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证券正文

白马医药股出现浮亏 高瓴资本疑似被套格力至少40亿

作者:宋婕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08-27 08:14:32

摘要:高瓴资本一向对医药股青睐有加,在A股入股了多家相关公司。

白马医药股出现浮亏 高瓴资本疑似被套格力至少40亿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宋婕 陈锋 北京报道

作为亚洲最大的私募基金,高瓴资本的每一次调仓都是市场瞩目,众基金纷纷跟投,抄作业的散户立刻小跑进场,处于“抄作业”链条的顶端。

然而,随着近期机构抱团的白马股阴跌不止,高瓴也很受伤。在自留地医药行业,如果高瓴至今仍未卖出恒瑞医药、爱尔眼科、健帆生物等股票,浮亏在10亿元左右。而当初轰轰烈烈参与的格力混改,随着格力电器股价多日下挫至历史最低价,高瓴疑似已经被套,浮亏至少在40亿。

恒瑞医药浮亏9亿

8月26日晚,创业板白马股爱尔眼科(300015.SZ)发布中报,高瓴资本二季度持仓比例仅下降0.02%,仍然是其第六大股东。这对于三季度以来股价跌超30%,市值蒸发上千亿的爱尔眼科来说,无疑是一颗定心丸。然而,如果高瓴至今仍然持有爱尔眼科的股份,二季度的浮盈已经基本耗尽。

高瓴资本一向对医药股青睐有加,在A股入股了多家相关公司。几年前就是另一只著名大白马恒瑞医药(600276.SH)的十大股东之一,在2020年由于恒瑞股价的大爆发就开始逐步获利兑现,赚得可谓是盆满钵满。

今年二季度,高瓴又通过二级市场重新买入恒瑞4000多万股,成为其第十大股东,持仓市值约27亿。然而,恒瑞医药的股价在年初到达历史高点后一路下跌,至今跌幅已经超过50%,市值蒸发近3000亿,在资本市场遭遇滑铁卢。

恒瑞自2000年上市以来,走势极其稳健,跑出了百倍长牛行情,而且回撤非常小,历来是最抗跌的大蓝筹之一。今年这么大的跌幅,在恒瑞的历史上从未出现过。

跌跌不休的股价吓退了不少基金,二季度基金持仓比一季度减少了2.23%,近百亿的市值。其中“医药女神”葛兰和广发的明星基金经理刘格菘将其清仓。此时,25万散户和已经落袋为安4年的高瓴资本在此时逆势进入。恒瑞医药三季度股价继续下跌36%,粗略估算,若高瓴仍未卖出,浮亏超过9亿元。

在健帆生物(300529.SZ)前十大流通股名单中,高瓴资本境外的瑞银账户UBSAG(瑞银)从2020年二季度起位列其中,持有1322万股。去年四季度和今年一季度分别减持30万股,二季度继续减持378万股,这已经是公司股票被高瓴第四次减持,目前还剩880万股。

健帆生物的股价自5月下旬开启漫长的阴跌,甚至跌出去年以来的最低价。若高瓴目前仍然持有这880万股股份,已经被套其中。

高瓴疑似被套格力

高瓴对A股的布局,最轰动的一次当属去年2月参与格力电器(000651.SZ)的混改,以每股46.17元的价格完成15%股权的过户,转让总价款为416亿元,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这一价格是高瓴当时参加投标的市场价,和二级市场普通投资者一样,没有任何的折扣,因此成为众多散户“抄作业”的样本。

格力今年4月起股价连续阴跌,终于在8月23日跌出2019年来的最低点42.78元。相较去年1月10日出现的股价最高点70.56元,已经缩水约39%。这一股价高点的出现与高瓴确定参与混改有关。

如今一年半过去,高瓴对格力的投资账面浮亏3.68%,大概15亿元。高瓴入股格力时,曾承诺积极行使股东投票权,尽力促使上市公司每年净利润分红比例不低于50%。

2020年,格力电器在继续延续其大方分红传统的基础上,进一步提高分红额,进行现金分红每10股40元,包括去年半年度分红每10股10元,和今年4月披露年报后每10股派发现金股利30元,共计派发现金174.99亿元。

慷慨分红中,获益最大的是大股东高瓴资本,从中分得26亿元。也就是说,目前高瓴从对格力的投资中获利了11亿元,2%的收益率,聊胜于无。

高瓴的总投资额中一半是自有资金,另一半是银行贷款。这笔贷款是高瓴从7家银行处借得,期限至少5年。作为担保,高瓴将其持有格力的全部股份向银行进行了清仓式质押。

公开信息中无法获知高瓴的贷款利率,即便以央行制定的5年期基准利率4.75%计算,仅利息支出至少50亿元。以格力目前的股价来看,已经跌破高瓴持股成本线,意味着高瓴可能已经被套至少40亿元。

某大型券商分析师王宇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机构资本实力雄厚,有更多止亏手段,散户不能随便“抄作业”。


责任编辑:麻晓超 主编:夏申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1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110234 [article_id] => 110236 [source] => 华夏时报 [allow_comment] => 1 [show_column] => 0 [editor] => [{"editor_nickname":"麻晓超","update_time":1629985805},{"editor_nickname":"麻晓超","update_time":1629985818},{"editor_nickname":"麻晓超","update_time":1629985964}]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1629985805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110234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