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创业之父”袁岳旗下企业闯关IPO陷质疑,两大供应商同属一人?

作者:叶青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04-15 15:17:00

摘要:此次IPO,零点有数聘请的保荐机构是中原证券,审计机构是天健所。

“创业之父”袁岳旗下企业闯关IPO陷质疑,两大供应商同属一人?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叶青 北京报道

4月16日,北京零点有数数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零点有数”)IPO申请将接受创业板上市委的审议。据悉,零点有数于2020年7月6日提交创业板上市申请,拟发行股票不超过1805.99万股,募集资金约2.98亿元,将用于“零点有数云评估”项目、“知识智谱”项目、“有数决策云脑”项目。

相对于零点有数,袁岳的名字可能更有知名度一些。他有着“青年创业之父”的称号,是零点有数的实控人。不过,记者发现,零点有数不仅曾因增持上海贯信留下1678.16万元的商誉,而且两大供应商曾出现同名同姓的高管。针对上述问题,记者发送采访函,但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回复。

袁岳与P2P“近距离接触”

据天眼查显示,零点有数成立于2012年2月13日,目前的注册资本5,417.98万元,主营业务融合互联网、大数据等新一代信息技术,为公共事务和商业领域的客户提供数据分析与决策支持服务。此次IPO,零点有数聘请的保荐机构是中原证券,审计机构是天健所。

据招股书显示,零点有数实控人为袁岳,合计控制81.43%的股权。业内人士表示,虽然公司建立了比较完善的公司治理结构,并得到有效运行,但并不能排除实际控制人利用其控制地位,对公司发展战略、生产经营、利润分配和人事安排等重大事项作出与公司及其他股东利益相违背的决策,产生实际控制人不当控制的风险。

据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其营业收入分别为3.49亿元、3.81亿元、3.78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3576.14万元、4053.98万元、5136.06万元。

从上述数据可以看出,报告期内,零点有数不仅面临营收增长较为缓慢的问题,而且相较于2019年营收,2020年同比甚至还有所下滑。

从收入构成来看,零点有数公共事务业务收入与商业业务收入基本相当;但在产品交付形式上,数据分析与决策支持服务以咨询报告形式交付为主,2017年至2019年的收入占比均在90%以上,而数据智能应用软件销售与服务业务则作为未来发展的核心业务之一,将成为新的盈利增长点。

除了2020年营收出现下滑外,记者还发现,零点有数的应收账款也在持续增加,2018年至2020年,报告期各期末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5,272.55万元、7,729.73万元和7,943.11万元。业内人士表示,如果未来出现部分应收账款不能按期回收或无法回收发生坏账的情况,将对公司经营业绩和现金流状况产生不利影响。

此外,据记者了解,2019年9月至2020年5月,零点有数先后3次增持上海贯信至持股51%。虽然实现对上海贯信的控股,但也给其留下1678.16万元的商誉。上海贯信主营业务为数据智能应用服务,在鞋服和时尚领域积累了较多知名客户,拥有较好的数据资源。不过,某券商人士表示,由于上海贯信业务领域较为单一。如果未来上海贯信经营状况不达预期,则存在商誉减值的风险,进而对其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与此同时,2019年8月,零点有数全资子公司北京远景以12.66万的价格收购上海聚零政50%股权,实现全资控股。值得关注的是,上海聚零政规模小业绩差。招股书显示,2019年末及2020年6月末,其总资产分别为24.91万元、24.32万元,但同期净亏损分别为4.95万元、0.58万元。零点有数表示,在实际运行中,上海聚零政业务拓展困难,未能达到预期的目标且出现经营亏损。

另外,据天眼查显示,袁岳共在59家公司任职,是117家公司的实控人。可以看出,袁岳的实力还是很雄厚的。不过,最引人关注的,还是他本人创办的一家创业管理服务机构飞马旅。据悉,飞马旅隶属于上海东方飞马企业服务有限公司,是中国首家创业项目专业管理支持机构,专注于创新服务业,下属有飞马旅创业支持机构、飞马创业基金、飞马投资基金联盟、飞马国际君子会。

在零点有数提交招股书的前一个月,2020年6月,袁岳将其持有的上海东方飞马企业服务有限公司5%的股权转让给杨振宇,并不再担任该公司的执行董事。虽然袁岳已经不再是飞马企业服务的实控人,但由于该公司结构复杂且关联公司较多,仍遭到了发审委重点关注。据企查查显示,目前袁岳仍直接和间接持有飞马企业服务的35%股权和表决权。

据宁波市北仑区人民法院的判决书显示,飞马旅投资P2P作为股东之后,2017年6月黄浦区互联网治理小组给车能贷发出整治通知之后,8月飞马旅就要求车能贷回购股权,并支付了部分款项,但法院的判决书显示,法院冻结了飞马旅账户。事实上,根据互联网整治的规定,股东是无法逃避必须的还款的,根据法院的判决书,截至案发,尚有797名投资者共6200余万元投资款未予兑付。

据招股书显示,2018年8月,干建君因涉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到宁波市仑分局大碶派出所投案后,案件侦查过程中,宁波市公安局北仓分局于2018年12月28日以甬公(经)冻财字[2018]50036号、50037号协助冻结财产通知书冻结了飞马旅投资账户中的部分存款227.24万元和上海伯藜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账户中的部分存款227.32万元(该等款项为干建君案发前支付的股权回购款),并于2020年1月3日进行了续冻(冻结期限为六个月)。2020年6月18日,宁波市北仑区人民法院出具执行裁定书[(2020)浙0206执611号之一],继续冻结上述款项,冻结期限一年。

飞马旅投资已于2020年10月19日向宁波市北仑区人民法院提交《执行异议申请书》,申请宁波市北仑区人民法院解除上述财产冻结,并返还飞马旅投资上述财产。据媒体公开报道,袁岳曾经在一个公开活动中给车能贷站台。

两大供应商同属一人?

事实上,除了上述问题外,近年来随着国内咨询行业发展,行业竞争也越来越激烈,产品和服务价格持续下降、毛利率下滑正困扰着整个行业。零点有数的毛利率则一直低于同行平均值。对此,零点有数给出的解释是,公司2018年、2019 年毛利率略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水平,主要为成本核算口径差异所致。如果综合考虑营业成本、销售费用中职工薪酬支出等因素,发行人与可比公司差异不大。

与此同时,记者翻阅招股书发现,零点有数2020年年度前五大供应商为“广州市时代共创企业管理有限公司 、广州市精诚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北京泰和汇智人力资源管理顾问有限公司、上海库润信息技术有限公公司、智慧足迹数据科技有限公司”,其中,广州市时代共创企业管理有限公司 、广州市精诚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最为引发外界关注。

据招股书显示,广州时代自2018年开始和零点有数合作,2018年至2020年一直是零点有数的前五大供应商之一。零点有数对广州时代的采购金额分别为564.40万元、1,328.47万元、1105.54万元。

招股书称,广州时代主营业务为市场调研、项目外包、业务外包、劳务派遣等,年营业额3亿元左右,业务范围覆盖全国主要城市,主要客户包括:经纬市场调研、广东精地规划、箭牌家居、百事可乐、白马广告等。广州时代与发行人及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存在任何关联关系。

天眼查显示,广州时代成立于2003年12月,注册资本200万元,陈水木持股100%。广州时代2015年3月18日前的股东为梁怡和罗英凯,执行董事也是罗英凯。这与广州精诚的现股东出现重名,且该公司的曾用名为“广州市精石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与广州精诚的商号相近。2015年3月18日之后,广州时代的股东变成了陈水木一人,在2018年8月17日,更名为广州时代。

与此同时,广州精诚成立于2014年2月,注册资本200万元,陶雁翎持股60%、黄燕虹持股20%、罗英凯持股20%,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陶雁翎。

广州精诚主营业务为市场调研、项目外包、劳务派遣、人才租赁等,年营业额3亿元左右。业务范围主要在全国一线城市,主要客户包括:益普索、捷孚凯市场研究集团、埃森哲、爱施德(002416.SZ)、 全家便利店、耐克等。招股书称,广州精诚自2016 年开始与发行人合作,与发行人及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存在任何关联关系。

广州精诚是零点有数2018年至2020年的前五大供应商之一。零点有数对广州精诚的采购额分别为2,129.30万元、874.42万元、352.12万元。正如招股书所示,广州精诚的年营业额在3亿元左右。

不过,此前,广州精诚2018年年报显示,当期营业总收入仅4,166.48万元,利润总额则为-1.51万元,社保缴纳人数为251人,企信网披露的2017年年报和2019年年报都没有公示各期的业绩,仅显示社保缴纳人数均为193人。此外,巧合的是广州市时代共创企业管理有限公司2015年3月18日前的执行董事为“罗英凯”,“广州市精诚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第二大股东巧合的也是“罗英凯”。

某券商分析师表示,上述两家供应商均为零点有数的第一、二大供应商,以上两大供应商中居然出现了同名同姓的人,这难道是巧合?中间是否有其它利益输送?记者会持续关注。


责任编辑:麻晓超 主编:夏申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