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证券正文

券商“大考”冲击波:卷入债市漩涡海通证券降至BBB级,旗下期货公司频遭监管点名

作者:叶青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07-28 17:23:28

摘要:海通证券从去年的AA级被降至BBB级,那么,未来海通期货是否备受影响呢?

券商“大考”冲击波:卷入债市漩涡海通证券降至BBB级,旗下期货公司频遭监管点名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叶青 北京报道

近日,证监会公布2021年证券公司分类结果,103家券商中,共有15家被评为AA级,35家被评为A级,18家获评BBB级,16家获评BB级,5家获评B级,11家获评CCC级,CC级、C级、D级均有1家。在D级方面,仅有网信证券这1家。

据记者了解,此次评级有升也有降,金元证券、首创证券连升4级,前者由CC升至BBB,后者由CCC升至A,华林证券、长城证券连升3级。而降级方面,降级最大的是国都证券和恒泰证券,连降4级,川财证券、大通证券、华融证券连降3级,海通证券则从去年的AA级被降至BBB级。那么,未来海通期货是否备受影响呢?

海通证券从AA级降至BBB级

据《证券公司分类监管规定》,证券公司分为A(AAA、AA、A)、B(BBB、BB、B)、C(CCC、CC、C)、D、E等5大类11个级别。A、B、C三大类中各级别公司均为正常经营公司,其类别、级别的划分仅反映公司在行业内业务活动与其风险管理能力及合规管理水平相适应的相对水平。D类、E类公司分别为潜在风险可能超过公司可承受范围及因发生重大风险被依法采取风险处置措施的公司。

证券公司分类监管规定去年曾迎来大修。2020年5月22日,证监会宣布就《关于修改<证券公司分类监管规定>的决定》公开征求意见,主要涉及12条规定,共修改18处。修改后的规定于去年7月10日实施。据了解,此次证券公司分类结果一出,自然引起市场投资者广泛关注。尤其是降级方面,2021年,26家降级的券商中,2家连降4级,3家连降3级,8家连降2级,13家降1级。其中,恒泰证券、国都证券连降4级,分别由去年的A级降至CCC级和BBB级降至CC级。

与此同时,连降3级的券商分别为大通证券、华融证券、川财证券。其中,大通证券和华融证券均由BBB级降至CCC级,川财证券由B级降至C级。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国金证券、海通证券、中泰证券均从去年AA级调出,但是中泰证券、国金证券都只是降至A级。

而海通证券却由去年最高的AA级,直接降至B类级别中的BBB级。那么,为何海通证券会有如此遭遇呢?据记者了解,自2020年年底至今年初,海通证券及其子公司频频遭遇监管处罚。其中,包括2020年11月18日,因涉嫌帮助永城煤电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永城煤电”)违规发债,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对海通证券及其相关子公司启动自律调查。

2021年1月8日,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自律处分决定书显示,海通证券作为相关债务融资工具的主承销商及银行间债券市场的交易参与者,存在以下违反银行间债券市场相关自律管理规则的行为:一是海通证券向下属子公司管理的相关资产管理计划下达交易指令,协助相关发行人在发行环节购买自己的债券,破坏了市场发行秩序;二是海通证券向下属子公司作为投资顾问或管理人的相关资产管理计划下达交易指令,协助相关发行人交易自己发行的债券,规避人民银行〔2015〕第9号公告相关规定。此外,海通证券还存在内控管理不到位的违规情形。

此外,2021年2月7日,海通证券作为山东新绿食品股份有限公司推荐挂牌主办券商,未勤勉尽责,对挂牌公司内控情况、股权情况等核查不充分,被证监会出具警示函。同日,海通证券还因两项业务遭到监管谈话。一是在履行上海中技桩业股份有限公司重组上市持续督导职责过程中,未按规定履行定期回访、现场检查等程序,未按规定对所利用的会计师工作进行审慎核查,走访客户的方式不合理且流于形式。

鉴于上述违规事件,2021年3月24日晚间,证监会对海通证券、海通资管及相关责任人员下发行政监管措施事先告知书。有业内人士表示,从去年年底开始,海通证券几乎隔一段时间就遭遇监管层处罚,其风控能力着实让投资者为之捏一把汗。

监管频频点名海通期货

针对行业自律管理,近日中国期货业协会会长洪磊表示,要配合期货法立法进程,推进协会自律管理体系改革。一方面,对会员实施差异化自律管理,对于自营商等观察会员主要以信用管理为主,通过信用机制将市场机构与监管自律的博弈转化为市场机构服务能力与市场需求发展博弈。对于为他人提供风险管理服务的普通会员,将建立以净资本风险敞口为核心风险指标的管理体系。

另一方面,提升行业现代化治理水平,不断激发行业创新发展活力,持续推动行业法治化建设,增强自律管理规则制度供给,让行业发展有规可循,有据可依,推进行业数字化、信息化转型,整合行业数据,挖掘数据价值,让数据真正为行业发展服务。全面提升协会内部治理和综合服务能力,完善优化自律服务平台,加强员工队伍建设,不断创新自律服务方式和手段。

可以看出未来期货行业严监管仍然是主基调。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至今,海通期货以及员工曾多次受到监管处罚。

2020年5月27日,央行网站公布的中国人民银行武汉分行行政处罚信息(武银罚字〔2020〕第2-3号)显示,海通期货股份有限公司华中分公司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被中国人民银行武汉分行处以罚款20万元。潘洪对上述行为负有责任,被处以罚款1万元。

2020年11月16日,证监会陕西监管局公布的《关于对海通期货股份有限公司西安营业部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陕证监措施字〔2020〕34号)显示,海通期货西安营业部合规风控岗、开户管理兼信息技术岗员工参与营销工作并领取营销业绩奖励。证监会陕西监管局决定对海通期货西安营业部采取责令改正的行政监管措施。

某期货公司高管李经理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近年来伴随着券商系期货公司快速扩张,其规模效应正在逐步体现。从2020年期货公司分类评价情况来看,获评AA级的19家期货公司为永安期货、中信期货、银河期货、国泰君安期货、海通期货、浙商期货、申银万国期货、南华期货、国投安信期货、华泰期货、鲁证期货、五矿经易期货、广发期货、东证期货、光大期货、方正中期期货、中粮期货、新湖期货和中信建投期货。

从AA级的19家期货公司来看,券商系期货公司几乎占据八成。从2020年营收情况来看,券商系期货公司整体也表现突出,呈现出净利大幅增长态势。据行业人士介绍,中信期货去年末客户权益超过600亿元,国泰君安期货客户权益超过500亿元,东证期货则在400亿元左右。华泰期货、海通期货和永安期货客户权益也都超过300亿元。这六家公司有五家是纯券商系公司,而永安期货也背靠财通证券。总体来看,券商系期货公司正在拉大领先身位。

期货公司呈现差异化

20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经历一季度市场剧烈波动后,企业避险需求上升,这使得期货市场客户保证金规模和成交量创历史新高。中国期货业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以单边计算,2020年,中国期货市场成交量和成交额分别为61.53亿手和437.53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55.29%和50.56%。

截至2020年年末,期货公司客户权益共计8247.24亿元,较2019年年末的5070.36亿元增长62.66%。以母公司口径计算,2020年全国149家期货公司未经审计净利润为86.03亿元,同比增长42.20%。“期货一哥”永安期货净利润为11.46亿元,连续两年超过10亿元,稳居行业“一哥”位置。

而中信期货位列第二,净利润为6.48亿元。净利润在1亿元至5亿元之间的公司有18家,包括混沌天成期货、国泰君安期货、银河期货、国信期货、国投安信期货、海通期货、中信建投期货、瑞达期货、广发期货、申银万国期货、华泰期货、招商期货、中粮期货、浙商期货、东证期货、光大期货、宏源期货、兴证期货。

从行业大发展背景下,中国的期货行业头部效应越来越明显。据了解,目前中信期货、国泰君安期货、东证期货、华泰期货、海通期货、永安期货在内的六家期货公司客户权益均突破300亿元。与此同时,南华期货、瑞达期货等公司利用自身特色,正在形成差异化竞争优势。

虽然2020年期货公司业绩表现亮眼,不过,与金融行业的券商相比,期货公司盈利能力还是存在很大差距。以中信证券为例,2020年中信证券实现营业收入543.83亿元,同比增长26.06%;净利润149.02亿元,同比增长21.86%。对比来看,永安期货营业收入相当于中信证券的46.83%,但净利润仅相当于中信证券的7.69%。

对此,中大期货公司副总经理景川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面对竞争,券商类期货公司需要扬长避短,发挥其金融资源与资金资源的优势,在金融综合方面发挥其重要节点的作用,使得券商与期货公司相互存量变增量,同时,在综合金融当中打造相互融合、密不可分的业务均衡,让期货工具贯穿到综合金融全过程。而期现以及场外做市商业务则精耕细作,循序渐进。

与此同时,相较于传统期货公司,景川表示,券商系期货公司有其金融期货的天然优势,传统通道业务中,券商服务的实体企业进行综合服务中,而期货业务中风险管理是其重要的一环,企业接受期货公司套期保值服务是必然趋势。不过,券商类期货公司通常在期现业务不具备优势,这也是这类期货公司的期现子公司出现风险的主要表现,而场外做市商业务同样也是券商系期货公司的风险点。

编辑:严晖 主编:夏申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1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109375 [article_id] => 109377 [source] => 华夏时报 [allow_comment] => 1 [show_column] => 0 [editor] => [{"editor_nickname":"严晖","update_time":1627387821},{"editor_nickname":"严晖","update_time":1627387885},{"editor_nickname":"严晖","update_time":1627388404},{"editor_nickname":"严晖","update_time":1627389140}]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1627387821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109375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