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证券正文

300亿“罗静案”炸雷逾两年:一审未判,个别涉案机构已兑付6成

作者:帅可聪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07-12 20:25:28

摘要:知悉案情进展的一家涉案金融机构有关负责人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目前“罗静案”仍在法院审理当中,年内有望作出一审刑事判决。

300亿“罗静案”炸雷逾两年:一审未判,个别涉案机构已兑付6成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帅可聪 陈锋 北京报道

涉资高达300亿元的“罗静案”案发已逾两年,如今怎么样了?

早在2020年8月,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下称“上海二中院”)曾发布消息称,罗静等人被指控通过虚构应收账款骗取融资款共计300余亿元,实际造成被害单位经济损失共计80余亿元,法院将择期公开审理此案。

近日,知悉案情进展的一家涉案金融机构有关负责人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目前“罗静案”仍在法院审理当中,年内有望作出一审刑事判决。

记者还调查了解到,在“罗静案”案发后,部分涉案金融机构曾推出不同的兑付方案,个别涉案金融机构目前已兑付6成。但也有个别涉案金融机构仍在等待刑事判决下达,希望厘清相关方责任后再推出兑付方案。

“商界木兰”罗静等待审判

“罗静案”成为资本市场焦点,始于两年前的一则上市公司公告。

2019年7月5日午间,博信股份(600083.SH)突然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罗静于6月20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

资料显示,罗静生于1971年,为中国香港籍,案发时,她不仅控制着博信股份这一家A股上市公司,同时还控制着港股上市公司承兴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和新加坡上市公司Camsing Health care Limited。她是国内商界女性领袖俱乐部木兰汇的成员,曾多次获得“商界木兰”称号。

在罗静被刑拘公告发布后,有关消息持续发酵。几天后(2019年7月8日),一家在美上市的知名财富管理公司率先披露,旗下基金在为罗静相关方提供供应链融资中踩雷,涉及资金规模约34亿元人民币。此后,陆续被证实踩雷的金融机构还包括湘财证券、云南信托等。

历经公安机关长达约一年的调查后,2020年8月20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发布消息称,已受理被告人罗静、罗岚合同诈骗、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被告人石勉乾、刘晓琴、梁志斌、冯国锋、王珺、赵遵记、刘华、刘豪合同诈骗一案。

上海二中院彼时透露,公诉机关指控,罗静、罗岚作为广东中诚实业控股有限公司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伙同石勉乾等其他8名被告人以虚构应收账款为名骗取被害单位融资款共计人民币300余亿元,实际造成被害单位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80余亿元。罗静、罗岚在骗取融资款过程中,向业务相对方行贿300余万港元,折合人民币200余万元。法院将择期公开开庭审理此案。

“今年年内应该会判。”近日,一家涉案金融机构的有关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如此表示。这家金融机构是“罗静案”中的一大受害者,出席了“罗静案”有关的庭审,了解案情进展。

个别涉案机构已兑付6成

“罗静案”的刑事判决不仅将关乎罗静等人的个人命运,同时也将影响部分涉案金融机构的后续兑付方案。

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在“罗静案”案发后,涉案的多家金融机构对于如何向投资者兑付有着不同的方案与态度。

湘财证券是“罗静案”的受害者之一,该公司旗下三只主动管理的金汇系列资管产品踩雷“罗静案”,涉及资金规模为5.569亿元。2019年8月前后,湘财证券曾推出一份“3322”兑付方案,即引入第三方机构接盘涉险资产后,在大约两年半的时间里分四次完成兑付,比例依次为30%、30%、20%、20%。在第四次兑付时还将补贴2%的债权转让收益,弥补投资者的利息收益。

彼时,湘财证券高管还曾承诺,“如果通过法律武器拿回的收益大于投资者所得的收益,将全部返还给投资者,归还投资者应得的收益”。

“湘财证券的已经兑付了两期,拿回了60%。”多位购买了湘财证券涉案资管产品的投资者近日向本报记者确认,目前湘财证券的“3322”兑付方案处于正常执行中,已经兑付6成本金。

而前述提及的踩雷34亿元的财富管理公司,则曾在2020年8月公布和解方案,通过授予一定数量的限制性股票与投资者和解。2021年3月,这家在美上市公司披露的2020年财报显示,该公司一次性计提“罗静案”有关和解费用18.3亿元人民币,其中包括授予限制性股票以达成和解计提的12亿元,以及向未选择获得限制性股票的投资者兑付约5.3亿元的其他和解方案。

另一家踩雷的机构云南信托则至今未推出兑付方案。此前,云南信托发行的总计约11亿元的云涌系列产品,因踩雷“罗静案”逾期。7月8日,三位投资者告诉本报记者,云涌系列产品至今没有任何回款,一直处于延期兑付状态。

就此,云南信托方面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解释称,目前公司仍在等待“罗静案”刑事判决下达,只有厘清各方责任后,才能通过民事手段向相应的担保方、融资方索赔,之后才能给投资者一个解决方案。

“在目前刑事和民事两个部分还没有走完的情况下,我们现在出这个赔偿方案,还不是一个合适的时机。” 云南信托人士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云南信托该人士还透露,在“罗静案”刑事判决下达后,仍将继续起诉某电商巨头进行民事索赔。此前,罗静用以融资的应收账款指向了这家电商巨头,但该电商巨头对此坚决否认。“这个不是它否认就能否认的,最后还要看证据链说话。”云南信托该人士表示。


责任编辑:麻晓超 主编:夏申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1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108833 [article_id] => 108835 [source] => 华夏时报 [allow_comment] => 1 [show_column] => 0 [editor] => [{"editor_nickname":"麻晓超","update_time":1625881710},{"editor_nickname":"麻晓超","update_time":1625881856},{"editor_nickname":"麻晓超","update_time":1626087975}]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1625881710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108833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