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证券正文

3000万投资8年后报价1.66亿,上银基金二股东离场,上海银行会否接盘“全揽股权”?

作者:宋婕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12-11 10:20:02

摘要:上银基金发展多年,固收产品的规模占公司总规模的95%以上,但从公司对基金经理的排兵布阵和基金产品的发行数量来看,对管理费更高的权益基金虎视眈眈。大股东上海银行保留着此次股权转让的优先购买权,这或将影响上银基金未来的发展。

3000万投资8年后报价1.66亿,上银基金二股东离场,上海银行会否接盘“全揽股权”?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宋婕 陈锋 北京报道

近日,根据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消息,上银基金第二大股东中国机械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国机集团”)拟将10%股权挂牌转让。

根据转让信息,上银基金在今年前10个月实现了2.5亿元的营收和1.6亿元的利润。

上银基金发展多年,固收产品的规模占公司总规模的95%以上,但从公司对基金经理的排兵布阵和基金产品的发行数量来看,对管理费更高的权益基金虎视眈眈。大股东上海银行保留着此次股权转让的优先购买权,这或将影响上银基金未来的发展。

二股东落袋为安

转让信息显示,上银基金成立于2013年8月30日,注册资本为3亿元,上海银行持有其90%股权,国机集团持有剩下的10%。

根据法律规定,基金管理公司的注册资本金必须为实缴。以此计算,国机集团当初投入了3000万元。

另据转让信息,国机集团2020年从上银基金获得了500万元的利润分配。

资产评估报告显示,以2020年12月31日为评估基准日,上银基金净资产为8.43亿元,评估价值达17.13亿元,10%股权的评估值约为1.66亿元。也就是说,国机集团股权转让完成后将真正实现落袋为安。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上银基金今年10月底的管理规模比去年末增加了55亿元,且增加了1.1亿元的收入和4000万元的利润。

《华夏时报》记者致电此次转让的管理人,对方仅称这是国机集团的决定,没有透露转让原因。

值得注意的是,大股东上海银行未放弃优先购买权,如果通过这次交易将这10%股权收入囊中,上银基金将成为其全资子公司。

评估报告特别事项说明中,还提及上银基金的5起诉讼,涉及财富49号、财富50号和财富15号三个资管产品。前两只均是因劣后委托人未及时履行补仓业务,导致优先级委托人本金和利息未收回;财富15号则是因受市场波动影响,劣后级投资清零,劣后级要求公司赔偿。

5起仲裁预计共计提金额超过7900万元。评估报告称,由于诉讼事项尚未终审判决,未来仍存在很大不确定性,最终可能超出这一金额。

上银基金并未对此次股权转让进行信息披露,对《华夏时报》记者的相关疑问仅回应公司把投资者利益放在首位,相关信息以官方公告信息为准。

权益数量与规模差异大

截至今年三季末,上银基金管理总规模为894.35亿元,位列行业第51名。其中债券基金593.91亿元,股票基金3.98亿元,混合基金27.61亿元。从比例来看,权益基金仅占总规模的3%,固收产品一只独大。

虽然权益基金规模占比小,但数量并不少。上银基金目前发行了38只基金,包括两只股票型基金和12只混合基,从三季报的仓位来看,混合型基金中10只都是偏股型。总而言之,权益基金的数量为11只,固收产品为21只。

不仅数量上与规模不成正比,基金经理的数量上也是。上银基金旗下共有14名基金经理,除二人负责FOF外,其他12人固收和权益各占一半。

6人撑起了593亿的固收+,其余6人则苦苦支撑着30亿的权益规模。从排兵布阵能看出,上银基金对权益投资的野心。

而从业绩来看,债券型基金年内收益全部为正,相比之下,权益基金业绩参差不齐,收益最高的是中证500指数增强,实现了29%的收益率,上银核心成长回撤达10%。

没有明星基金经理,没有业绩突出的产品,这导致上银基金在募集权益产品时受挫。

“上银高质量优选9个月持有期”原定10月8日完成募集,但4次延长募集期,直到一个月后才募集到2.18亿元,擦线跨过2亿元的门槛。目前正在发行的“上银价值增长3个月持有期”,原定11月12日结束募集,至今已经延期3次。

在基金行业马太效应越来越明显的当下,上银基金的股权转让将在本月底尘埃落定,如果届时大股东上海银行凭借优先购买权成为公司的唯一股东,很难判断对于想在权益基金上想要一展拳脚的上银基金来说是好是坏。

一位银行系基金公司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相对于券商系基金,大股东是股份制银行的基金公司风格相对保守,大股东的压力会让基金公司在做决策时更加谨慎。

编辑:严晖 主编:夏申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1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113128 [article_id] => 113130 [source] => 华夏时报 [allow_comment] => 1 [show_column] => 0 [editor] => [{"editor_nickname":"严晖","update_time":1639154692},{"editor_nickname":"严晖","update_time":1639155067},{"editor_nickname":"严晖","update_time":1639155154},{"editor_nickname":"严晖","update_time":1639155294},{"editor_nickname":"严晖","update_time":1639155458},{"editor_nickname":"严晖","update_time":1639155648},{"editor_nickname":"严晖","update_time":1639155851},{"editor_nickname":"严晖","update_time":1639156038}]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1639154692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113128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