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调查正文

北京龙源冷却破产:资产34天拍卖三次,部分债权人慌了

作者:帅可聪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2-07-28 19:13:31

摘要:有债权人还测算出,按1.35亿元的最新起拍价格算,普通债权人最终清偿率约为16.3%;如果此次拍卖再次流拍,则下次起拍价将降至约6748万元,普通债权人清偿率约为1.27%。

北京龙源冷却破产:资产34天拍卖三次,部分债权人慌了

龙源冷却公司。图片来自公司官网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帅可聪 陈锋 北京报道

北京一家有着16年历史的技术企业——北京龙源冷却技术有限公司(下称“龙源冷却”)无奈破产,随着资产拍卖连续流拍,起拍价大打折扣。

这不仅让龙源冷却的创始人李艺(化名)痛心疾首,同时也让不少当初投票同意破产拍卖的普通债权人开始担忧:龙源冷却的资产将被贱卖,使他们蒙受巨大损失。据一些债权人测算,按照最新的起拍价格算,他们的清偿率可能不到20%。

7月27日,浙江省破产管理人协会副会长、浙江嘉瑞成律师事务所马文兵律师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债权人认为财产贱卖会损害自身利益,可以向管理人反映,或通过债权人会议、债权人委员会向管理人提出中止拍卖程序。如果债权人认为管理人存在失职、渎职的情况,也可以请求法院监督管理人的履职行为。

欠债238万元被申请破产

7月28日上午10点,龙源冷却名下的约3.45万平方米土地及建筑面积达1.8万平方米的房屋在阿里拍卖平台再次拍卖,起拍价仅约1.35亿元,相较于1.93亿元的评估价便宜了近6000万元。作为昔日的国内空冷行业头部玩家,龙源冷却正步步走向生命的尽头。

龙源冷却成立于2006年5月,总部位于北京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是一家以发电厂空冷系统设计、空冷系统核心设备制造、施工安装服务为主营业务,具有大型机组空冷系统总承包(EMPC)能力的专业化空冷高科技企业,也是国内最早从事电站空冷总承包的企业之一。

据了解,电站空冷技术是解决富煤缺水地区火电项目耗水严重的重要部分,其通过空气而不是水冷凝汽系统作为火力发电厂蒸汽轮机的冷端,可以有效节约水资源。

龙源冷却一位人士介绍,中国的火电厂空冷技术曾一直由国外公司垄断,2005年国家发改委提出要大力推广空冷技术国产化,以降低火电设备投资成本,提高社会效益。在这种发展目标的指引下,龙源冷却公司正式成立。公司通过消化吸收引进形成了100%自主的、成熟的冷却技术,打破了由国外公司技术垄断的空冷市场格局,其空冷系统技术和设备每年为国家节水达2亿吨。

李艺告诉记者,公司年营收最高时能有七八亿元,每年的净利润有五六千万元,这样的业绩在国内的空冷行业足以位列前茅。截至2021年8月,公司营收总额约61.34亿元,累计纳税额3.78亿元,累计股东分红额约2.59亿元,客户主要为国电、中电投、华能、大唐、京能等大型电力集团。

记者从江苏一家主营业务中包括空冷系统的上市公司人士处了解到,火电空冷市场并不是很大,中国的空冷市场规模每年大约为二三十亿元。该公司2021年这部分业务营收9亿多元,但市场占有率预估超过了40%。

据悉,龙源冷却在成立之初是国有控股企业,中国国电集团子公司国电科技环保公司为其股东,2017年后改制转型为100%民营企业。“业务红火时,我们高价接了国电的股权,准备大干一场。”李艺说,改制后多个大型项目集中建设,其后受大环境影响,资金周转出现问题。2020年以来,新冠肺炎疫情进一步加剧了公司资金困境。2021年7月,一家上游供应商因龙源冷却未按期偿还238万元债务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下称“北京一中院”)提起了破产诉讼。

2021年8月3日,北京一中院受理并裁定龙源冷却进入破产清算, 并经随机摇号确定北京市尚公律师事务所为管理人,公司由此进入了破产清算程序。之后,龙源冷却曾多次努力试图进行破产重整,挽救企业,但最终因多方面原因未能达成。8个月后的2022年4月1日,法院正式宣告龙源冷却破产。

破产快速推进资产拍卖连续流拍

在法院宣告破产后,龙源冷却的资产很快进入了变价处置程序。

根据法院发布的破产公告,中兴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2021年12月1日出具的审计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8月31日,龙源冷却公司资产总计约2.6亿元,负债总计约4.3亿元,所有者权益为-1.7亿元。

在龙源冷却可变现的资产中,最具价值的是公司名下的土地、房屋。《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考虑到龙源冷却公司之前一直能够正常经营、资产完整,从利益最大化的角度出发,依据债权人会议表决通过的变价方案,6月25日,破产管理人曾将公司的土地、房屋、机器设备和其他固定资产、存货及包括专利在内的无形资产,作为一个资产包进行网络拍卖,起拍价约2.034亿元,最终流拍。

管理人于是按照变价方案将上述资产分拆拍卖,其中龙源冷却名下的约3.45万平方米土地、建筑面积达1.8万平方米的房屋,于7月12日10时至7月13日10时进行网络拍卖,起拍价约1.928亿元,再度流拍。7月28日上午10时,龙源冷却的土地、房屋资产再次启动拍卖,起拍价仅约1.35亿元,相较1.93亿元的评估价折价30%,便宜了近6000万元。

看着资产拍卖连续流拍、起拍价大打折扣,债务人和不少债权人开始担忧龙源冷却资产将被贱卖。根据龙源破产变价方案,如果7月28日的这轮拍卖流拍,其土地、房屋的起拍价将折价50%、降至约6848万元;后续再度流拍,起拍价又将降至1元。

有债权人还测算出,按1.35亿元的最新起拍价格算,普通债权人最终清偿率约为16.3%;如果此次拍卖再次流拍,则下次起拍价将降至约6748万元,普通债权人清偿率约为1.27%。在这两种情况下,债权人的清偿率都过低,将影响债权人的合法权益。

前述马文兵律师告诉记者,在实践中,资产贱卖现象相对破产清算的总量来说是不多的,但由于资产贱卖现象造成极大社会不公,往往引起社会高度关注。发生资产贱卖,往往是因为被相关部门接管以后,企业资产不断被人为低评、漏评。

马文兵律师指出,根据《企业破产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破产财产的处置,可以由管理人拟破产财产变价方案,由债权人会议表决通过,即破产财产的拍卖次数及方式,经债权人会议表决通过即可。因此,如有部分债权人觉得自身利益受损,可以通过债权人会议或者债权人委员会来重新确定破产财产处置方案。

他进一步表示,破产财产的拍卖处置为破产清算程序中的变价方式,如果债权人认为财产将贱卖,可能会损害自身利益,可以向管理人反映,或通过债权人会议或债权人委员会向管理人提出中止拍卖程序。如果债权人认为管理人存在失职、渎职的情况的,可以请求法院监督管理人的履职行为。

马文兵律师还表示,债权人也可以申请更换管理人,不过管理人是在法院领导下履职的,申请更换管理人要有明确的事实、理由证明管理人有明显过错,且由债权人大会通过相应决议,实践中很少。

记者从多位龙源冷却债权人处获悉,大约有30多个债权人提交书面申请,要求法院撤回拍卖,召开债权人会议。

记者在7月28日下午5时查询阿里拍卖平台看到,龙源冷却的土地和房屋资产拍卖页面上,有3人报名,但尚未出价。该拍卖将于29日上午10时结束。

“没有人关心企业”

依据相关法律规定,当一家企业被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事实上面对的是三条路径:破产重整、破产和解、破产清算,走上最后一条路意味着企业的生命将会终止。

据马文兵介绍,三者的不同在于,破产和解着眼于通过债权人与债务人的协商,能实现破产预防功能,但对债务人的挽救能力有限;破产重整企业重整制度则着眼于积极预防破产,从根本上恢复债务人的生产经营能力,维持企业正常的生产经营秩序,实现企业价值的更生再造;而破产清算则是适用于那些无法通过重整或和解而继续生存下去的公司,即相当于药石无医的状态下只能选择“死亡”。

回想龙源冷却步入危机的过程,创始人李艺告诉记者,她曾多番努力试图推动公司破产重整,恢复企业的生产经营能力,但最终因各种原因失败,无奈才走向破产清算。“当时想着干脆把公司卖了,能把欠债权人的钱还清大部分。”

但事与愿违,随着资产拍卖快速推进、连续流拍,李艺发现她付诸多年心血的公司可能遭遇贱卖,最终可能只能偿还债权人一小部分的债务。这既超出了她当初对破产拍卖情况的预估,也不符合她对企业价值的了解。对此,她做不到无动于衷。

此外,破产程序的快速推进令其难以相信,她觉得有些异常,这令其自救的时间越来越少。

2021年7月被申请破产,2021年8月法院受理并裁定进入破产程序,2022年4月裁定破产清算,6月25日第一次拍卖,7月13日再次拍卖,7月28日第三次拍卖……前后不到一年时间。

在李艺眼中,龙源冷却能够为解决富煤缺水地区火电项目耗水严重的问题做出巨大贡献,公司具有销售能力和市场价值、专业技术人员等优势,只要克服暂时陷入的资金困境,待一定时期的周转和运营定能缓解脱困。

然而,随着破产程序的推进,一切似乎偏离了当初设想的轨道,似乎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操控着一切。“破产过程是机械性的,根本没有人关心我们企业的死活,没有人关心企业是做什么的。”李艺说。

一位债权人代表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当初之所以投票同意破产拍卖,原因在于认为通过变卖资产可以获偿大部分债务,但结果可能远远低于预期。

“在国内空冷行业,龙源冷却原来确实是一家非常优秀的企业。这家公司在几年前还是行业排头兵,刚知道要被破产时,真的是惊讶到我了。”这位债权人代表说。


责任编辑:麻晓超 主编:夏申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1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119384 [article_id] => 119386 [source] => 华夏时报 [allow_comment] => 1 [show_column] => 0 [editor] => [{"editor_nickname":"麻晓超","update_time":1658972471},{"editor_nickname":"麻晓超","update_time":1658993520},{"editor_nickname":"麻晓超","update_time":1659000493},{"editor_nickname":"麻晓超","update_time":1659000563},{"editor_nickname":"麻晓超","update_time":1659002604},{"editor_nickname":"麻晓超","update_time":1659006113}]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1658972471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119384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