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金融正文

中国银行兰州分行获批终止营业 银行组织架构或渐趋扁平化

作者:冯樱子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12-01 15:46:40

摘要:11月30日,甘肃银保监局发布《关于同意中国银行兰州分行终止营业的批复》,该分行终止营业。

中国银行兰州分行获批终止营业 银行组织架构或渐趋扁平化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冯樱子 北京报道

11月30日,甘肃银保监局公告,同意中国银行兰州分行终止营业。

同时,甘肃银保监局要求,中国银行应按规定妥善处理好终止营业后的业务清理移交及其他相关事宜,做好对外公告和解释工作。应自本批复之日起10日内将中国银行兰州分行的《金融许可证》缴回,及时办理工商、税务变更等手续,并在完成相关手续后1个月内报告。

此次国有大行省会城市分行调整迅速引起广泛关注。业内猜测,该行兰州分行终止营业或为中国银行基于扁平管理的目的,调整内部机构设置。

兰州分行挂牌不到3年

11月30日,甘肃银保监局发布《关于同意中国银行兰州分行终止营业的批复》,该分行终止营业。

中国银行相关负责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兰州分行是甘肃省分行辖属机构,该行所有业务都在城区其它网点有序进行,终止营业不会对客户服务造成任何影响。甘肃省分行将一如既往地为广大客户提供优质金融服务。

按照中国银行的分支机构层级设置,中国银行甘肃省分行等省级分行为一级分行;中国银行兰州分行为省级分行在省内各市设立的二级分行。

实际上,中国银行兰州分行正式挂牌不到3年。

中国银行兰州分行原为“兰州市静宁路支行”,据甘肃银保监局官网,其于2019年1月3日,同意该行“兰州市静宁路支行”升格为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兰州分行,并同意王学军担任兰州分行行长;赵振杰担任兰州分行副行长;周芳担任兰州分行副行长。

中国银行兰州分行成立揭牌后,兰州市政府与中国银行兰州分行签署金融合作计划书。根据协议,双方将着重在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创新型产业发展、推动“三区一港”建设、基础设施建设、精准扶贫、帮助企业“走出去”等方面加强合作。

时任中国银行甘肃省分行党委书记、行长臧新军表示,中国银行甘肃省分行将进一步集中优势资源,持续加大支持力度,在提升金融服务质量和能力上实现更大突破。此时,中行甘肃省分行在甘肃共有营业机构125家。

2021年中国银行半年报显示,截至6月末,中行境内外机构共有11519家。其中,中国内地商业银行机构10450家,其中一级分行、直属分行38家,二级分行370家,基层分支机构10041家。

组织架构或将更加扁平化

在数字化浪潮下,商业银行网点裁并、更新较为常见,银行网点在区域选址、数字化经营方面呈现出多方面特点。

银保监会许可证信息查询系统显示,截至11月25日,今年以来商业银行机构共有2190家网点终止营业。另外,今年以来全国共有2390家商业银行网点设立。

但此次,中国银行兰州分行终止营业,属四大行省会城市分行调整,引起广泛关注。有业内人士称,该次终止营业或为中国银行基于扁平管理的目的,调整内部机构设置。

1998年,为了减少管理层级,解决机构重叠、低效运行问题,国务院要求国有商业银行省(区)分行与所在城市分行实施合并,一级分行内设营业部,经营管理所在城市业务。当时的改革对减少机构管理层级、促进机构整合、提高经营效率发挥了积极作用。

此后,随着我国经济快速发展,金融体制改革逐渐深入,经济金融形势发生了深刻变化,为了更好的促进省会城市业务发展,2018年前后,一些大型银行陆续将省分行营业部更名调整为省会城市分行。

自2017年9月,农业银行率先开启省会城市行更名风潮,陆续将营业部更名为城市分行。2018年,中国银行也曾提出,完善省会城市分行管理模式,明确省会城市分行发展策略,提高省会地区机构竞争力。

曾有银行业内人士提出:“体制的优化,机制的活化,能让懒人变勤人,让庸人变能人,让无用之人变成有用之人,最大限度地激发人的潜能,激发省会城市的发展活力。”

但设立省会城市分行也有弊端,在同一个城市有两套管理机构,管理机构层级多,管理成本也会更高。

对此,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董希淼认为,设不设省会城市分行各有利弊,在不同的历史时期,设立不同的机构能发挥不同的作用。即便是四大行,机构设置情况也不完全相同,步调不完全一致。

他提到,分设分行,对省会城市支持力度会更大,分行能够争取到的资源更多,管理方面也会更加精细;合并可以减少管理层级,让组织架构更加扁平化,降低成本,能够更快速的对市场和客户需求做出反应。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1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112801 [article_id] => 112803 [source] => 华夏时报 [allow_comment] => 1 [show_column] => 0 [editor] => [{"editor_nickname":"孟俊莲","update_time":1638338093},{"editor_nickname":"孟俊莲","update_time":1638344800}]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1638338093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112801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