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证券正文

股价暴跌55%!永安期货一季度净利降九成 机构疑似大幅减仓

作者:叶青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2-05-11 14:25:50

摘要:永安期货上市之初一度连续涨停,但好景不长,之后受中信证券给出卖出评级等影响,股价一路下跌。

股价暴跌55%!永安期货一季度净利降九成 机构疑似大幅减仓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叶青 北京报道

今年对于持有期货公司股票的投资者来说,可谓过山车一般。市场刚消化完三家期货上市公司的年报,紧随而来的季考成绩又出炉了,有业内人士评价称,2022年一季报与2021年年报形成巨大的反差。

三家期货上市公司一季报在净利润方面均有不同程度的下滑。其中,净利润下滑最大的是永安期货,永安期货、南华期货报告期内归母净利同比分别降约90%、19.01%,瑞达期货则是营收同比下降8%。

业内人士表示,从近期期货市场运行情况来看,期货公司短期内营收净利润放缓或与期货市场整体交易量下降有关。

永安期货一季度净利降九成

据中期协统计数据显示,2022年1-3月全国期货市场累计成交量为15.33亿手,累计成交额为128.61万亿元,同比分别下降17.07%和9.02%。进入4月份,全国期货交易市场成交量、成交额同比分别下降26.65%和15.20%,环比分别下降29.26%和28.23%。

1-4月全国期货市场累计成交量、成交额同比分别下降19.54%和10.59%。从近期期货市场运行情况来看,期货市场短期内成交量和成交额明显放缓。另据财报数据,2022年一季报三家已上市的期货公司,业绩都有不同程度的下滑。

具体看来,永安期货2022年第一季度公司主营收入77.07亿元,同比上升5.9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259.34万元,同比下降90.10%,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同比减少124.35%。公司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77.07亿元,同比增长5.93%;不过,扣非净利润3131.11万元,同比下降90.47%。

南华期货2022年第一季度主营收入15.39亿元,同比下降23.63%;归母净利润2810.8万元,同比下降19.01%;扣非净利润3047.68万元,同比下降13.06%。

瑞达期货2022年第一季度主营收入3.84亿元,同比下降8.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9533.02万元,同比上升8.13%;扣非净利润1.06亿元,同比上升22.03%。

从三家上市公司来看,永安期货净利润降幅是最大的。永安期货发生了什么?对此,《华夏时报》记者针对净利润降幅过大等问题,给永安期货发送采访函,但截至记者发稿,永安期货始终未给予正面回复。

机构疑似大幅减仓

1.png

表格一(截图来源:永安期货2022年一季报)

2.png

表格二(截图来源:永安期货2022年一季报)

记者翻看永安期货2022年一季报发现,从表格一看出,对于业绩大幅下降,永安期货表示主要是证券市场波动导致相关金融产品的公允价值变动。而从表格二可以看出,2022年一季度永安期货投资收益仅为133.25万元,这与2021年第一季度相比较的5.25亿元减少约99.75%,为公司净利润大幅减少的直接原因。此外,报告期内公司公允价值变动收益为-2.29亿元,上年同期为-2.28亿元。

投资者关系平台显示,5月6日,永安期货在投资者关系平台上答复了投资者关心的问题。有投资者问:永安期货的股价跌跌不休已经跌破发行价,公司有什么措施止跌么?永安期货董秘回复称:公司经营一切正常,公司致力于持续稳健发展,积极回报投资者。永安期货按照相关规定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无应披未披事宜。二级市场股价受宏观环境、行业政策、市场波动等多方面因素影响,为了维护广大投资者的合法权益,公司已制定了上市后三年稳定股价预案,具体情况详见公司披露的《永安期货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

33.png

(截图来源:同花顺)

面对永安期货股价持续暴跌的问题,记者翻看机构持仓发现,2021年12月10日当时参与配售的机构产品数量有1.45万只,获配的价格每股17.97元,共获配1455.46万股,共耗资2.62亿元。截至2021年年报显示,当时持仓的机构产品数量还有1125只,累积持有股数210.98万股,持股比例1.47%。不过,截至2022年一季报,东方财富网数据显示,持仓机构产品仅剩2只,累积持仓市值接近腰斩,较上期变化减少了56.49万股。

44.png

(截图来源:同花顺)

记者通过同花顺软件,对比瑞达期货机构持仓数据后发现,虽然每年的一季度机构持仓都会小于每年的年报数据,但是相较于永安期货,无论是累计持有股票的数量,还是累计市值,以及持仓比例,瑞达期货的数据均高于永安期货。不过,对此,也有券商内部人士李文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这也不能一概而论,毕竟永安期货去年年底才刚上市,机构对永安期货的持股,还需要一些时间去观察。

瑞达期货方面,2022年一季报数据显示,公司主营收入3.84亿元,同比下降8.0%;归母净利润9533.02万元,同比上升8.13%;扣非净利润1.06亿元,同比上升22.03%;负债率85.82%,投资收益6462.19万元。据了解,总营收同比-8.0%,主要是由于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下滑所致。

瑞达期货利息净收入0.47亿元,同比增加14.0%,主要受益于客户保证金规模增长。一季度末客户保证金规模(包括期货保证金存款、应收货币保证金、应收质押保证金)达154亿元,较年初+2.9%,同比+33.8%。

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1.83亿元,同比-17.6%,其中期货经纪/资产管理/期货咨询业务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分别为1.63亿元、1745万元、143万元,分别同比-17.7%、-24.0%、+184.0%。

瑞达期货一季度投资收益为0.65亿元,同比+12.4%,表现显著优于同业。而其他业务收入(以风险管理业务为主)1.64亿元,同比+13.6%。

永安期货股价遭遇腰斩

除了2022年一季度三家期货上市公司业绩出现分化外,从股价表现来看,上述三家期货公司股价也都相继大幅走低,尤其是永安期货一季度永安期货股价跌幅55.96%,瑞达期货股价同期跌幅32.99%,南华期货股价跌幅29.59%。

业内人士表示,受股票、期货市场震荡下行影响,期货公司资管规模增长放缓,经纪交易短期承压。长期来看,在国内期货商品市场加速发展背景下,期货公司聚焦品种扩张和业务创新,从而带动传统经纪业务市占率提升、风险管理等创新业务推进,这或将推动业绩。

永安期货于2021年12月23日在上交所主板上市,上市当日收报25.88元,涨幅44.02%。随后5个交易日,该股一字涨停,分别收报28.47元、31.32元、34.45元、37.90元、41.69元。12月31日,永安期货跌停,收盘报37.52元,跌幅10.00%。

但好景不长,之后受中信证券给出卖出评级等影响,永安期货股价一路下跌,从高点至2022年5月10日股价跌幅约55%。截至5月10日,收盘股价18.48元/股,不仅无法与最高点相比,甚至低于中信证券预期价格。

中信证券今年1月在研报中表示,预计被调公司估值将在未来一年趋向理性,其股价相对市场存在下跌超过10%以上风险,符合我们“卖出”评级标准,首次覆盖给予“卖出”评级,取估值上限对应每股目标价为22元人民币。

除了股价走势深受外界关注外,在大资管背景之下,部分期货公司也提高了研发投入。瑞达期货在年报中表示,2021年研发投入589.89万元,较2020年增长9.67%,投入主要体现为研究人员的人力成本、调研费用和咨询数据费用支出。具体项目包括:期货投资分析决策系统、咨询业务产品设计、资管策略开发、企业风险管理产品等。

南华期货方面,该公司称,除了拥有自主研发的高速行情系统、极速交易系统、风险控制系统、场外衍生品业务系统等,还投入私有云平台建设,以满足其在大数据应用、技术研发、产品研发等多方面对计算和存储资源的需求,如对行情Tick数据的分类整理等。

此外,随着风险管理、资产管理等创新业务的不断拓展,期货公司对优秀的综合型人才的需求也不断增加。在这方面,自2021年以来,期货公司的主要举措是涨薪。据公开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16家期货公司人均月薪约为3.33万元,相较于去年上半年的2.52万元,期货人平均涨了8100元工资。目前年报显示,瑞达期货2021年应付职工薪酬同比增长63.69%,主要是年末计提员工奖金增加所致;南华期货2021年职工薪酬也同比增长20.42%。

某期货公司高管苏经理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其实,期货公司人均收入这一块儿,全国的都一样,人均收入只是把高的和低的加起来,然后再出一个除数,其实这个收入都是二八开的,20%的人拿的高收入,而80%的人拿的是低收入的,但是平均下来的话,就会觉得大家收入都很高。

“总体来说,大期货公司和小期货公司的情况不一样,他们的收入水平会有很大的差异。有些公司没有那么多业务,没有参与风险管理子公司、现货子公司这些业务,那这些小型期货公司就只有经纪业务这一块,它的收入水平相对来说就会很低。”苏经理称。

他介绍道,以前,传统型期货公司营收主要靠经纪业务收入、交易所返还、利息,现在交易所返还的钱,也返给客户,手续费收入也越来越低,期货公司不收或者象征性收1分钱。而且,前些年从期货公司走出去的人,知道期货公司的收入构成,自然就更会苛刻一些,期货公司为了维护业务,手续费方面妥协度很大。


责任编辑:麻晓超 主编:夏申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1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117198 [article_id] => 117200 [source] => 华夏时报 [allow_comment] => 1 [show_column] => 0 [editor] => [{"editor_nickname":"麻晓超","update_time":1652246536},{"editor_nickname":"麻晓超","update_time":1652246739},{"editor_nickname":"麻晓超","update_time":1652246854},{"editor_nickname":"麻晓超","update_time":1652246906},{"editor_nickname":"麻晓超","update_time":1652247002},{"editor_nickname":"麻晓超","update_time":1652247227},{"editor_nickname":"麻晓超","update_time":1652247280},{"editor_nickname":"麻晓超","update_time":1652247297},{"editor_nickname":"麻晓超","update_time":1652247333},{"editor_nickname":"麻晓超","update_time":1652247374},{"editor_nickname":"麻晓超","update_time":1652247466},{"editor_nickname":"麻晓超","update_time":1652247657},{"editor_nickname":"麻晓超","update_time":1652247695}]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1652246536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117198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