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证券正文

马拉松式重组:中国中期13年5次梦断,国际期货上市之路还有多远?

作者:叶青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11-17 17:33:42

摘要:对于终止原因,公司方面表示,推进本次重组方案时间距离公司披露预案之日已超过6个月。这也折射出在重组相关方、监管批准、中介核查等工作的耗时之长。

马拉松式重组:中国中期13年5次梦断,国际期货上市之路还有多远?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叶青 北京报道

一场并购牵动着股民的心。今年年初中国中期(000996.SZ)披露与中国国际期货股份有限公司重组公告,引起投资者的关注,但是11月14日晚间,中国中期发布终止重大资产重组的公告,这意味长达10个月的资产重组再度陷入死循环。

而对于终止原因,公司方面表示,推进本次重组方案时间距离公司披露预案之日已超过6个月。这也折射出在重组相关方、监管批准、中介核查等工作的耗时之长。

中国中期11月15日“一”字跌停,收于7.7元/股。11月16日,该股股价创出7.42元/股近年来新低。截至11月17日,中国中期股价报收于7.54元/股,当日市值26.01亿元。中国中期融资融券信息显示,11月16日融资净偿还732.8万元;融资余额2.76亿元,创近一年新低,较前一日下降2.58%。

重组再度终止

自2008年以来,中国中期曾多次发起对国际期货的收购,不过始终未能成功。对于此次终止重组的原因,中国中期表示,主要是此次资产重组采取吸收合并的方式,方案复杂,环节较多。

回顾此轮重组,今年1月初,中国中期发布公告称,因筹划重大资产出售、吸收合并中国国际期货股份有限公司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事项,经向深圳证券交易所申请,中国中期股票自2021年1月14日开市起停牌。2021年1月27日,中国中期第八届董事会第三次会议审议通过 《关于审议〈公司重大资产出售、吸收合并中国国际期货股份有限公司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预案〉及其摘要的议案》等与本次重组相关的议案。与此同时,经向深圳证券交易所申请,中国中期股票于2021年1月28日上午开市起复牌。

据了解,此次重组内容中国中期拟向中期集团出售除中国中期持有国际期货的25.35%股份、北京中期时代基金销售有限公司100%股权及相关负债之外的全部资产和负债。同时,中国中期向国际期货除中国中期以外的所有股东发行A股股票作为吸收合并对价,对国际期货实施吸收合并。

不过,这次重组也很快迎来了监管问询。2月5日,公司收到了深圳证券交易所出具的《关于对中国中期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的重组问询函》。

5月6日,中国中期披露了《中国中期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关于深圳证券交易所之回复》、《中国中期重大资产出售、吸收合并中国国际期货股份有限公司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预案(修订稿)》及其摘要。3月1日、3月30日、5月7日、6月7日、7 月8日、8月10日、9月10日、10月11日,中国中期按照规定披露了本次重组的进展情况。

重组之际一则公告重击了股民的心,中国中期11月14日晚间公告称,公司此前拟筹划重大资产出售、吸收合并中国国际期货股份有限公司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事项。11月12日,公司召开第八届董事会临时会议、第八届监事会临时会议,审议通过《关于终止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的议案》,公司同意终止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并承诺自本公告披露之日起一个月内不再筹划重大资产重组。

对于本次终止筹划重大资产重组的原因,公告称,自筹划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以来,公司严格按照相关法律法规的要求,积极组织相关各方就本次重大资产重组方案涉及的问题进行反复沟通和审慎论证。鉴于本次资产重组采取吸收合并的方式,方案复杂,环节较多。

首先,本次吸收合并涉及吸并方上市公司、被吸并方期货公司、两家公司的控股股东以及期货公司小股东等相关各方,交易范围既包括上市公司的置出资产,也包括期货公司的整体资产,中介机构核查和调查的工作量较大,导致相关工作耗时较长。

其次,吸收合并构成重大资产重组,需经中国证监会等监管机构批准和核准,上市公司及中介机构需要开展的工作非常多,导致工作时间较长;近一年多来,中国资本市场涉及上市公司及期货行业的监管标准日趋完善,新推出的政策标准与法规也比较多,作为本次重组的上市公司、期货公司及其控股股东乃至小股东的相应工作较多较细,相应的中介机构核查及调查工作耗时较长。

由于上述原因,经协商认为,推进本次重组方案时间距离公司披露预案之日已超过6个月,为切实维护公司及全体股东利益,经审慎研究,公司决定终止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并承诺自本公告披露之日起一个月内不再筹划重大资产重组。

对于终止重组相关事宜,《华夏时报》记者致电中国中期董秘办,并按照公布的邮件信箱发送采访函,但邮件一直处于被退回状态,董秘办却始终表示邮件地址正确,可以正常接收,并不愿提供别的联系方式,截至发稿采访函的相关问题未能得到正面答复。

除了此次重组再次落空外,记者发现,中国中期三季报并不理想。前三季度,公司主营收入2873.45万元,同比下降6.14%;归母净利润323.79万元,同比下降54.84%;扣非净利润290.35万元,同比下降59.57%;其中2021年第三季度,公司单季度主营收入1281.95万元,同比下降1.87%;单季度归母净利润74.77万元,同比下降75.74%;单季度扣非净利润75.75万元,同比下降75.41%。

据2021年半年报显示,中国中期的主营业务为汽车服务业务、零售业务、基金业务,占营收比例分别为:99.89%、0.11%、0.01%。由于公司近几年在汽车服务行业没有增加投入,业务规模偏小,运营成本高,无法形成规模效应、联动效应,在市场竞争中处于劣势,报告期内继续受新冠疫情影响公司汽车销量整体下滑。

记者发现,近十年来,中国中期的主营业务盈利能力整体上呈现下滑趋势。2011年,其扣非净利润还有0.56亿元,2020年只有0.09亿元。这十年,公司实现的扣非净利润累计只有1.90亿元。

上海某私募基金杨经理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近年来中国中期的营收一直低于1亿元,这自然也引起深交所的关注。今年6月3日,深交所向中国中期发出年报问询函,要求中国中期就营收大幅下滑、现金流持续为负、高溢价收购基金公司收入支出大幅背离等7项问题情况进行说明。

据了解,深交所提出请中国中期就主营业务开展及可比同行公司情况说明营收大幅下滑原因;连续四个会计年度的营收低于1亿元是否仍具备持续经营能力;以及经营现金流连续4个会计年度为负的原因及合理性等,并由年审会计师进行核查发表意见。

此外,深交所还问询了中国中期高溢价收购基金公司后,基金业务成本收入不匹配原因;汽车精品业务收入毛利大幅增加的原因;前五大客户均为个人的业务内控情况;应收账款中高占比的股权转让款回款情况;经营是否存在流动性风险以及董秘长期缺失,公司信披质量如何保证等7项问题。

13年坎坷路

中国中期的并购重组之路,可谓一波三折。2008年,中国中期筹划重大资产重组,结果意外终止。2012年1月,中国中期再次筹划重组,拟向本公司控股股东中期集团有限公司定向增发购买期货资产。不过,半年后,公司发布公告宣布终止重组。

对此,中国中期表示,在有关金融、创业投资等特定行业的企业借壳上市规定出台前,现行借壳上市规定不适用,证监会暂不受理期货公司借壳上市的申请。

时间推至2014年年底,中国中期再次筹划资产重组事宜,此次重组的内容是向中国国际期货的7位股东发行股份来购买其所持有的国际期货80.24%股权。

与此同时,拟向特定投资者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作为股份购买的生效条件。不过,在经历长期停牌后,中国中期再次宣布终止并购。原因是,预案问题反馈期间正值2015年6月15日上证指数的快速深幅调整期,证券期货监管机构陆续出台了一系列有效措施应对中国证券期货市场的快速变化,致使本次重组预案涉及的期货市场监管环境、方式与规则,也都发生了较大变化。

2019年5月中国中期发布重大资产重组预案,拟向中期集团等7名交易对方非公开发行股份,购买中期集团等7名交易对方所持国际期货70.02%股权。但同年9月,中国中期又向证监会申请中止此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在2019年再次宣布终止并购后,2020年11月,中国中期又一次宣布重启重组。

2020年11月19日,中国中期发布公告,拟延长重大资产重组有效期至2021年5月27日。不想重组再起风云,中国中期很快又撤回了相关申请文件,并在2021年1月8日获证监会同意。

撤回申请材料后仅5天,即2021年1月14日,中国中期又宣告重启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并且发布停牌公告。然而,对于看好中国中期重组事宜的股民来说,经过10个月的等待,等来的又是一则终止并购重组的公告,这也难怪在中国中期的股吧中怨声一片。

11.JPG

甚至有股民提问,证监会2012年曾说过,符合条件的期货公司可以IPO,暂不受理借壳上市。政策尚未放开,贵公司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进行多次重组?贵公司的这种行为是否是忽悠式重组?

最新一次的终止重组,对于股民来说,又是一次打击。长久以来,在南华期货、瑞达期货未上市之前,中国中期一直是A股市场中著名的期货概念股。不过,由于股权方面相互间千丝万缕的联系,国际期货这块中期系优质资产装入上市公司的预期也由来已久。然而,重组路可谓命运多舛。从公开统计来看,自2008年起的13年间,中国中期和国际期货间的重组已经至少包括5次。

不过,本次中国中期重组终止与此前的市场背景已经大不相同。近年来,A股期货公司的队伍有望逐步壮大,瑞达期货、南华期货都已经登陆A股,更多的期货公司也在IPO之路上前行。本次终止重组之后,未来中国中期是否还会再次提出新的重组方案?记者会持续关注。

编辑:严晖 主编:夏申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1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112404 [article_id] => 112406 [source] => 华夏时报 [allow_comment] => 1 [show_column] => 0 [editor] => [{"editor_nickname":"严晖","update_time":1637140927},{"editor_nickname":"严晖","update_time":1637141127},{"editor_nickname":"严晖","update_time":1637141202}]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1637140927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112404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