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证券正文

这只热门赛道股一周暴跌三成,被“埋”的明星基金经理们冤不冤?

作者:柳川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2-04-19 21:55:44

摘要:对于灵魂人物的出走,普利制药工作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浦建离职是由于身体原因,现在由国内销售的二把手来接替他的工作,二把手在公司已经十五六年了,在浦建离职前,他已经在各个销售条线轮值了6到9个月时间了。”

这只热门赛道股一周暴跌三成,被“埋”的明星基金经理们冤不冤?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柳川 陈锋 北京报道

“一条坡长雪厚的赛道,一个星辰大海的故事,一个屡战屡胜的公司”,是基金销售们在卖赛道股主题基金时,一个经典的话术。三年来,基民只要相信这个话术,向基金账户打款,并由基金无脑抱团赛道股,就能实现财富神话。

如今天下皆知善之为善的时刻,基民们发现基金销售给他们描绘的财富神话,大多只是梦幻泡影。剩下的只是基金公司继续收取的不菲管理费,和自己空空的口袋。

2017年来首季营收下滑、二十年销售“灵魂”出走的普利制药(300630.SZ)上周暴跌32.98%,创出单周纪录。 4月14日,盘后龙虎榜显示,卖出榜前五席,有四家都是机构。其中,处于卖一位置的机构席位卖出2.05亿元,卖二位卖出6406.79万元,卖三位卖出5344.17万元,卖五位卖出3575.62万元。

最新披露的股东名单显示,在前十大流通股东中,中欧医疗健康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持有2140.92万股;中欧医疗创新股票型证券型投资基金持有930.35万股;盘京投资旗下盛信2期私募证券投资基金持有396.02万股。

对于灵魂人物的出走,普利制药工作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浦建离职是由于身体原因,现在由国内销售的二把手来接替他的工作,二把手在公司已经十五六年了,在浦建离职前,他已经在各个销售条线轮值了6到9个月时间了。”为何没在浦建离职时,官宣该人的副总经理任命呢?普利制药工作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董事会还在考虑。”

基金是主动减持还是被动减持?赎回、销售情况如何?《华夏时报》记者向中欧基金相关工作人员发去了采访提纲,截至发稿,未收到具体回复。记者拨打了盘京投资在工商信息上留下的电话,但遗憾的是无人接听。

周跌幅超三成

4月14日,普利制药大跌19.31%,成交2670万股,成交金额8.34亿元,创出上市以来日最大成交记录。在此前一天的13日,普利制药下跌11.49%,成交922万股,成交金额3.49亿元,在一周时间内,普利制药下跌32.98%,成交量6310万股,成交金额20.2亿元,同样创出上市以来,最大周成交记录。

1WX20220419-215343.png

这支曾被机构无限追捧的赛道股发生了什么?

4月14日,盘后龙虎榜显示,卖出榜前五席,有四家都是机构。其中,处于卖一位置的机构席位卖出2.05亿元,卖二位卖出6406.79万元,卖三位卖出5344.17万元,卖五位卖出3575.62万元。

普利制药2月11日最新披露的股东名单显示,在前十大流通股东中,中欧医疗健康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持有2140.92万股;中欧医疗创新股票型证券型投资基金持有930.35万股;泰康人寿保险有限责任公司-投连-创新动力持有648.12万元;华润 信托·慎知资产行知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持有616.17万元;景顺长城竞争优势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持有423.74万股;盘京投资旗下盛信2期私募证券投资基金持有396.02万股。

相较于2021年三季报中的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持股数量930.35万股的中欧医疗创新股票型证券型投资基金为新进入,中欧医疗健康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华润信托·慎知资产行知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盘京投资盛信2期私募证券投资基金是增仓的。

资料显示,中欧医疗创新股票型证券型投资基金和中欧医疗健康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的基金经理正是大名鼎鼎的千亿顶流基金经理葛兰。

究竟是谁卖出的呢?普利制药工作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目前公司还没有收到大跌后中登公司发送的股东名册,所以并不知道是哪家机构在出货。”事实上,在股价大幅波动时,上市公司往往会与大额持股者进行沟通。当记者向该工作人员询问是否与机构进行沟通时,该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处在静默期,公司要等到4月26日之后,才能做沟通工作。”

一位牛散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道:“普利制药自2月11日以来,走势基本属于无量盘整,在这种情况下,谁都无法大手笔出货,从2亿元的卖出量来看,卖一大概率是就是葛兰的基金。”

“庄涛”发信解释

《华夏时报》记者发现,4月15日晚间起,坊间流传着一份盘京投资创始合伙人庄涛署名的《盘京投资:致基金投资人的一封信》。

信中显示:“本周我管理的基金出现了大幅回撤,连同之前的损失,导致今年给各位投资人带来了比较大的亏损……导致回撤的根本原因还是在……而我们重仓的成长股赛道不管基本面如何、估值如何,都被严重抛弃……垃圾股的走势远远超过想象……这让我们无论对于大盘股还是中盘股的股指期货对冲都无法实现。而实际上,当意识到要对冲可能的大风险时,已经完全来不及……今年到现在的跌幅,是盘京投资成立以来产品遭遇的最大跌幅,也是我们公司成立以来遭到的最大损失和考验。”

近日,庄涛在一场线上交流中表示:“在目前这个环境下还能保持高景气度的赛道非常稀缺,比如说医药……过去两年医药大熊市真的是给我们介入医药赛道一个非常好的时机……医药这个赛道是唯一一个供给创造需求的赛道,而且它的景气周期不知道有多少年,在人类实现永生之前,它都是景气的。医药是天生大市值的一个赛道。”

私募排排数据显示,截至4月15日,盘京投资旗下盛信2期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下称“盛信2期”)今年以来,下跌幅度已达27.88%。

WX20220419-210536.png

据《华夏时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2021年12月31日,盛信2期持有的股票还有拓普集团(601689.SH)417.68万股,持股市值2.21亿元;持有精达股份(600577.SH)1947.88万股,持股市值1.45亿元;宏华数科(688789.SH)43.84万股,持股市值1.15亿元;持有科德数控(688305.SH)22.05万股,持股市值3628.57万元;持有山东海化(000822.SZ)387.31万股,持股市值2691.81万元。

记者发现,今年以来,上述股票大多出现不同程度的下跌。

截至4月19日收盘,今年以来,拓普集团下跌5.87%;精达股份下跌36.42%;宏华数科下跌34.69%;科德数控下跌39.44%。

上述信件是否为庄涛所写?盘京投资目前的基金赎回、销售情况如何?《华夏时报》记者在4月19日拨打了盘京投资在工商信息上留下的电话,但遗憾的是无人接听。

二十年销售“灵魂”出走

3月18日晚间普利制药发布公告称,公司于近日收到公司副总经理蒲建先生的书面辞职报告。蒲建先生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辞职后,蒲建先生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根据《公司法》及《公司章程》的有关规定,蒲建先生辞职自书面辞职报告送达公司董事会之日起生效。蒲建先生离职后将不会对公司正常运行产生重大影响。

资料显示,蒲建1969年出生,中国国籍,硕士学历,曾任海南普利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1995年至2002年,任浙江大学医学营养系教师,2002年至2008年,任公司销售经理,2008年至2009年,任浙江普利副总经理,2009年至离职前任浙江普利总经理,2012年10月至离职前任公司副总经理。

从2002年进入普利制药到2022年离职,浦建已经在普利制药工作整整二十年。

《华夏时报》记者查阅普利制药财报发现,2019年至2021年半年报,公司销售费用分别为2亿元、1.77亿和0.85亿元,同期营业总成本分别为6.26亿元、7.55亿元和3.92亿元,销售费用占营业总成本比例分别为31.95%、23.44%和21.68%。

高额占比的背后,反映的是销售和浦建对于普利制药的重要意义。

从具体的商业模式来看,普利制药国内制剂的销售主要为配送商模式,具体为公司选择营销能力、销售渠道、配送能力、资信水平优质的医药商业公司(具有GSP资格),与其建立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公司协同医药商业公司合作开发、共同维护医院和零售药店等终端客户的模式。

在二十年的时间里,普利制药营销网络已经覆盖全国各省、市、自治区1万5千多家医疗机构,其中覆盖二级及以上等级医院及专科医院4000多家以及1万多家基层医疗机构(卫生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社区诊所等医疗终端),拥有经销商和配送商千余家。通过参加全国学术年会、省级学术年会、城市学术会议、科室会等形式,公司相关技术人员、销售人员与医药专家、专业学者进行充分的互动交流,形成了有效的全国营销网络。

《华夏时报》记者发现,浦建的离职,对普利制药销售收入的影响,隐约开始显现。

4月13日,普利制药分别发布2021年业绩预告。预告显示,2021年全年公司预计实现营业收入15.09亿元,同比增长26.94%,实现营业利润4.61亿元,同比微增0.68%。

从整体数据来看,似乎没有异样。但《华夏时报》记者发现,从单季来看,2021年第四季度,普利制药实现营收3.72亿元,相较于2021年四季度的4.07亿元,下滑8.6%。

需要指出的是,这也是普利制药自2017年上市以来的首次单季度营收同比下滑。


责任编辑:麻晓超 主编:夏申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1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116576 [article_id] => 116578 [source] => 华夏时报 [allow_comment] => 1 [show_column] => 0 [editor] => [{"editor_nickname":"麻晓超","update_time":1650371831},{"editor_nickname":"麻晓超","update_time":1650371901},{"editor_nickname":"麻晓超","update_time":1650372071},{"editor_nickname":"麻晓超","update_time":1650372723},{"editor_nickname":"麻晓超","update_time":1650373760},{"editor_nickname":"麻晓超","update_time":1650373981},{"editor_nickname":"麻晓超","update_time":1650376260},{"editor_nickname":"麻晓超","update_time":1650376544}]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1650371831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116576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