过程中,股东减持的欲望不明显。”国金证券策略分析师徐炜告诉记者,最近的解禁股都不存在大规模的减持,所以市场也将维持稳定,不会受到影响。
    但当记者提及上证指数从1664点一路冲向3000点,涨幅是否已经过大、减持压力是否会体现出来时,徐炜表示:“1664点的市场是被过分低估,目前的市场只是在不断恢复正常水平。”
    此外,近期出台的国有股转持规定也在一定程度上减少实际解禁股份的数量。
    据西南证券的数据统计,7月份解禁的104家公司中,限售股为国家持股和国有法人持股的有74家,国有股持股比例在30%以上的有35家,如果中国银行和保利地产都不存在套现压力,那么7月的套现压力颇为分散,对市场资金链几乎不会造成影响。


猛虎已经逝去?
    牛市再谈大小非是猛虎已无意义,只有熊市的大小非才能够耀武扬威。
    大小非是指大额小额限售非流通股,解禁就是允许上市。大小非解禁就是限售非流通股允许上市。当初股权分置改革时,限制了一些上市公司的部分股票上市流通的日期。这就是非流通股,也叫限售股。其中占总股本5%以内的叫小非;超过5%的叫大非。
    大盘在6124点后市场走熊,当时“大小非”打破了整个市场股票筹码供求关系的平衡,也影响到投资者的心理预期,在投资人的心目中,“大小非”成为大盘持续大跌的罪魁祸首,遭到各方人士的口诛笔伐。
    2008年4月20日,针对股改后大小非减持问题,中国证监会规定持有解除限售存量股份的股东预计未来一个月内公开出售解除限售存量股份的数量超过该公司股份总数1%的,需通过证券交易所大宗交易系统转让所持股份,从而减轻二级市场的压力。
    今年元旦,市场还在不断热议打击大小非这只猛虎的策略,甚至有专家提出要用社保基金来接盘大小非。投资者完全陷入了怪圈,大部分人都认定是大小非减持造成的股市下跌,而不是股市下跌造成的大小非减持。
    李振宁一再告诫投资者要正确对待大小非。“人们似乎只看到了从6000点下来时的大小非,却忘记了从3000点一路高歌到6000点时出现的印花税,其实这些都不是影响市场的最主要因素。不过现在,可以说大小非的困扰已经过去了,或许从来没有困扰过,只是投资者的主观臆断。”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6)收藏(0)

0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6032 [article_id] => 6034 [source] => [allow_comment] => 0 [show_column] => 0 [editor] => yutao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1246644502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6032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