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金融正文

业绩仰仗辛巴 马兴田女儿入股的盛讯达 赌这一把输赢难料

作者:邹舟

来源:财经大V百佬汇

发布时间:2021-04-30 19:12:22

摘要:4月27日,盛讯达发布了2020年年度业绩报告,宣布上一财年营业收入为2.04亿元,其中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48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1986.86万元。

57.67亿,这还是52周高点时录得的总市值!尽管有着300518这样讨口彩的代码,但盛讯达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确实没有“我要发”的模样。

且慢,如果告诉你它的实控人出身神秘的普宁商圈;如果告诉你ST康美的老板马兴田的女儿在18岁之时就成了它的二股东;如果再告诉你,著名的快手一哥辛有志(辛巴)通过连串交易,已经成为公司营业收入的主要贡献者——那么,一切便不同了。

4月27日,盛讯达发布了2020年年度业绩报告,宣布上一财年营业收入为2.04亿元,其中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48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1986.86万元。截至4月29日收盘,盛讯达的股价已升至2021年以来的新高54.11元/股,较去年10月因“狮子王”加盟利好触发的56.45元期内高点,也只一步之遥。

辛巴团队是在2020年9月正式加入盛讯达的,辛巴本人进而出任盛讯云商的董事长。根据盛讯达年报,改头换面的盛讯云商只在2020年第四季度营业收入即达4653万元,净利润2879万元,贡献给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则为1468万元,占全体扣非净利润的73.9%。

对于盛讯达来说,辛巴团队可谓单骑救主。不过,纵观其上市5年来的轨迹,每当原有的主营业务陷入危机时,通过大手笔并购及其它手段切换赛道已成为某种“常规”。就像其总部所在的深圳大中华国际交易广场,没错,一切都是交易。

盛讯达业务每况愈下 牵手辛巴各取所需

根据盛讯达2020年半年报,盛讯达的主营业务包括:游戏业务、电信增值业务、租赁业务。2020年上半年,盛讯达实现利润总额7086.63万元,但只出售盛讯达科技大厦一项就取得资产处置收益6449.05万元,其中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951万元。而一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净利润:512万元。

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盛讯达游戏业务收入为6300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6.29%。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该板块的营业成本比上年同期劲升73.87%,导致毛利率大幅度下降。电信增值业务收入3563万元,毛利率亦只有1.97%,只能说聊胜于无。租赁业务收入592万元,营业成本却达到900万元,处于绝对的亏损状态。

游戏流水显然是盛讯达营收的重要来源。而在公司主要运营的5款游戏中,其中3款是2016年的游戏,距今已经5年;另外2款2018年发行的游戏,只占期内游戏业务收入比例的0.66%,且处于推广营销费用大于收入、入不敷出的状态。同时,盛讯达在报告中并没有透露还有几款游戏正在研发当中。

缺乏爆款,青黄不接,这就是盛讯达一度寄予厚望的游戏业务此刻的状况。用最小的代价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7个月前的那宗交易即是被迫之举,也算是主动突围。

盛讯达首先向辛有志控股的公司辛选控股转让了盛讯云商49%的股权,自己则持有另外51%的股权,使盛讯云商仍然是上市公司的控股子公司,其营收可以实现并表。而盛讯云商由辛有志担任董事长。

然后,盛讯达发布了一份股票激励计划。该计划显示,公司拟一次性授予限制性股票数量为840.06万股,占盛讯达股本总额的9%,授予价格为17.53元/股。受激励对象总人数为12人,均为盛讯云商任职的高级管理人员、核心业务人员、核心技术人员。股权激励的授予价格为17.53元/股,为股权激励计划前一个交易日的股票交易均价35.05元的50%。

根据股权激励计划,考核年度为2020-2022年三个会计年度,考核指标为盛讯云商的净利润。按照约定,盛讯云商三年的净利润分别不得低于2000万元、2.2亿元、2.6亿元。

微信图片_20210430185935.png

毫无疑问,盛讯达希望通过引入辛有志业务团队,进军直播电商市场,并利用辛有志团队在当下直播电商业务的流量优势和市场影响力,丰富上市公司的业务板块,进而较大幅度提高上市公司的整体盈利能力和市场影响。

按照上述这个安排,上市公司可以将盛讯云商的营业收入并表,辛选控股可以获取其直播带货净利润部分的49%,辛有志团队的成员可以获取上市公司的股价增值部分的收益,可谓各取所需。

然后好景不长,双方合作后不久,辛巴在当年12月就爆出了假燕窝事件。即将赴港上市的快手方面对自家平台一哥没有手软,将辛巴的个人账号封停60天,其公司以及关联主播的账号亦都被不同程度的封停。

微信图片_20210430190032.jpg

3月27日,辛巴高调复出,结果又惹风波。当时,人民网评对此事发表了言辞犀利的评论文章。在《为辛巴“封路”,谁给的权力?》一文中,人民日报指出,售假丑闻还未走远,高调复出争议尚在,辛巴再次用“封路”刷新公众底线,这一出出“连续剧”让人看得甚是称奇。

4月,辛巴团队的安若溪离开并与前东家对簿公堂。据安若溪爆料,辛巴拖欠主播工资。

屋漏偏逢连夜雨。4月19日,又有网友在社交平台上曝光了一则辛巴直播的视频片段,旋即引发热议。视频中,辛巴把老婆初瑞雪拉到镜头前面,说了一句“让大家看看你穿的是啥”,话音刚落,辛巴就直接踢了后者一脚,且力气不小。初瑞雪被踢后身子一颤,表情看着有些痛苦。之后辛巴又踹了老婆一脚,一连下来踹了5脚。整个过程中,辛巴一直拉着初瑞雪的胳膊,不让她走,初瑞雪也没有反抗,脸上带着无奈的微笑。(4月20日福建日报)

无论上述画面呈现是否具有“表演”性质,但不可否认——辛巴的麻烦,在业务层面来看就是业务经营的风险。投资人最怕的就是不确定性。如果辛巴在直播过程中不断出现问题,必将很大程度影响上市公司的形象及业绩。

高估值质疑下并购中联畅想

作为一家小市值上市公司,利用融资优势吃进外界看高一线的业务从而拉高自身估值,盛讯达已非首次。

盛讯达于2016年6月在深圳创业板上市,发行股票2,334.00万股,每股发行价22.22人民币,共募集资金金额5.19亿人民币。8个月后,该公司就迫不及待地抛出了《重大资产重组框架协议》,宣布要收购“中联畅想”100%股权。

成立于2012年的中联畅想,旗下业务涉及游戏发行和VR。其手游代表作包括《盗梦英雄》、《矮人与精灵》以及海外游戏《99》、《kunka》等,页游方面的主要产品则包括《奇迹来了》,《奇迹联盟》等;此外,中联畅想还拥有VR资产——“小明和他的黑科技(上海)有限公司”。据重组预案显示,2015和2016 年度中联畅想营业收入分别为1845.45 万元、4244.35万元,净利润分别为660.23 万元、2685.61万元。

2017年6月,盛讯达发布了交易预案,中联畅想作价11.7亿元人民币,全部采用发行新股的方式支付,发行新股的价格为122.03元/股,共计发行958.5万股新股,以收购中联畅想100%的股份。

2017年11月,随着资本市场环境的变化以及中联畅想2017年1-9月的实际经营情况与预期有所差异,盛讯达宣布交易方案进行重大调整。中联畅想的估值缩水27.4%至8.5亿元人民币,新股的发行价格随之下调为48.27元/股。为此,上市公司需要发行1761万股新股来完成收购事宜。2018年1月盛讯达向证监会提交了本次交易的申请材料。

由于证监会对于本次交易反复进行询问,迟迟没有批准交易,最终盛讯达以市场环境变化为由,宣布撤回交易申请,并对交易方案做出进一步的调整。这一切,发生在2018年6月。

仅仅一个月后,盛讯达发出新的收购方案。按照新方案,中联畅想整体作价再次下调至7.5亿元,盛讯达则以现金5.025亿元收购后者67%的股权。而相关股权交割在当月火速完成。

时至2019年10月,这场拖延了30个月的收购案终于有了定数。盛讯达以现金2.475亿元,收购中联畅想剩下的33%股权。至此,中联畅想成为盛讯达的全资子公司。

根据最终的交易方案,中联畅想承诺2018 年、2019 年、2020 年和 2021 年净利润将分别不低于6,000.00 万元、7,500.00 万元、9,375.00 万元及 11,250.00 万元。

2018年中联畅想实际盈利为6100万元,完成了业绩承诺。2019年实际盈利5309万元,没有能够完成业绩承诺。同时在2019年当年,盛讯达就为中联畅想计提商誉减值1.58亿元。

事实上,当初盛讯达收购中联畅想的时候,就面临高估值的质疑。收购预案披露了一个细节,截止2016年营业收入12月31日,中联畅想账面净资产值为3970万元,而中联畅想一款主要游戏2015年10月才上线,其2015和2016年盈利分别为660万元和2685万元。这样一个公司,在盛讯达公布重组方案的时候,评估价居然高达10.7亿,而双方第一次约定的估值更高达11.7亿。

深交所曾经下发《重组询问函》,要求盛迅达结合标的公司的经营情况以及标的公司各款游戏的流水、成本、分成比例、费用明细,说明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大幅增加的原因,并量化分析公司净利率较高且报告期内出现大幅上涨的原因,并说明标的资产预估大幅增值的合理性。正是在答复深交所问询函后,盛迅达才将交易价格下调到8.5亿元。

早期持股与被动减持

盛讯达的10大股东名单中,大股东是盛讯达的实际控制人陈湧锐,排名第二的股东是马嘉霖,持股1300万股,占盛讯达总股本的13.93%。

马嘉霖,潮汕普宁人,是典型的90后。2011年,她18岁,还是个在校学生的时候,就入股了盛讯达。马嘉霖很神秘,她“老逗”却很大牌,他就是曾经大名鼎鼎的中医药千亿市值白马股康美药业的掌门人——马兴田。

微信图片_20210430190230.jpg

2018年12月28日,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康美药业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2019年5月,证监会公布了康美药业的调查进展,表示已初步查明该公司此前披露的2016年至2018年财务报告存在重大问题,并证实了300亿元的财务造假金额。在通报中证监会表示,“康美药业有预谋、有组织,长期、系统实施财务欺诈行为,践踏法治,对市场和投资者毫无敬畏之心,严重破坏资本市场健康生态。至2022年4月30日午盘前,传言中可能被迫退市的*ST康美再度跌停至1.89元/股,而94.5亿元的总市值较高峰时已折损93.2%。

有意味的是,陈湧锐和马兴田分属老乡,都是潮汕普宁人氏。

一边,财务造假漩涡将康美药业拖向深渊,盛讯达与ST康美药业说不明道不清的关系引发种种猜测。另一边,作为盛讯达公司控股股东,陈湧锐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被动减持公司股份120.65万股,被动减持风险进一步扩大。

据盛讯达2021年3月2日披露公告显示,2021年1月19日至2021年3月2日期间,公司控股股东陈湧锐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被动减持公司股份,占公司总股本1.19%。其中,陈湧锐、陈湧鑫因触发违约条款遭遇强制平仓的股份分别为19.2万股、101.4万股,分别占公司总股本的0.1887%、0.9971%。

截至公告日,陈湧锐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质押公司4197.75万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比例的99.75%,占公司总股本的41.2594%。

盛讯达在公告中进一步提示风险,称“陈湧锐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股份后续存在被强制平仓导致被动减持的风险。陈湧锐及其一致行动人质押履约能力、追加担保能力存在不确定性。陈湧锐及其一致行动人正积极与质权人协商沟通,力求找到能合理解决相关问题的办法”。

事实上,这并不是陈湧锐第一次被动减持。早在2020年7月,陈涌锐及其一致行动人也被动减持了93万股。

2020年8月18日,盛讯达董事会换届,陈湧锐不再担任盛讯达公司的董事长,由陈湧锐的妹妹陈丹纯担任盛讯达董事会董事长。盛讯达并未对外说明陈湧锐不再担任董事长的原因。

微信图片_20210430190314.png
陈湧锐

除了不断的被动减持以外,据盛讯达2020年10月14日公告,陈湧锐所持股份有1174万股被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司法冻结,冻结股份占其持股比例为28.20%。起因是因为陈湧锐质押给华融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融证券”)的公司股份 4,485,800 股(占其所持股份 10.78%,占公司总股本 4.80%)产生债务纠纷。

也就在此后不久,辛巴浮出水面。不过得提示一句,因著名网红带货人张大奕声名鹊起的如涵,4月末已从纳斯达克退市,2.81亿美元的退市时市值,较高峰期蒸发了72%。

对了,那位被广泛关注的盛讯达第二大股东马嘉霖的股权,截至目前也已全部质押。(邹舟 财经大V百佬汇)

编辑:程阔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