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证券正文

东方期货又因“差钱”被点名!频繁违规又遭下调评级,中小型期货公司出路在哪里?

作者:叶青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2-01-08 08:59:00

摘要:某期货高管李经理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近两年来金融行业已暴露不少重大的风险点,2021年中期协已经通报了多起处罚,2022年仍会以严格的监管措施,维护期货市场稳定。

东方期货又因“差钱”被点名!频繁违规又遭下调评级,中小型期货公司出路在哪里?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叶青 北京报道

近日,一家老牌期货公司被责令整改,引起期货行业热议。据上海证监局披露,东方期货2021年12月20日净资本为2615万元,已低于《期货公司风险监管指标管理办法》(证监会令第131号)要求的期货公司“净资本不得低于人民币3000万元” 的风险监管指标。

监管文件指出,由于东方期货持续亏损,出现经营风险,影响期货公司持续性经营,责令东方期货在2022年1月18日前予以改正,使公司净资本监管指标符合规定标准。

近年来,期货行业合规监管的力度不断加大,这已经不是东方期货第一次因“差钱”而被采取监管措施。就相关问题,《华夏时报》记者给东方期货官网公布的电子邮箱发去了采访函,截至发稿时,未收到回复。

净资本低于法定最低标准

上海证监局称,据《期货公司风险监管指标管理办法》(证监会令第131号)第二十九条、《期货公司监督管理办法》(证监会令第155号)第一百一十条第一款第十八项、《期货交易管理条例》第五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现责令公司在2022年1月18日前予以改正,使公司净资本监管指标符合规定标准。

东方期货应当在2022年1月25日前提交整改报告,上海证监局将在日常监管中持续关注并视情况进行检查。

记者翻看《期货公司风险监管指标管理办法》发现,第八条规定,期货公司应当持续符合以下风险监管指标标准:(一)净资本不得低于人民币3000万元;(二)净资本与公司风险资本准备的比例不得低于100%;(三)净资本与净资产的比例不得低于20%;(四)流动资产与流动负债的比例不得低于100%;(五)负债与净资产的比例不得高于150%;(六)规定的最低限额结算准备金要求。

此外,据《期货公司风险监管指标管理办法》(证监会令第131号)第二十九条规定:期货公司风险监管指标不符合规定标准的,中国证监会派出机构应当在知晓相关情况后2个工作日内对期货公司不符合规定标准的情况和原因进行核实,视情况对期货公司及其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采取谈话、提示、记入信用记录等监管措施,并责令期货公司限期整改,整改期限不得超过20个工作日。

东方期货官网显示,公司成立于1993年,注册资本4500万元,是国内成立最早的期货公司之一,经营范围为商品期货经纪。

近年来,随着期货行业合规监管的力度不断加大,期货市场监管以证监会、证监局、中期协为主体的多层次监管体系正在逐步发挥监管效能。近年来,多家期货公司资管业务相继遭到监管部门处罚。处罚原因主要有几类,包括内部控制不完善、宣传不合规和资管交易中的不当行为等。

某期货高管李经理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近两年来金融行业已暴露不少重大的风险点,2021年中期协已经通报了多起处罚,2022年仍会以严格的监管措施,维护期货市场稳定。

频繁触碰监管红线

值得关注的是,对于东方期货而言,近年来可谓流年不利。

由于频繁触碰监管红线,据中国证监会公布2021年期货公司分类结果,上海东方期货最新评级为D级。2019年,该公司评级为CCC级。东方期货的分类评价等级已连续两年下滑,可以看出,东方期货的综合评价并不理想。

所谓期货公司评级,即根据期货公司评价计分的高低,期货公司分为A(AAA、AA、A)、B(BBB、BB、B)、C(CCC、CC、C)、D、E等5类11个级别,在A类评级中,AAA等级是最高的,BBB和CCC同理。分类级别是根据期货公司风险管理能力、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市场竞争力、持续合规状况等评价指标与标准,对期货公司进行的综合评价。

常规而言,A类、B类、C类期货公司综合评价都达标,D类公司综合评价在行业内较低,潜在风险可能超过公司可承受范围,E类公司潜在风险已经变为现实风险,已被采取风险处置措施。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显示,2020年1月,因迟迟未按章程换届,上海证监局对东方期货“重拳”出击:自2020年1月16日起,暂停东方期货期货经纪新开户业务;自2020年1月16日起,暂停核准东方期货所有新业务申请。

据天眼查显示,东方期货公司法人代表兼董事长为王跃进,公司董事包括周华、赵炎、王天球和钱竹平,监事有陈敏毅和金志芳。

自2015年股权变更以来,公司没有出现过董监高的变更记录。值得注意的是,截至整改期满,东方期货却并未向监管报告董事、监事的换届任免情况及报送相应任职备案文件。

上海证监局认为,上述情形严重危及东方期货的稳健运行,且以上事实有东方期货向上海证监局报备的《关于董事任免暂不备案的情况说明》等文件、东方期货控股股东向上海证监局报备的《中铝上海铜业有限公司关于整改情况汇报的函》(中铝上铜办[2019]118号)等文件、上海证监局对东方期货经理层等相关人员的询问笔录等证据证明。

此外,记者注意到,在2020年4月和2021年6月,公司就曾因净资本不达标,被上海证监局要求整改:2020年4月27日,上海证监局对上海东方期货开出罚单,因公司净资本持续低于风控标准,根据相关规定,限令公司在2020年5月31日前予以改正,使公司净资本监管指标优于预警标准。

监管决定中还提到,东方期货持续经营亏损,已出现经营性风险,影响了期货公司持续经营。

此外,东方期货还曾因人事任免不合规屡收罚单。2020年5月,上海证监局对东方期货出具的监管文件显示,公司未经董事会决议,仅根据公司股东上海雅原要求于2020年4月10日解聘首席风险官,违反公司章程,法人治理混乱,可能影响期货公司持续经营。相关任免情况和理由也未向上海证监局报告,且解聘首席风险官没有正当理由。上述行为违反了《期货公司监督管理办法》(证监会令第155号)等相关规定,责令公司在2020年5月31日前予以改正。

2020年10月,东方期货在2019年第二届一次临时董事会通过相关决议,解聘赵炎总经理职务,选举徐彦皓为董事长、聘任杨泉为总经理、聘任赵元真为副总经理。但公司未按规定对相关人员的任免情况向上海证监局进行报告,且直至监管部门出具监管文件时赵炎仍实际履行总经理职务,其他相关人员未能实际履职。

与此同时,公司原董事长王跃进已于2019年11月1日经公司第四次股东会决议免去董事职务从而不再担任董事长,按章程应由新任董事长徐彦皓担任法定代表人,但公司未按照章程的规定办理法定代表人的公司变更登记,影响相关人员的正常履职。

对于上述行为,上海证监局认为,东方期货治理不健全,内部控制混乱。因违反相关规定,进而对公司采取责令改正的监管措施。

中小型期货公司的出路

东方期货在官网中称,公司是国内成立最早、最具专业优势的期货公司之一;公司为机构投资者、专业投资者和个人投资者提供专业化的商品经纪服务;公司下设研究机构,定期推出宏观经济及各交易品种研究报告,为客户提供专业化、个性化的投资建议以及套期保值、套利交易等方案。

成立时间长达29年的老牌期货公司,近年来屡屡触碰监管红线,背后是否折射了行业中小型期货公司的发展窘境?这个问题值得思考。

东方期货成立之初,中国有色金属工业贸易集团公司和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华东供销公司各持50%股权,各出资人民币500万元。

经过一系列股权变更、股东增资后,在2015年11月,东方期货股东变更为中铝上海铜业有限公司,出资额为人民币2250万元,持股比例为75%;上海颖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现更名为上海雅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雅原”),出资额为人民币750万元,持股比例为25%。

四年后的2019年,东方期货爆发股东纠纷。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2016年8月,上海雅原与中铝上海铜业签订《上海市产权交易合同》,上海雅原斥资5771.29万元,受让中铝上海铜业持有的东方期货65%股权,但证监会未批准前述股权变更事宜。故上海雅原请求中铝上海铜业返还股权转让款及相关费用,并于2019年10月向上海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

法院最终判决,撤销被告东方期货于2019年11月1日作出的2019年第四次临时股东会决议中“同意股东中铝上海铜业转让其所持有的本公司65%的股权。本次挂牌交易通过网络竞价的方式确定受让对象和转让价格”,以及“授权徐彦皓作为经办人在本次股东会决议范围内负责办理与本次股权转让相关的工商变更登记手续及相关事宜的手续”的决议。

此后,从2020年开始,东方期货又开启了前述多次被监管点名的道路。

近年来,监管部门对期货行业的监管力度持续加码,且对期货公司合规性的监管也不只聚焦公司治理结构这一点。

长久以来,国内的中小型期货公司仍以传统经纪业务为主,由于盈利模式单一化,中小型期货公司往往会重经纪轻创新,而且期货网点的创立和分布又远不及头部期货公司,更无法与银行以及券商系期货公司相抗衡,这进一步导致诸多中小型期货公司收入不高,以至于交易所返佣成为这些公司生存的救命稻草。

在经营理念上,企业并没有在创新性方面谋求太多转变,这进一步削弱了期货公司的综合竞争能力,公司留不住人才的现象时有发生。

中小型期货公司的出路在哪里?对此,有期货高管表示,创新的战略和科学的打法只是必要条件,更重要的是战略和打法能有效执行落地,这其中最为关键和基础的是来自股东的支持、具备完善的内控、建设统一的文化等,否则再好的战略也无法的得到有效的落实。

股东支持是突破战略得以有效实施的基础和关键,中小型期货公司想通过创新变革实现突破发展,没有股东支持基本上只是纸上谈兵。股东支持意味着股东对期货业务的重视,看好期货行业未来的发展前景,具体体现在对资本的支持和发展战略的支持。


责任编辑:麻晓超 主编:夏申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1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113899 [article_id] => 113901 [source] => 华夏时报 [allow_comment] => 1 [show_column] => 0 [editor] => [{"editor_nickname":"麻晓超","update_time":1641563551},{"editor_nickname":"麻晓超","update_time":1641563708},{"editor_nickname":"麻晓超","update_time":1641564034}]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1641563551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113899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