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证券正文

南山建设否认“马甲”说 九发投资者欲诉诸司法维权

作者:田延茂

来源:

发布时间:2009-06-19 22:05:49

摘要:南山建设否认“马甲”说 九发投资者欲诉诸司法维权

南山建设否认“马甲”说 九发投资者欲诉诸司法维权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田延茂 山东报道

   6月22日,*ST九发将召开今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争议极大的《重大资产置换及发行股份购买资产方案》。
    由于该方案回避了社会公众股东的表决权,有低价增发的嫌疑,引起了有关投资者的极大愤慨。
    投资者开办了维权网页、博客,并向山东省证监局投诉。
    截至目前,记者还未见到山东省证监局否定*ST九发的回复。
    一位济南的林姓投资者给记者打电话,称要向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山东省证监局。
    为了解真相,《华夏时报》记者连夜前往山东省烟台市,拜访相关单位。烟台赛尚庄典下“封口令”,坚决不接受采访。
    南山建设总经理曲秉琛首度出面澄清相关质疑,并坚决否认赛尚庄典是“马甲”一说。


新郎希努尔集团知难而退
    无法回避的是,由于赛尚庄典的搅局,南山建设的重组从破产重整变成了一般资产重组,从而成功回避了社会公众股东的表决权。
    这使得很多投资者怀疑,赛尚庄典就是南山建设的“马甲”,其角色就是把壳洗干净,并将破产重组变性为一般资产重组。
    济南投资者邵先生称:“在*ST九发重组背后,肯定有一个高手,严密策划了整个重组。”投资者的强烈怀疑,是否有依据,真相到底是什么?
    《华夏时报》记者专程赶往烟台市,首先拜访了烟台赛尚庄典公司。
    烟台赛尚庄典公司位于烟台市芝罘区二马路28号,与*ST九发办公地址金都大厦相距不过数百米。俗话说,近水楼台先得月,赛尚庄典却与*ST九发重组失之交臂。
    赛尚庄典的参股单位,也是赛尚庄典法人李军持股95%的日樱花园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是烟台市非常有名的房产开发公司,完全有能力组织3.3亿资产借壳上市。是什么原因导致赛尚庄典将账面价值仅5900多万元的资产,冒充3.3亿资产置入上市公司,在有关方面质疑下被迫放弃重组?
    记者赶到日樱花园房产公司时,李军还在公司办公。在得知记者来采访的消息后,匆匆而去。记者提出电话采访李军,被日樱花园房产公司工作人员拒绝。
    后来记者主动进入一名副总经理办公室,日樱花园房产公司工作人员当着记者的面,跟该副总打招呼,说某领导有吩咐,不接受采访,并将记者请出了该副总办公室。
    面对市场的质疑和3.3亿资产即将转移到他人名下,李军和他的同事们却选择了沉默,留给市场更多的猜测和怀疑。
    曲秉琛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坚决否认赛尚庄典是自己的“马甲”。他说:“最初接触*ST九发的是新郎希努尔集团,不是南山建设。在得知这个消息后,南山建设一度放弃了借壳*ST九发的想法,因为新郎希努尔是南山精纺的大客户,南山的面料就销售给新郎希努尔。”
    “南山建设不希望因为争一个壳,伤了彼此的和气。”曲秉琛说。
    南山建设重新争取*ST九发,是两三天之后的事。由于新郎希努尔觉得重组太复杂,选择了退出,通过IPO上市。“这对烟台市政府震动很大。烟台市政府绝不希望出现*ST九发暂停上市的结果,尤其是考虑到今年60周年庆典的特殊情况。”有接近烟台市政府的人士透露。
    与赛尚庄典同时进入*ST九发的中银信、牟平投资公司没有实力重组。
    烟台市政府急需一个强势公司,出面重组*ST九发。曲秉琛告诉记者,得知南山建设借壳的想法,烟台市政府非常乐意南山建设入主。
    “我们和日樱花园没有任何关系,我们只和烟台市政府接触。赛尚庄典绝不是我们的、‘马甲’。”曲秉琛表示。
    曲秉琛还透露,其实南山建设最初是想IPO上市。2008年3月,南山建设完成股份制改造,上市也随之提到日程上来。不过,市场情况不妙,IPO暂停。
    曲秉琛觉得自己失算了。由于看不到IPO的前景,曲秉琛和南山建设有关领导有了借壳的想法。
    在与政府方面谈判时,南山建设提出了一个条件,就是必须处理完之前的所有事情,否则南山建设不介入。随后发生的事实证明,烟台市政府或有关方面接受了南山建设的条件。


投资者欲诉诸司法
    济南投资者邵先生向本报投诉时,强烈指责*ST九发低价增发行为,并向山东省证监局申诉。虽然得到了一些书面回复,却很难见到证监局主管人员当面申诉,令邵先生非常郁闷。
    邵先生怀疑*ST九发低价增发,最核心的一点就是,南山建设应该是破产重组,而不是一般资产重组,应该尊重社会公众股东的表决权。
    根据证监会发布的《关于破产重整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股份发行定价的补充规定》:“上市公司破产重整,涉及公司重大资产重组拟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其发行股份价格由相关各方协商确定后,提交股东大会做出决议,决议须经出席会议的股东所持表决权的2/3以上通过,且经出席会议的社会公众股东所持表决权的2/3以上通过。关联股东应当回避表决。”
    由于赛尚庄典的沉默和南山建设的坚决否认,根据目前的资料,无法推断南山建设通过操纵赛尚庄典,剥夺社会公众股东表决权。
    山东省证监局书面回复称,南山建设的重整是在破产重整完成后的基础上进行的。南山建设参与的*ST九发重整不适用《补充规定》。
    但是,山东省证监局认为,董事会决议公告前20个交易日公司股票交易均价的发行定价机制,能够避免发行价格过低,以便更好地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而发行股份价格由相关各方协商确定,协商价格可能高于也可能低于交易均价。
    “既然交易均价更能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为何还要出台《补充规定》,这明显违背了中国证监会文件的精神。”邵先生非常愤慨地表示。目前邵先生正在积极准备复审。
    济南的林姓投资者则坚决表示,要向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司法诉讼,起诉山东省证监局,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对于2.21元的价格,曲秉琛认为,这是根据之前*ST九发的情况定下的。截至6月18日,*ST九发自4月20日复盘,已经连续18个涨停板,价格是5.16元。
    对比二级市场价格和2.21元增发价格的巨大落差,曲秉琛说:“*ST九发值钱,是因为南山建设进来了,如果我们不进来,它不值钱,甚至可能退市。历史会证明一切,我们和赛尚庄典没有任何瓜葛。”


独立董事邢晓英可能被弃
    被投资者激烈质疑的,还有独立董事邢晓英的真实身份。据记者了解,*ST九发独立董事邢晓英的风光职业生涯极有可能就此终止。
    从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的兼职会计到独立董事,邢晓英只用了很短的时间。无论邢晓英如何自我辩解,她始终无法回避注册会计师证书上的“南山集团”四个字。
    有投资者猜测,邢晓英要么是南山集团的人,走的是关系门,要么是南山集团高管的亲朋,走的是裙带门。
    记者最新掌握的信息显示,邢晓英将掉入“能力门”的漩涡。
    曲秉琛对记者表示,邢晓英是*ST九发的独立董事,与南山建设无关。
    至于*ST九发为何选择她当独立董事,曲秉琛称,可能是出于成本的原因,是九发舍不得花钱。曲秉琛还透露:“我们进来后,要重开股东大会,要重新选举独立董事,选择高水平、有能力的人士担当。”
    记者问:“若邢晓英能力不达标,是否会被弃?”
    曲秉琛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5)收藏(0)

0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5786 [article_id] => 5788 [source] => [allow_comment] => 0 [show_column] => 0 [editor] => linxiao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1245441949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5786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