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证券正文

独家!海伦哲“全武行”权斗内幕:原实控人成立托管组,中天泽秒宣非法并要求6亿赔偿,牵出收购或造假

作者:柳川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10-14 13:38:10

摘要:对于如此自相矛盾的公告,中天泽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天泽”)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这是在深交所监管组的审核指导下发出的,是为了保障双方说话的权力。

独家!海伦哲“全武行”权斗内幕:原实控人成立托管组,中天泽秒宣非法并要求6亿赔偿,牵出收购或造假

见习记者 柳川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陈锋 北京报道

“我们一定会在13日之前披露回复公告的,信披我们正在落实,这不是个问题。”在采访中,海伦哲(300201.SZ)原副董事长张秀伟如此对记者表示。

在13日23时半,《华夏时报》记者终于等到了海伦哲的4份公告更新。但记者发现在一份公告中,原实控人、原董事长丁剑平方称,公司2021 年 10 月 9 日成立临时监管小组;而在另一份临时董事会公告中,宣布临时监管小组非法的议案被全票通过。

对于如此自相矛盾的公告,中天泽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天泽”)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这是在深交所监管组的审核指导下发出的,是为了保障双方说话的权力。

临时监管小组被秒宣非法

自10月9日爆出武斗门之后,海伦哲的股权之争就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深交所也发出了问询函,问询公司能否正常运营。4天之后,事情出现了新进展。

10月13日晚间,海伦哲发布《海伦哲董事会临时会议决议公告》《关于公司股东涉及诉讼的公告》《关于公司涉及诉讼的进展公告》等四份公告。

在《关于公司股东涉及诉讼的公告》中,丁剑平方表示,公司于2021年10月9日成立临时监管小组,小组成员由公司党委、工会及经营层相关人员组成,组长张秀伟(公司原副董事长),主要成员有公司董事兼总经理马超、公司董事兼副总经理邓浩杰,以协调解决公司经营中存在的问题,稳定人心,保障公司正常经营运作。

而在《海伦哲董事会临时会议决议公告》中,临时监管小组随即被认定为非法。中天泽方在公告中称,2 02 1年 10月 9日 21时 ,公司第五届董事会以通讯方式召开了临时会议。在董事长金诗玮召集和主持下,全票通过了《关于临时监管小组不合法的议案》和《关于不同意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议案》。

在临时提案中,海伦哲股东MEI TUNG (CHINA) LIMITED提请股东大会改选公司管理层。拟推选张秀伟、尹亚平、马超、陈庆军、杨维利、邓浩杰为海伦哲第五届董事会人选;拟推选孙健、高爱好、乔吉海为海伦哲第五届董事会独立董事人选;拟推选郭晓峰、刘兵、姜珊珊 (职工监事)为海伦哲第五届监事会人选。

中天泽要求赔偿6亿

2020 年 4 月 12 日,中天泽与丁剑平和江苏省机电研究所有限公司签订 《合作协议》,约定各方开展合作事项,由中天泽受让海伦哲 5% 股份,并通过表决权委托的形式,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关于公司股东涉及诉讼的公告》中,公司披露了中天泽要求丁剑平和江苏省机电研究所有限公司赔偿6.38亿元的诉状。

在起诉书中,中天泽认为,因丁剑平和江苏省机电研究所有限公司未按照约定完全、真实披露上市公司的经营状况,违反了 《合作协议》第 6.1 条、第 6.2 条及第 10.1 条的约定,给原告造成严重损失,因此起诉要求赔偿违约金6.37亿元和律师费80万元。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当初海伦哲5%股权的转让款是2亿元,那么为什么会有6.38亿的赔偿呢?

中天泽公司人员对记者表示:“这是根据去年机电所、丁剑平和我们签订的《合作协议》,如果上市公司有未披露或披露不实的,给上市公司造成损失的,要给中天泽赔偿,给上市公司的损失,在2020年年报、2021年一季报、半年报里都有体现,这是我们的合法权益。”

记者发现,《合作协议》的6.2条显示,如果在丙方(中天泽)实际控制上市公司前的任何未披露事项导致上市资产减值或者承担相应的责任而遭受损失,甲方应当将上市公司未披露事项产生的或有负债或者潜在风险而遭受损失的等额款项支付给丙方,作为其未履行本协议 6.1 条约定义务的违约金。乙方作为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同意为甲方向丙方支付该违约金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中天泽工作人员进一步对记者表示:“这一年多以来,我们对海伦哲的经营管理投入了非常多的人力物力,海伦哲上市十年净利润率都只有6%点多,我们管理后2020年的净利润率是12%左右,接近翻倍。”

对于起诉书中所说的隐瞒公司的经营情况,中天泽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中天泽入主之后,在梳理海伦哲的财务状况过程中,发现其徐州本部的公司和上海的公司基本上能够运营,但是其在深圳的三家公司亏空比较大。2020年9月,江苏证监局收到了举报线索,江苏证监局就开始对海伦哲进行了双随机检查,同时要求海伦哲内部自查。在自查过程中,我们发现海伦哲在2016年收购深圳连硕的时候,就已经大比例虚构收入,虚构利润,深圳连硕账上的大部分应收账款,我们在向客户催款的时候,客户反映这些款项都是假的,其中一部分客户和海伦哲副董事长杨娅存在关联关系。2020年年报中,我们对深圳连硕公司的应收款进行了计提。”

10月13日下午,记者同样拨通丁剑平的电话,但面对记者的采访,丁剑平始终三缄其口,仅表示一切以信息披露为准。

编辑:严晖 主编:夏申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1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111425 [article_id] => 111427 [source] => 华夏时报 [allow_comment] => 1 [show_column] => 0 [editor] => [{"editor_nickname":"严晖","update_time":1634174953},{"editor_nickname":"严晖","update_time":1634179279}]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1634174953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111425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