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证券正文

大成智惠“大起大落”之谜:规模从几百万跳到上亿 帮忙资金介入防清盘?

作者:宋婕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10-12 18:57:03

摘要:大成智惠成立3年半的时间,基金的收益率只有14.23%,实在算不上优秀,突然获得1.5亿左右资金突然流入,非常引人注目。

大成智惠“大起大落”之谜:规模从几百万跳到上亿 帮忙资金介入防清盘?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宋婕 陈锋 北京报道

大成智惠规模近3年一路下降的走势,在去年四季度戛然而止,此后三个季度大起大落,规模在几百万元清盘线下和上亿元之间反复横跳。

细看发现,去年底1.5亿的资金全部来自于机构客户,最多的一家机构占比38.57%。蹊跷的是,今年一季度末,三名机构投资者赎回近亿元,基金规模骤降至470万;又过去三个月之后,中报披露了更详细的信息,机构已全部撤离,但仰仗两名散户1.3亿元的申购,规模再次提高30倍,回到亿元线上。

在决定基金生死最重要的业绩方面,大成智惠虽然也有涨跌,但总体而言业绩不佳,累计回报只有14.23%,今年来亏损超20%,在权益基金中排名垫底。

某基金经理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出现上述情况,很有可能是找了外部帮忙资金以防基金清盘,或涉嫌违规。

三个季度规模大起大落

大成智惠2017年3月21日成立,当时募集到2.71亿元的资金;到了当年6月底,三个月的封闭期才刚刚过去,规模直接减半,缩水成1.29亿元。那三个月的收益率并不低,超过5%,排在权益基金的前20%段位。

之后该基金的收益率有涨有跌,但仍然无法阻止其规模一路下降。2017年年末,大成智惠的资产净值终于跌破了5000万的清盘线。

按照其基金合同的约定,基金资产净值连续60个工作日低于5000万元,基金管理人应当向证监会报告并提出解决方案,如转换运作方式、与其他基金合并或者终止基金合同等,并召开持有人大会进行表决。

2018年起,大成智惠每年都出现了上述情形,定期报告中称已拟定相关应对方案上报证监会,但并未披露应对方案的内容,也并未召开持有人大会。

直到去年9月底,基金规模降至870万元。但奇怪的是,三个月之后,基金在去年底的规模骤增19倍,升至1.76亿元。

从持有人结构来看,去年中报披露基金的持有人全部为个人,到了去年底,个人持有份额稍有减少,机构持有1.38亿份,比重达到96.43%。

大成智惠成立3年半的时间,基金的收益率只有14.23%,实在算不上优秀,突然获得1.5亿左右资金突然流入,非常引人注目。但因为其未披露前十名持有人名单,无法获悉是哪些机构进行了申购。值得注意的是,去年12月3日,有一家机构持有大成智惠的份额达到5500万份,占比达到38.57%。

今年一季度,该基金规模又暴降97.29%,只剩下470万元。期间,持有基金份额占比超20%的三名机构投资者赎回近9000万份额。也就是说,近亿元资金在其中放了3个月左右的时间就流出,仅管理费和赎回费就超过80万。

6月底,大成智惠的规模再次提高30倍,回到亿元线上,为1.50亿元。这次的持有人全部变成了个人投资者,单一持有人份额占比达到史无前例的86.86%。其中二人均是在4月7日申购了6100万份额,占比均为43.08%,合计约1.3亿元的规模,超过基金总体增量。

帮忙资金防清盘?

大成智惠成立之初的基金经理是夏高,今年4月变更为苏秉毅。夏高目前管理着6只基金,共计36亿元;苏秉毅管理着7只基金,共计20亿元。二人从业多年,均是从管理被动型基金起步,至今管理的产品中仍不乏场内基金和指数基金。

对于大成智惠规模大起大落的原因,《华夏时报》记者将采访函发送至大成基金,但截至发稿未获其回复。

北京一位基金经理对记者分析,基金产品的资产净值季度变化很大,乌龙操作的可能性很小,如果是因机构赎回所致,可能是机构客户出于对季度考核的考虑。但如果基金业绩一般,规模连续出现起起伏伏的情况,流入、流出资金规模又在1亿元左右的话,很可能是帮忙资金,目的就是为了不让基金清盘。至于帮忙资金因申购、赎回产生的费用谁来支付,他表示“另有安排”。

按照证券投资基金法的规定,公开披露基金信息,不得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

上海久诚律师事务所主任许峰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如果基金主动寻找外部资金帮忙提高规模,将涉嫌构成信披违规。基金管理人应该如实向持有人披露信息,不应遗漏或故意回避。为了不清盘主动联系外部资金提高规模,即使申购、赎回产生的费用由帮忙资金支付,也有明显的操纵嫌疑。

三季报披露在即,本报将持续关注该基金的规模变化。


责任编辑:麻晓超 主编:夏申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1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111375 [article_id] => 111377 [source] => 华夏时报 [allow_comment] => 1 [show_column] => 0 [editor] => [{"editor_nickname":"麻晓超","update_time":1634029664},{"editor_nickname":"麻晓超","update_time":1634029803}]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1634029664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111375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