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证券正文

新股东重组遭遇高管伏击

作者:金水

来源:

发布时间:2009-05-15 21:16:00

摘要:原控制人涉嫌掏空华夏建通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金 水 北京报道

    5月13日是华夏建通第一大股东海南中谊国际经济技术合作有限公司发起召集临时股东大会改选上市公司董监高的股东登记日,记者为参加股东大会自购100股股票,以股东的身份来到位于北京望京西路的卷石天地大厦B座8层,这里是海南中谊在北京的办公地址,前来登记参加临时股东大会的人并不多。
    也就在这一天,华夏建通发布公告,大股东海南中谊放弃了此前签订的资产置换方案,DBC加州小镇的产权商铺和公司实际控制人赵志军旗下天地控股拥有的北京卓越房地产和北京天地嘉利房地产等1.5亿元的资产停止注入上市公司,华夏建通重组陷入僵局。
    “去年底,我们置换了一点资产,但不掌握上市公司经营状况,大股东也无法进行重组,还不如让别人去重组,我们自己的5500万股搭车好了,等市场好的时候就把股票卖掉。”海南中谊一位负责人说。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公司实际控制人准备先清理门户,整顿好上市公司董事会、监事会和高管层,再进行资产重组,如果上市公司继续被少数内部人控制,大股东意志得不到体现,海南中谊可能随时放弃重组。


新老控制人争夺控制权
证券公司以自然人潜入
    事情的起因是,2009年4月22日,海南中谊原控制人李关潮起诉赵志军,由于海南中谊控股股东赵志军至今没有支付股权收购款,李关潮要求解除2008年5月20日签订的《股权转让合同》,将赵志军持有的海南中谊55%股权转回。
    记者调查发现,赵志军控制海南中谊95%的股权,而这个公司控制着5505万股华夏建通,以14.8%的持股比例排在第一大股东之列;赵志军真正的产业是北京天地控股有限公司,旗下控制着数家房地产开发公司,在北京和廊坊开发有多处地产物业,地处望京的鹿港嘉园和卷石天地大厦就是天地控股开发的物业之一。
    “其实,我们也是被迫进入的,老板和李关潮都是朋友,李关潮欠老板几个亿,没钱还就把公司抵给了我们老板,否则,海南中谊55%的股权也不可能550万元就转让。”海南中谊这位负责人说。
    4月28日,赵志军提名天地控股旗下天地嘉轩房地产公司法人代表付文丽作为华夏建通董事会候选人,结果遭遇董事会否决,尽管海南中谊派出的三名董事投了赞成票,但由于董事总经理方林和监事长孙利明反水,导致没有得到通过。这次事件直接激化了大股东与公司管理层之间的矛盾。
    “现在,上市公司被一帮没有股权的人掌控着董事会,他们赖着不走,”海南中谊一位负责人说,“总经理方林和监事长孙利明都是海南中谊原控制人李关潮派出的董事,其他几个独立董事也是管理层控制的玩偶。”
    在发现难以控制董事会进入上市公司受阻之后,海南中谊一方面准备重新改选董事会,监事会和高管,修改公司章程;另一方面,公司实际控制人赵志军旗下天地控股停止了向华夏建通置换和注入资产。
    “上市公司搞成这样,大股东能不担心吗?”海南中谊上述负责人说,“我们不是玩资本运作的,重组之后只想专心做好房地产主业,公司好了,股东才会好,股票才会升值。”
    5月5日,神秘自然人股东严琳以1.146亿元从华夏建通集团处拍得3000万股华夏建通,成为第三大股东,平均每股价格3.82元。记者调查发现,这个所谓的神秘自然人股东不过是一家证券公司以自然人名义进入华夏建通,目前华夏建通股权比较分散,海南中谊作为第一大股东持股数量仅为5500万股,持股比例仅为14.48%,前三大股东持股比例还不超过30%,证券公司介入使得天地控股重组华夏建通增添了很多变数,增加了重组成本;而分散的股权有利于管理层内部控制。


合法诉讼掏空套现股权
    华夏建通以此前被财务专家夏草炮轰为“史上最牛财务造假上市公司”而闻名,记者调查发现华夏建通除造假之外,还存在原实际控制人李关潮涉嫌通过诉讼途径合法掏空转移上市公司资产和股权,非法违规减持股票谋取暴利。
    2007年4月25日,海南中谊控股股东由陆松林变更为李关潮,李关潮开始逐步实施控制上市公司的计划。仅仅20天之后,海南中谊就通过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司法诉讼程序,以2796万元从第一大股东华夏建通科技开发集团手中公开拍得2432万股,平均每股成本不到1.2元,从而使海南中谊持有19.08%的华夏建通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李关潮因为拥有海南中谊55%的股权,成为上市公司华夏建通的实际控制人。
2008年3月19日公告,海南中谊在二级市场减持了1638790股,以当时二级市场股价平均10元之上的价格计算,海南中谊获得的收益在1.6亿元左右,远远超过了海南中谊通过司法诉讼途径每股1.2元的获取成本。李关潮控制的海南中谊减持比例达到4.4%,远远超过大非减持1%以上必须通过大宗交易市场的规定,存在严重的违规减持。
    同一天公告的另一位通过诉讼途径获得股权的神秘股东广东恩平同和林业投资公司减持数量达到15208000股,占上市公司股权比例的4%,套现达到1.5亿元左右。恩平同和林业是2007年5月通过北京中联国际拍卖中心拍卖获得上海华新电线电缆有限公司持有的2000万股华夏建通,据北京中联国际拍卖中心一位工作人员回忆,当时的拍卖价格并不是很高,在1.5元左右。
    2008年3月19日,海南中谊和恩平同和林业投资公司同时大规模减持套现华夏建通的股份,一共套现资金达到3亿元左右,而也在这一天,海南中谊以1.3亿元受让华夏建通棕榈藤产权和南药益智产权,开始进行资金转移。
    为何李关潮这样急于违规套现和转移资金呢?原来华夏建通已经被监管部门立案调查。仅仅两个月之后,2008年5月20日,海南中谊控制人李关潮就以550万元向赵志军让出了55%的控股权,也放弃了华夏建通第一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的位置。
    2009年3月9日,监管部门查处华夏建通三起诉讼案都牵涉到参股49%的铁通华夏电信虚假出资的问题,上海华新电线电缆的货款纠纷案就是其中之一。上海华新电线电缆公司一位郭先生告诉记者:“上海华新电线电缆公司持有的2000万股华夏建通是通过司法判决的,用来抵充华夏建通欠公司的货款;华夏建通和参股的铁通华夏一共欠公司5900万元的货款,当时,公司是中国电信下属的全国最大的光纤生产企业,但因为这笔货款影响到了公司资金流转,现在华新电线电缆公司已经破产,正在清算。”
    郭先生告诉记者,华新电线电缆是国有生产企业,按照规定不允许对外投资,当时公司很困难,职工还等着开工资,所以就通过司法途径委托北京一家拍卖公司卖掉。
    5月5日,华夏建通科技开发集团以借款合同纠纷的名义再次拍卖3000万股,至此,从最初拥有8863.56万股的第一大股东位置到如今只剩下1431.78万股,持股比例不到3.77%。不仅大股东拥有的国有法人股权通过合法诉讼的途径被一步步低价倒手变卖,并违规在二级市场减持获取暴利,公司的资产也被掏空套现,唯一的优质资产益民基金20%股权也被变卖给了中山证券。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4)收藏(0)

0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5133 [article_id] => 5135 [source] => [allow_comment] => 0 [show_column] => 0 [editor] => linxiao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1242414960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5133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