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金融正文

恒宝股份与一卡易上演“夺章”或因刷脸支付,若公司系统瘫痪将导致49亿元储值资金无法使用

作者:傅碧霄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04-30 13:03:31

摘要:恒宝股份(002104.SZ)子公司一卡易“夺章”事件持续发酵。

恒宝股份与一卡易上演“夺章”或因刷脸支付,若公司系统瘫痪将导致49亿元储值资金无法使用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傅碧霄 北京报道

恒宝股份(002104.SZ)子公司一卡易“夺章”事件持续发酵。

恒宝股份称一卡易总经理夺取公章营业执照,并与恒宝股份人员发生暴力冲突,恒宝股份对一卡易已经失控。一卡易则称恒宝股份对其并未失控,而且恒宝股份以大股东的身份干涉公司发展,并在未签授权合同情况下,使用一卡易的刷脸设备,甚至绕开一卡易,直接向供应商采购刷脸设备。

双方各执一词,矛盾不断升级。这场“罗生门”的背后,真相扑朔迷离。

内斗因刷脸支付而起?

恒宝股份有限公司主要提供金融科技、物联网和数字安全及数字化服务,服务对象包括银行、通信、政府公共服务部门、防务、交通和制造等,其总部位于江苏省丹阳市。

深圳一卡易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9月,主要从事聚合支付系统、会员营销系统、以及刷脸支付设备的研发与销售,其总部位于深圳。2014年,一卡易在新三板挂牌。

2015年,一卡易获得恒宝股份1.53亿元战略投资。当时恒宝股份从一卡易原管理团队于挺进等人手中收购一卡易股份,成为一卡易控股股东。目前恒宝股份持有一卡易51.102%的股份。

目前于挺进担任一卡易总经理,并且是一卡易的二股东,持股16.0033%,于挺进之妻张宏博持股14.7413%。2021年3月9日,于挺进还与蒙重安、皮强、张宏博、陈先辉、符传畅、赖锷钒几位股东联合签署《一致行动协议》,协议各方合计持有股份45.4841%。

今年,大股东恒宝股份与一卡易原管理团队之间的矛盾逐渐暴露出来。

恒宝股份称,自2021年2月下旬起,恒宝股份对一卡易开始失控。原因是恒宝股份与一卡易其他股东于挺进等人因管理理念发生重大分歧。

至于双方具体在哪些方面存在分歧,《华夏时报》记者联系了恒宝股份进行采访,恒宝股份董秘办对记者表示,不便接受采访。

《华夏时报》记者向一卡易董秘陈妙铃了解到,双方矛盾主要因刷脸设备的使用采购而起。

陈妙铃称,2020年,恒宝股份使用一卡易子公司钱客多刷脸技术和设备,开展银联的银行卡检测中心人脸识别技术检测,并于11月通过认证,且没有和一卡易签署任何授权合同。

针对此事,一卡易希望和恒宝股份合作签署协议,但一直未签署,基于对控股股东的信任,一卡易在未签署合同的情况下提供了技术和设备。

然而认证通过后,恒宝股份获取一卡易刷脸设备成本清单和供应商名单,然后越过一卡易直接向一卡易供应商采购,被一卡易发现提出抗议并制止。

据了解,深圳钱客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卡易的全资子公司。钱客多成立于2016年9月,提供的产品有桌面型刷脸支付设备,会员营销软件、收银台广告等。

据陈妙铃透露,2021年1月,恒宝股份以成本价购买一卡易医保刷脸设备,由于严重违反了公允的关联交易准则,该合同尚未履行。

陈妙铃还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根据《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公司治理规则》第七十条:挂牌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应当采取切实措施保证公司资产独立、人员独立、财务独立、机构独立和业务独立,不得通过任何方式影响公司的独立性。

而恒宝股份一直利用其大股东身份对一卡易的运营进行干涉,一卡易财务由恒宝股份控制,人事也由恒宝股份控制,比如员工薪酬调整,人员招聘等,一些业务也需要恒宝股份审批。

2021年2月,一卡易员工加薪被拒,员工年终奖被拒发。2月25日,恒宝股份人事经理赵晶等人进入公司约谈一卡易研发人员,次月,半数被约谈人员离职。

董事长称在冲突中受伤

2021年3月31日,恒宝股份发布公告称,无法控制一卡易的财务和经营决策,无法正常行使股东权利并实质实施控制。

2月26日,于挺进违规从一卡易财务室拿走财务章和一卡易及其子公司的公章、合同章、营业执照等印鉴和证照,且拒不返还。于挺进还无故解聘恒宝股份派驻一卡易的财务经理李雪燕,于挺进等人擅自作废原一卡易子公司银行Ukey,改变应收款项的收款方式,致使恒宝股份对一卡易及其子公司的经营决策和财务失去控制。

此外,关于未发年终奖的原因,一卡易主办券商太平洋证券发布的公告给出了另一种说法。

一卡易董事长黄宏华称,多次要求于挺进及管理层提供年终奖的发放依据和数据支撑文件,但于挺进及管理层一直拒绝提供,导致年终奖不能按时发放。而且,于挺进等人还故意挑起员工与公司矛盾、煽动员工闹事和员工仲裁。

3月16日,黄宏华和工作人员正常进入公司工作,进入会议室后,于挺进带领众人单方面暴力推搡会议室门,意图将黄宏华等人锁在会议室,导致黄宏华等人受伤。

一卡易2020年半年报显示,黄宏华在恒宝股份分管产品事业中心。

4月26日,一卡易在公司总部所在地深圳召开“2021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会议”。会上,股东蒙重安向黄宏华提出质询:“恒宝股份公告认为已经对一卡易失去控制,是否可以认为一卡易目前的实际控制人是于挺进先生?”

对此,黄宏华回答:“这个由机构判断。”

失踪的网银Ukey

另一方面,一卡易则否认了恒宝股份的说法,给出了另一个版本的事件经过。

一卡易发布公告称其公章、营业执照并未丢失,由总经理保管,而网银Ukey被恒宝股份人员拿走。

2019年11月,恒宝股份财务经理刘春莲拿走一卡易及两家全资子公司的所有银行网银审核Ukey。2021年2月26日,刘春莲同已被辞退的一卡易财务人员李雪燕拿走一卡易所有网银制单Ukey。此后,一卡易所有网银Ukey及回单卡均不在公司。

因此,一卡易已不能正常收付资金,资金使用受限,员工工资、房租、服务器、代理商分润等款项被延期或拒绝支付。

一卡易不认可恒宝股份对其失去控制,称恒宝股份掌控一卡易网银制单Ukey及审核Ukey,控制货币资金超1亿元,占一卡易货币资金80%以上。目前一卡易董事长、法人代表、财务负责人仍为恒宝股份指定的黄宏华。所以,恒宝股份仍为一卡易控股股东,恒宝股份董事长、总裁钱京仍为一卡易实际控制人。

在地深圳召开的临时股东大会上,有股东质询:“请问现在公司网银UKey在哪里?”黄宏华表示拒绝回答。

为何不发年终奖?

至于年终奖与员工离职问题,一卡易称,2020年、2021年两年整体零加薪,被要求减员加薪。2020年年终奖未发放,已导致员工集体劳动仲裁和大面积离职。2021年2月2日年终奖数据已提交给恒宝股份,对方表示要进一步审核,时任一卡易财务经理的李雪燕表示“恒宝不审核,钱出不去”。

至于李雪燕被解聘的原因,陈妙铃称,是因为李雪燕窃取员工花名册,而员工信息对于一卡易公司来说属于保密信息。

对此,股东皮强在临时股东大会上质询:“为何李雪燕的桌面上发现了员工花名册,手书‘了解情况,挖人才’,恒宝股份打算挖一卡易的研发人员去哪里?恒宝股份为何擅自发布一卡易相关职位的招聘信息,作为公司的股东有这样干涉公司经营的权利吗?”黄宏华表示:“你这个问题质询对象应该不是我。”

4月23日,一卡易第三届董事会第七次会议在恒宝股份总部所在地江苏省丹阳市召开,会上决定免去总经理于挺进和董秘陈妙铃的职位,聘任来自恒宝股份的柯长珺和徐栋彬分别担任一卡易总经理和董秘。

而随后,一卡易官网发布公告对这一人事变动表示“审议未通过”,原因是根据2015年6月8日在股转系统公告的恒宝股份《收购报告书》中特别约定:“目标公司仍由原经营团队负责日常经营事务”。

一卡易的内斗引来了证监会的关注。

4月22日,一卡易收到中国证监会深圳监管局的关注函,关注函中指出,一卡易股东之间存在纠纷,董事会无法正常运作,年审机构已单方面解除审计业务,公司2020年年报可能无法按期披露。一卡易存在擅自通过公司官方网站、微信公众号发布未经主办券商审查的信息等问题。

因此,深圳监管局对一卡易提出积极与年审机构沟通推进年报审计和披露、合法经营公司、规范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等要求。

一卡易表示,对上述违规行为高度重视,将进一步加强对相关法律法规及制度的学习,并落实中国证监会深圳监管局下发的监管关注函的要求。

恒宝股份商誉减值

恒宝股份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时表示,一卡易近年来经营业绩持续下滑,同时近期发生失控实施,2020年一卡易相关资产组预计大幅减值。恒宝股份公告显示,预计2020年恒宝股份营业总收入为10.50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55.92万元,分别同比减少31.64%、98.20%。

此前,截至2019年末恒宝股份已对一卡易累计计提商誉减值1832.13 万元。

鉴于最近的事态,恒宝股份决议自2021年1月1日起,一卡易不再纳入恒宝股份合并报表范围。恒宝股份称,受此影响,预计公司2021年一季度业绩扭亏为盈,净利润为200万元-260万元。

不过,以上年同期来看,恒宝股份2020年一季度亏损1097.99万元,除去一卡易亏损的183.12万元,仍然亏损914.87万元。

一卡易净利润腰斩

至于一卡易的业绩状况,由于其2020年年报尚未披露,可通过2020年半年报一窥端倪。

2020年上半年,一卡易重点推进子公司钱客多的移动支付业务,而钱客多2020上半年亏损151.66万元。

不过,钱客多给一卡易带来了营业收入的增长。据半年报披露,由于大力扶持培育钱客多移动支付业务,2020年上半年,一卡易营业收入为2807.58万元,同比增长24.4%。

钱客多官网介绍,目前钱客多签约商家42万,服务门店79万,服务消费者2亿,日均金额达2.3亿元。

但由于业务结构变化,2020年上半年一卡易净利润大幅减少,为255.99万元,同比下降52.29%。

半年报显示,一卡易的网络版会员软件业务毛利率为58.98%,而电子支付设备毛利率则为-0.34%。所以,当毛利率高的软件产品销售收入占比减少,而电子智能刷脸支付产品收入增加,一卡易的净利润下降。

虽然电子支付设备目前的盈利能力较弱,但陈妙铃对记者表示,一卡易非常看好刷脸支付和刷脸应用的前景。2018年以来,以微信和支付宝为代表的刷脸支付技术迅速兴起,一卡易作为微信刷脸支付的头部设备供应商,已出3万余台,掌握了刷脸支付的一些核心技术和成熟稳定的供应链。2020年,一卡易通过了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审核的收单外包机构服务备案。随着商业银行推广刷脸支付、医保设备刷脸化,以及数字货币的推广,电子支付设备会有更广阔市场空间。

关于2020年全年业绩,陈妙铃表示,公司主要服务于中小微零售类、服务类实体商家,2020年全年受疫情影响很大,2020年下半年业绩有所改善。根据以往经验,下半年业绩为上半年的两倍左右,去年下半年也应是如此。

2020年5月,一卡易进入新三板创新层。陈妙铃称,一卡易原计划2021年大力推广刷脸设备,用2021年的数据进入精选层,目前看已无可能。

而且,一卡易今年预计无法按时披露年报,因而存在从创新层调整至基础层的风险。

近期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对一卡易的经营状况也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一卡易在官网发布消息称,因恒宝股份拒绝支付服务器等相关费用,对一卡易的系统运营已造成了极大的安全风险。

目前一卡易服务商户总数62.3万家,覆盖消费者2.46亿人。仅2020年,一卡易服务的商户消费总金额达469亿元,充值金额191亿元,移动支付金额达159亿元。如果公司系统瘫痪,将导致、消费者无法使用会员卡,导致49亿元储值资金无法使用。

客户及代理商对一卡易持续经营失去信心。截止4月15日,一卡易收到客户要求退款和赔偿11件,涉及金额1735.66万元,已经退款金额6589.41元。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