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证券正文

伪市值管理手法“揭盖子”:资本市场“吹哨”力量崛起「问计2022」

作者:麻晓超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12-31 17:25:38

摘要:在接收秘密举报外,中国证监会还接到了一些市场主体的重大公开举报,隐秘代持生意、伪市值管理手法等也因此被“揭了盖子”。

伪市值管理手法“揭盖子”:资本市场“吹哨”力量崛起「问计2022」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麻晓超 陈锋 北京报道

中国民间的“吹哨”力量正在崛起。2021年,中国地区有152份“吹哨”信发往美国证监会,举报受后者监管的市场主体的不端行为。

最近几年,这个数据暴发式增长,以致于中国地区先后超越德、英等国,在今年跻身全球第二,成为仅次于加拿大的跨国“吹哨”力量。

中国国内相关监管部门过去一年同样繁忙。在接收秘密举报外,中国证监会还接到了一些市场主体的重大公开举报,隐秘代持生意、伪市值管理手法等也因此被“揭了盖子”。

2021年12月29日,昊志机电(300503.SZ)公告称,公司近日获悉实控人和副总经理因涉嫌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罪,被金华市公安局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浙江金华警方今年7月曾接触过现已被逮捕的叶飞,更早前,叶在社交媒体上点过昊志机电的名。

操盘内幕

叶9月份被抓,同他当初的爆料一样,让外界感到突然而又震惊。

震惊之处在于,他曾在微博上主动谈起南岭民爆股票操纵案,表示自己的公司“未买入过南岭民爆,因此未涉案”,但根据证监会9月24日的公告,“未涉案”的说法显然没有得到监管部门的认可。

证监会称,叶某(叶飞)在明知刘某烨等人操纵南岭民爆股票价格的情况下,积极提供相关帮助及建议,为操纵市场创造有利条件,并谋取非法利益。

被抓的5个多月前,4月1日,叶在深圳一家酒店里,情绪激动,摔了杯子,见面协商的两方人士最终闹到了警局,但纠纷仍未能解决。5月份,叶飞在社交媒体上开始曝光、喊话、举报,揭开了中源家居“操盘翻车案”的大幕。

这是一起牵扯了上市公司、“操盘方”、中间人、基金、券商等多方利益,暗藏多个违法违规行为的案件。

“操盘方”计划大幅抬升中源家居股价,通过层层中间人寻找过桥资金,上游中间人委托中游中间人,中游中间人委托下游中间人,下游中间人寻找愿意违规代持中源家居股票的过桥资金,整个流程没有书面合同,全靠口头协议以及个人信用背书。

在这个隐秘的代持生意链条中,执行代持买入的时间点,一般定在中证登向上市公司下发前200名股东名册的前一日,因为只有这样,上家才能通过查看股东名册,确定下家执行了买入并支付代持费。

倘若一切顺利,酒店交割,“一手钱一手货”,整个链条上的各方均有利可得。

王磊(化名)是福建一家私募基金的创始合伙人,他称,听说过很多类似于上述流程的玩法,在基金圈不是什么秘密,“还有在饭桌上就建仓成交的,也曾有中间人找过我们,我们没做”。

两个公式

关注到网络举报的中国证监会很快联系了叶飞。5月19日,上海证监局内,监管工作人员当面向叶飞了解了更多详细案情。

调查很快开始。7月23日,证监会通报了结果:史某等操纵团伙涉嫌操纵“中源家居”等股票,相关金融机构个别人员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犯罪。

中源家居“操盘翻车案”曝光后,“伪市值管理”一词被监管频繁提起。

有伪就有真。何为真?何为伪?国浩律师(上海)事务所资深顾问黄江东,曾在证券监管系统担任处长。他介绍称,市值管理一词最初是作为国有上市公司的考核评价指标提出的。

2005年9月,国资委在《关于在上市公司股权分置改革中国有股股权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里指出,要将市值纳入国资控股公司的考核体系;2014年5月,国务院发布的《关于进一步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发展多层次股票市场,提高上市公司质量,应当鼓励上市公司建立市值管理制度,正式在国家政策层面肯定了市值管理的重要地位。

但市值管理并非规范的法律概念,也未形成统一定义。

黄江东称,一般认为,市值管理是以促使上市公司市值稳定增长为目标,通过顶层战略设计、经营管理改善以及适当的资本运作、有效的投资者关系管理等方式,实现股价与企业内在价值的相生互动并实现公司价值最大化的一种战略管理行为。可见,市值管理实际包括产业经营和资本经营两个方面。

若用公式来表示,即市值=利润×市盈率。利润反映产业经营的成果,这就要立足产业、聚焦主业、加强管理,市盈率代表了公司的估值水平,这跟公司的所在行业、治理结构、管理水平、创新能力等产业经营密切相关,也与并购重组、融资操作、投资者关系管理等资本运作密不可分。

但“伪市值管理”用了另外一个公式:市值=股数×股价。

“股数在一定期间是相对不变的,那要做大市值就只有提高股价这条路了,怎么提高?最立竿见影的办法就是用资金推动。按此逻辑,市值管理就变成了股价管理,进而滑入操纵市场的泥潭。”黄江东称。

全球第二

中国民间“吹哨”资本市场违法违规的力量正在快速崛起。“操盘翻车案”后,5月31日,一名为杨震的人士在网路上公开向中国证监会举报另外一起重大案件。

网络公开举报外,还有单独提交给监管部门的秘密举报。4月2日,中国证监会公告称,基于证券法中规定的举报奖励制度,拟对5起案件线索的举报人给予奖励。

除了在国内的“吹哨”,还有向国外监管部门的“吹哨”。美国证监会2021财年“吹哨人”年报数据显示,该年度来自中国大陆地区的“吹哨”为152起。

其中有多少“吹哨”有核心“实锤”、拿到了“吹哨人”奖励,目前未知。但可以看到的是,这个数据在过去几年快速增长,中国先后超越了德国、法国等。

2019年,美国证监会收到的中国大陆地区“吹哨”数量为32起,2020年翻了一倍,变为67起,2021年再次翻了一倍多。

如今,152起的年度数量,已让中国大陆地区成为仅次于加拿大的国际“吹哨”力量。

更多的“吹哨”发生在美国本土。2021财年,美国证监会收到的“吹哨”数量同比增长76%,至1.22万起。国际和本土力量积极“吹哨”的背后,是美国资本市场高额的“吹哨人”奖励,其奖金额度直接与监管罚没挂勾:如果“吹哨”带来的行政处罚罚金超过100万美元,“吹哨人”可以获得最低10%、最高30%的罚金。

动员好民间“吹哨”力量,可为各国监管部门打击资本市场违法违规行为带去便利。不过,除了高额的奖励、完善的举报人保护机制等制度层面的保障,民间“吹哨”力量的充分发挥,可能也有待社会观念的转变。

高质量的“吹哨”,通常是内部知情人士举报。2020年10月,美国证监会曾披露,一名最终获奖1.14亿美元(约8亿人民币)的“吹哨人”,因为“吹哨”,在“私人感情以及工作上遭受了痛苦(hardship)”。

类似的现象,在当代各个国家可能都存在:即使被举报的上司或者同事确实违法违规,但举报人仍可能遭到同事的疏远或者排挤,引发“叛徒感”情绪。

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认为,这其中可能藏着人类的共同弱点:一个人有是非观念,但有的时候可能更希望身边的人对自己忠诚,法律正义与江湖义气有的时候是一致的,有的时候是矛盾的,选择“大义”还是“小义”,不同人的答案可能不同。

编辑:严晖 主编:夏申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1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113706 [article_id] => 113708 [source] => 华夏时报 [allow_comment] => 1 [show_column] => 0 [editor] => [{"editor_nickname":"严晖","update_time":1640934095},{"editor_nickname":"严晖","update_time":1640934235},{"editor_nickname":"超级管理员","update_time":1640968785}]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1640934095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113706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