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证券正文

宁德时代巨额定增能否成行留悬念:投资股权+众多LP身份,“撞线”融资监管要求

作者:柳川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08-26 19:41:57

摘要:“这或将成为宁德时代582亿元定增的绊脚石。”一位资深PE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宁德时代的“炒股”操作,使其名义上的产业投资,变得和财务投资难以区分,并且难以保证未来不再发生类似永福股份的“炒股”操作。而监管层又对再融资企业的财务投资做出了严格的规定。

宁德时代巨额定增能否成行留悬念:投资股权+众多LP身份,“撞线”融资监管要求

见习记者 柳川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陈锋 北京报道

近日,宁德时代(300750.SZ)公告称拟定增 582 亿元,其中419亿元投向新能源,主要与锂电池领域相关,93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华夏时报》记者发现,自公司去年宣布拿出不超过190亿元自有资金,投资产业链上下游上市公司的证券后,宁德时代在二级市场进行了大量的操作,其中以永福股份最为引人注目,从入股到减持只用8个月,宁德时代一波炒股操作最高时浮盈近8倍。

“这或将成为宁德时代582亿元定增的绊脚石。”一位资深PE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宁德时代的“炒股”操作,使其名义上的产业投资,变得和财务投资难以区分,并且难以保证未来不再发生类似永福股份的“炒股”操作。而监管层又对再融资企业的财务投资做出了严格的规定。

产业投资变炒股票

2020年8月12日,宁德时代发布公告称,拟围绕主业,以证券投资方式对境内外产业链上下游优质上市企业进行投资,投资总额不超过 2019 年末经审计净资产的 50%, 即不超过190.67 亿元,有效期一年。

《华夏时报》记者发现,在实际操作中,宁德时代却将产业投资做成了“炒股”的财务投资。

2020年12月8日,永福股份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博宏投资、恒诚投资、博发投资当日与宁德时代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将其所持有的1456.79万股股份,占公司股份总数的 7.9998%,协议转让给宁德时代,转让价格为14.52元/股,相应的金额2.12亿元。

随后,2020年12月29日,永福股份发布董事变更公告,宁德时代提名的梁成都,接替原董事黄肇敏,出任公司董事。

之后,永福股份便成了宁德时代概念股。股价一路走高,最高到达126元/股,涨幅近8倍。市场憧憬,和宁德时代绑定,永福股份未来将有源源不断的订单和业绩。

但2021年8月13日,永福股份公告称,宁德时代将减持546.31万股,减持原因为自身资金需求。同时,8月24日,永福股份公告称,梁成都将辞去董事职位。

仅过了8个月,宁德时代对永福股份的产业投资就“变味”了,变成了利用自身在资本市场造概念的能力炒股。

除了永福股份外,宁德时代还在一、二级市场大把撒钱。

2020年9月15日,先导智能公布定增案,募资金额不超过25亿元(确定金额为24.87亿元),宁德时代全额认购。当日收盘,先导智能股价为26.88元/股,之后其股价最高攀升至84.05元/股。

当地时间2020年9月14日,加拿大多伦多V板上市的NeoLithium宣布,宁德时代将投资约858万加元(约合人民币4400万元)认购其股份。

2021年1月8日,宁德时代通过福建闽东时代乡村投资发展合伙企业斥资1亿元参与星云股份的定增,认购价格为32.3元/股。

5月21日晚间,北汽蓝谷发布定增报告书,募集的55亿元中,宁德时代获配金额3亿元。

今年7月,寒武纪的子公司增资扩股,增加注册资本1.7亿元,宁德时代全资子公司问鼎资本是增资方之一。

此外,宁德时代还大手笔认购多家基金的LP份额。2021年2月10日,5.48亿元认购福建时代闽东新能源产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LP份额; 4月16日,10亿元认购宜宾晨道新能源产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 (有限合伙) LP份额;5月26日,3亿元认购博裕四期(厦门)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LP份额;6月28日,1亿元认购山东绿色发展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等等。

财务投资或成再融资绊脚石

2020年2月,证监会发布《发行监管问答—关于引导规范上市公司融资行为的监管要求(修订版)》,明确上市公司申请再融资时,除金融类企业外,原则上最近一期末不得存在持有金额较大、期限较长的交易性金融资产和可供出售的金融资产、借予他人款项、委托理财等财务性投资的情形。

其中,财务性投资的类型包括不限于:类金融;投资产业基金、并购基金;拆借资金;委托贷款;以超过集团持股比例向集团财务公司出资或增资;购买收益波动大且风险较高的金融产品;非金融企业投资金融业务等。

在实际操作中,关于财务投资对定增的影响,知名投行人士王骥跃对记者表示:“这个规则是明确的。如果财务投资规模太大,会有融资必要性问题,从而成为发行障碍;如果规模不大,不会成为障碍,但6个月之内的财务投资会被要求从募集资金总额中扣除。”

运营资本足以支撑开支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事实上,目前宁德时代账上躺着746.87亿元现金,上半年光利息收入就高达10.7亿元。

宁德时代2021年半年报显示,截至上半年末,流动资产总计1329.97亿元,流动负债总计926.9亿元,其中合同负债107.59亿元。

扣除可以用产品抵债的合同负债之后,宁德时代的营运资本余额为510.66亿元。很明显,宁德时代通过上下游资金的占用足以满足自身的资本开支。

通过运营资本驱动公司发展,并不鲜见。A股市场上比较典型的是格力电器。格力电器IPO以来,累计融资圈钱50亿元左右,但是公司的总资产却从69亿元扩张到了目前的2800亿元。

据Wind数据统计,上市以来,宁德时代累计融资397亿元,其中股权融资(IPO+定增)252亿元,债券融资45亿元,间接融资100亿元。如果此次582亿元定增融资得以成行,宁德时代通过股权融资获得的资金将高达834亿元。

如此规模融资额,宁德时代历年的现金分红却相当吝啬。2018年至2020年,宁德时代的现金分红分别为3.11亿元、4.86亿元和5.59亿元,而同期净利润分别为33.87亿元、45.6亿元和55.83亿元,现金分红比例仅为9%、11%和10%。

对上述问题,8月26日,记者致电宁德时代证券部,但截至发稿未能接通电话。

编辑:严晖  主编:夏申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1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110222 [article_id] => 110224 [source] => 华夏时报 [allow_comment] => 1 [show_column] => 0 [editor] => [{"editor_nickname":"严晖","update_time":1629971546},{"editor_nickname":"严晖","update_time":1629977610}]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1629971546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110222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