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金融正文

信保基金“联手”4家上海国企参与重组 安信信托或将易主上海砥安

作者:刘佳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07-21 18:25:39

摘要:时隔一年多,安信信托重组迎来了实质性进展。7月20日晚间,安信信托披露两则重大事项,分别为重大资产出售和公司控制权变动。

信保基金“联手”4家上海国企参与重组 安信信托或将易主上海砥安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刘佳 北京报道

时隔一年多,安信信托重组迎来了实质性进展。

7月20日晚间,安信信托(ST安信,600816.SH)披露两则重大事项,分别为重大资产出售和公司控制权变动。

在公告中,安信信托表示,鉴于上述重大事项仍存在重大不确定性,为保证公平信息披露,维护投资者利益,避免造成公司股价异常波动,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筹划重大事项停复牌业务指引》的规定,公司申请自2021年7月21日起继续停牌不超过3个交易日。

日前,因拟筹划重大资产出售及非公开发行股票,安信信托已于2021年7月19日、7月20日连续停牌。

业内人士表示,此次重组若最终完成,对安信信托意义重大。“但是该重组方案中同时涉及重大资产重组和实际控制人变更,尚需取得证券监管部门的批准。”

上海国企+信保基金“接盘”

据公告,安信信托表示经与有关方论证和协商,拟与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分行达成债务和解,公司将所持有部分资产的全部权利转移给中国银行上海市分行,用于抵偿公司对其到期未偿还债务,构成重大资产出售。

公告同时提及,安信信托拟向上海砥安公司(暂定名,以最终工商注册为准)非公开发行股票。本次非公开发行完成后,上海砥安将成为公司控股股东,涉及公司控制权变动。

记者注意到,上海砥安公司拟由上海电气(集团)总公司、上海国盛(集团)有限公司、上海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上海机场(集团)有限公司和中国信托业保障基金等机构联合发起设立。

据天眼查显示,参与重组的机构实力雄厚,且均为上海市国有企业。其中,上海电气(集团)总公司更是上海国资委100%控股的企业。

而中国信托业保障基金是由中国信托业协会联合13家信托公司共同出资设立,主要任务和目标是按照市场化原则,预防、化解和处置信托业风险,促进信托业持续健康发展,向信托公司提供流动性支持。

针对此次重组后的具体持股比例,公告中并未提及。

“如果重组事项在年内无法获得实质性进展,安信信托明年或面临退市的可能”。北京某头部券商人士对记者表示,“一旦退市将间接影响到公司业务的开展,投资人也将面临惨痛的代价,因此今年对安信信托至关重要。”

一季度净利润-7.27亿元

安信信托前身为鞍山信托,于1994年登陆A股市场,是上交所唯一一家上市的信托公司。

早在2016年和2017年之际,安信信托业务增长迅速,跻身信托业第二。后来,从 “行业黑马”到“踩雷高手”,安信信托仅仅用了一年的时间。

2018年,安信信托的项目频繁踩雷后导致巨亏,净亏损达到18.33亿,在全行业垫底;2019年,安信信托收入同比下滑79.1%仅有4.78亿,净亏损39.93亿,再次跌至谷底。

截至 2019 年年末,公司因提供保底承诺等原因引发诉讼 28 宗,涉诉本金人民币105.39 亿元。管理层针对二审未决的诉讼计提了预计负债9.91亿元。

由于2018年、2019年连续两个会计年度亏损,自2020年5月6日起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变更为“*ST安信”。

2020年,安信信托实现营业收入2.98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约67.38亿元,三年累计亏损高达120亿元。但按照2020年12月修订的“退市新规”,安信信托当年营收2.98亿元高于1亿元,侥幸避免了退市。

年报显示,截止2020年末,安信信托净资产仅剩8.9亿元,资产负债率91.97%,存续信托项目248个,受托管理信托资产规模1614亿元,存量保底承诺合计余额752亿元,其中涉诉50宗、涉诉本金185亿元。

“目前,公司正在采取各种措施与保底承诺函持有人达成和解,截至报告期末,已累计解除保底承诺函163.96亿元。未来将继续推动相关风险处置工作。” 安信信托在2020年年报中指出。

或许是受重组预期的影响,今年以来,ST安信的累计涨幅为74.48%。但基本面仍难言好转。数据显示,2021年第一季度安信信托营业总收入为5866.72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9.23%。

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27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9.29%。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1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109164 [article_id] => 109166 [source] => 华夏时报 [allow_comment] => 1 [show_column] => 0 [editor] => [{"editor_nickname":"冯樱子","update_time":1626855823},{"editor_nickname":"冯樱子","update_time":1626863139}]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1626855823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109164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