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谁来为爱建27亿计划买单?

作者:郝静

来源:

发布时间:2009-03-28 20:42:00

摘要:坊间称公司原总经理马建平被司法调查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郝 静 上海报道

   2009年4月26日,传爱建信托27亿元信托计划将到期兑付, 坊间称公司原总经理马建平被司法调查,目标直指这笔巨款偿付责任问题。出人意料的是,马建平等人迅即站出来回击,爱建的历史遗留问题应该自行解决,与己无关。
    3月25日下午,记者步入了深藏于零陵路599号的爱建总部,门口守卫一如既往戒备森严。公司员工表示:公司运作一切正常,没有什么突发状况出现。但与表面的风平浪静相比,内里的暗涌波谲云诡,深不可测。


神秘的信托计划
    事件聚焦在这份2005年成立的信托计划,那么这27亿究竟该由谁来买单?
    “追究的关键点就在这27亿的交易结构究竟是怎样的,这也决定了风控的程度。”用益信托朱益指出,按这几年流行的模式看:一般会分层:优先和列后。打个比方说27亿中有10亿是优先的,一旦产生偿付风险,这10亿是可以保底的。但其他的17亿就不能保证了,比如说将质押物变现价值,偿付给投资人,如果再不足的部分,只能延期或者几方面坐下来谈了。换句话就是召开受益人大会。“一切都要看合同的要约条款。”
    另一位信托行业人士表示:虽然没有看过计划的原始约定,但就投资人和受托人即信托公司这层关系来讲,计划到期了,信托公司就应该按期偿付;信托公司同委托人公司又属于另外一层关系,就与投资人无关了。
    目前的局面是,与投资者的利益息息相关:眼下爱建信托并没有能力偿付这笔巨款,仅仅从其控股公司爱建股份的财务状况即可窥见一斑,三季报时累计亏损8亿多,流动负债15个亿,而根据其业绩预告,2008年业绩大幅削减80%,似乎自救已不现实。
    汇业律师事务所刘海航表示:如果从产品设计角度看,要看项目是否有充足的资产抵押,如果项目是27亿,抵押比率在50%-70%之间,大体抵押物的价值就要在50亿左右,与银行贷款方式持平;其次信托公司本身应有充足的资金变现能力,并充分估计到项目的风险,并给予投资人充分的风险提示。
    但这份原始计划的公开资料却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记者只是在爱建信托的2005年报的16页找到一个关联交易为7.95亿元的资金信托计划;而爱建信托网站上公布的历史产品,2005年只有上海市政颛桥配套商品房投资资金信托计划这一笔,也不符合;一笔1.84亿而年收益率5%的爱建新城地下商埠铺位租赁权信托计划,发生在2003年底。
    朱益表示:“爱建这个公司,我们业内的人都看不透,只能从产品面上来简单分析一下。首先爱建从产品管理方面是有问题的,这个推卸不了。”项目管理是一个动态的过程,这5年爱建有没有履行尽职义务去调查了解开发商的资金状况?这是一个问题。
    其次,爱建信托产品是否每年向投资人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当时爱建产品的交易结构设计是否科学合理,风险控制是怎么样的,爱建是否履行追偿?这个都要看合同的条款设置;还要看项目委托人是否是指定项目,如果是指定投的项目,爱建没有责任。


谁在躲猫猫
    几经抽丝剥茧之后,事实并未趋向澄清,更陷于混沌。
    爱建股份在2005年的一则公告中称,在清理爱建新城项目时,目前已确定40亿元相应资产,其中13万余平方米地下商铺已取得产权证书,16万余平方米购物中心已在变现过程中。
    “三种可能性:开发商责任,信托公司责任,两者都有责任。”一位国内大型信托公司的合规部负责人对记者表示:一般的操作来讲就是,开发商有土地或房产抵押给信托公司,如果说到期无法还款,双方面协调无法解决,只好提交法律程序。如果信托公司没有存在失职,就可能把抵押的部分房产拍卖,能够还多少就还多少;如果信托公司存在失职,可能就是将拍卖房产与到期资金的缺口补齐。主要还是看责任的认定,所以很难讲。
    记者在2003年年报中找出了这家哈尔滨爱达投资置业有限公司,当时公司投资2500万,占11%的股权。2004年1月15日,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受托经营爱建新城项目的议案:注册资本2.25亿元,上海达德投资公司出资1亿元,爱建信托投资受托经营1亿元,爱建股份出资1750万元,上海骏乐实业出资750万元。
    此后,刘顺新案东窗事发,爱建的资金链断裂。此后爱建股份撤回对爱达的750万元投资,当时对其的应收款还有73.4万元。2003年股东大会时审议决定,哈尔滨房产项目因刘案暂缓进行,下一步也将视证券、信托债券债务重组及银行授信额度情况,重新通盘考虑。
    2005年,爱建股份全部退出。此后的公告口径一致称:公司董事会原受托经营议案,由于条件未完全具备,未进入实施阶段。但合同的履行程度与合同当初的约定息息相关,到底是项目风险还是信托管理风险,或兼而有之,难以看清。
    但对爱建迫在眉睫的还款事宜,马建平和颜立燕都忙不迭地撇清关系,事情的发展究竟会怎样仍有待考察。据前文所述的信贷负责人表示:表面看起来,双方应该都有责任。根据我们过去的经验,几种解决办法就是找到过桥资金,先把款还了再说。或者是找到其他投资者,这也是最有效的一个办法。
    但对爱建来讲,找到另外的一个投资者的前提就是解决巨额财务黑洞,这又陷入了一个生生不息的循环。与此同时,记者听说前段时间风传的爱建证券重组事项“现在暂时停了”。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0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4026 [article_id] => 4028 [source] => [allow_comment] => 0 [show_column] => 0 [editor] => linxiao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1238269320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4026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