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孩子王”汪建国的资本局:负债率高于行业均值,银行存款10个亿,IPO为了啥?

作者:叶青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03-10 20:21:58

摘要:汪建国的创业史以五星电器最为知名,上世纪90年代,设立于南京的五星电器很快成为本土第四家家电连锁企业,在南京的地盘上与国美、苏宁展开争夺。

“孩子王”汪建国的资本局:负债率高于行业均值,银行存款10个亿,IPO为了啥?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叶青 北京报道

孩子王儿童用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孩子王”)日前更新了招股书以及问询回复意见稿。该公司此次申请在创业板上市,发行股票数量不超过约1.09亿股,拟募集资金约24.5亿元,计划用于全渠道零售终端等三大项目建设并补充5亿元流动资金。

天眼查显示,孩子王成立于2012年6月1日,属于零售业,主要从事母婴童商品零售及增值服务,包括通过线下直营门店和线上渠道向目标用户群体销售食品、衣物品、易耗品、耐用品等多个品类的产品,产品品种超过了1万种且以中高端品牌为主。

不过,记者翻阅招股书发现,虽然近年来营业收入有所增长,不过其主营业务毛利率下滑,应收账款和存货余额持续攀高等问题依然不可忽视。此外,记者发现,孩子王账上似乎有巨额资金可用,同时还存在购买大额理财以及维持高负债率的情况。针对上述质疑,《华夏时报》记者向孩子王发去了采访函,收到了部分问题的回复。

单店效益出现下滑

自设立以来,该公司立足于为准妈妈及0-14岁婴童提供一站式购物及成长服务。2016年12月9日,孩子王在新三板挂牌,挂牌首日市值突破140亿元。2018年,由于发展规划,公司从新三板退市,退市前公司市值约为167亿元。此后“沉寂”了800多天,孩子王最终未能经得住资本市场的诱惑,选择冲刺IPO。

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到2019年,孩子王的业绩持续增长,分别实现营业收入52.35亿元、66.71亿元、82.43亿元,实现净利润0.94亿元、2.76亿元、3.77亿元。目前孩子王的销售收入主要来自于线下门店的直接销售和扫码购,合计占比达94.8%。

此外,2020年1-6月,孩子王实现收入38.45亿元,归属净利润为1.66亿元。从往年数据看,2019年,公司实现营收82.42亿元,同比增长23.56%,较2018年27.42%的增速有所下降;2019年归属净利润为3.77亿元,同比增长36.76%,较2018年194.21%的增速大为下降。

从收入构成来看,孩子王的主营业务收入主要分为母婴商品销售收入、母婴服务收入、供应商服务收入和广告收入;其中,母婴商品销售是孩子王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在2017年至2020年1-6月的收入占比分别为94.58%、92.23%、89.91%、90.56%。

近年来虽然业绩快速成长,但孩子王的大门店经营模式不仅面临其单位面积的销售额小于爱婴室(603214.SH)的问题,而且其管理成本也较高。2019年孩子王的管理费用率比爱婴室高出0.8个百分店,其净利润率比爱婴室少2个百分点。

虽然孩子王已在全国19个省市开设自营门店,但其收入还是过于集中在华东地区。而且在孩子王快速扩张的同时,其单店收入却在减少,2016年孩子王单店的平均收入在0.35亿元/年左右,而根据2019年的数据,单店平均收入已下降到0.23亿元/年。

对此,孩子王在给《华夏时报》记者的回复中,并未直接针对单店平均收入下降的问题给予解释,而是称,我国母婴零售行业进入门槛较低,行业内企业数量众多,市场集中度不高,虽然公司已初步实现了以江苏为基础、由长江流域向华北、华南、西南等区域扩展的战略布局,但直营门店数量仍然相对较少,且主要集中在江苏、安徽和四川等地区,其他区域的布局相对分散,因此,为实现打造全国性母婴零售品牌的战略目标,公司必须进一步提升在其他国内重点省市的网点密度和市场辐射能力。

与此同时,记者翻阅招股书发现,报告期内,母婴商品的毛利率分别为27%、26%、24%和22%,整体也显现下降趋势,尤其是奶粉产品的毛利率下降尤为明显,从2019年的20.59%下降到2020年上半年的18.38%。对此,孩子王向《华夏时报》记者称,2017年至2019年,公司奶粉类产品毛利率逐年上升,分别为20.02%、20.27%、20.59%,主要是由于销售价格上涨幅度高于单位成本变动幅度导致;奶粉品牌相对集中、价格透明,价格调整空间有限,毛利率相对较为稳定,2020年1-6月,公司奶粉类产品毛利率较2019年下降,主要是由于销售价格上涨幅度低于单位成本变动幅度导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基于促进销售的考虑,奶粉类商品价格上涨幅度较小,但由于单位成本上升,再加上运费成本影响,导致奶粉类产品毛利率有所下降。

招股书显示,孩子王本次拟融资24.5亿元,其中15.3亿元用于建设全渠道零售终端,也就是开设新店。孩子王计划未来3年在22个省(市)建设300家数字化直营门店。

对此,有投行人士表示,在人口红利逐渐减退的背景下,孩子王仍然一如既往的投入15个亿开设300家新店,这种举措实在让人难以理解。

2020年初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使诸多行业受损,尤其是以线下业务集中的行业最为严重,类似于商业综合体几乎处于停摆状态。

招股书显示,虽然近年来孩子王营业收入有所增长,不过,其资产负债率并未出现明显回落。报告期内,2017-2019年,其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3.20%、60.52%、60.87%,相较行业均值53.54%、53.66%和58.31%偏高。

汪建国的资本局

外界除了对孩子王的营收业绩较为关注,还对其创始人汪建国的有浓厚兴趣。从下图可以看出,江苏博思达企业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思达)以28.35%的持股比例为孩子王第一大股东,另据天眼查数据,博思达是汪建国100%控股的公司,此外,汪建国参股的南京子泉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还持有孩子王4.84%股权。

WX20210310-192525.png

汪建国目前是孩子王的实际控制人,后者于2012年在南京设立。在此之前,汪建国的创业史以五星电器最为知名,上世纪90年代,设立于南京的五星电器很快成为本土第四家家电连锁企业,在南京的地盘上与国美、苏宁展开争夺。除了孩子王,汪建国还曾投资过汇通达、好享家等企业,据公开资料,目前这三家公司总估值超过500亿。

在孩子王的股东中还出现了高瓴投资和腾讯等公司的身影,目前高瓴资本(HCMKW)和腾讯分别持股12.49%、3%,位列第二和第九大股东。

此外,据天眼查显示,孩子王第十大股东福建优车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背后是黎辉和陆正耀这一对投资搭档,如果孩子王顺利上市,刚刚卖掉神州租车的陆正耀又将迎来财富收割季。

据悉,汪建国以及其控制的五星控股仍在为孩子王提供合计金额高达15.86亿元的担保。然而,记者发现,在高负债率,以及实控人为孩子王提供巨额担保下,孩子王同时在大量购买理财产品。资料显示,2019年孩子王的交易性金融资产为8.94亿元,当期财务费用收益额为294万元。2020年1-6月,其财务费用收益额达1543万元。

招股书显示,孩子王流动负债主要由应付账款、应付票据及其他应付款构成。2018年末、2019年末和2020年6月末,公司流动负债总额分别较上年末增长 13,307.80万元、54,573.04万元和14,980.82万元,增幅为7.73%、29.41%和 6.24%,主要系公司经营规模快速扩大,应付票据、应付账款、预收账款、合同负债及其他应付款变动所致。

WX20210310-193210.png

孩子王是否真的缺钱?某券商分析师表示,这其实是孩子王的一种会计运作手法,通过延长对供应商的回款周期,使用手里的现金流购买理财以增厚利润。2019年末,孩子王的应付账款与应付票据在当期流动负债中的占比超过60%,合计高达15.05亿元,同期,孩子王的投资收益(主要是理财收益)为4965.41万元,在当期净利润中的占比为13.26%。

数据显示,报告期内孩子王的资产总额分别约28.1亿元、33.46亿元、43.43亿元,各报告期孩子王的流动资产分别约22.49亿元、26.35亿元、34.5亿元。报告期各期末,孩子王流动资产主要由货币资金、交易性金融资产/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和存货构成。

截至2019年末,孩子王账面货币资金高达12.83亿元(较2018年增加3.89亿元),加上包括结构性存款2亿元,非保本浮动收益银行理财产品3.23亿元,交易性债券投资达3.7亿元在内的合计交易性金融资产约9亿元,可用资金超过20亿元。

WX20210310-193305.png

截至2020年6月30日,该公司账面货币资金12.8255亿元,其中银行存款10.1亿元。

孩子王在招股书中提示,未来如果不能有效应对市场竞争加剧、行业增速下滑等多重挑战,存在销售毛利率下滑、净利润增速放缓甚至下降的风险。

2010年至2016年,我国新生人口数量呈整体上升趋势,尤其是2016年在“全面二孩”政策正式实施后,当年人口出生率达到12.95‰,出生人数达到1,786万人,创2000年以来最高峰。不过,随着政策红利的全面释放,我国新生儿出生率从2017年开始连续下滑,到2019年降至10.48‰,人口红利逐渐减退。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出生人口1465万人,比上年减少58万人,人口出生率为10.48‰,是2000年至今的最低值。如果以2019年全国平均出生率10.48‰为标准,在内地31省市中,没有跑赢平均线的包括黑龙江、吉林、辽宁、天津、上海、北京、新疆、内蒙古、山西、江苏、湖南、重庆,其中,东北三省出生率垫底,辽宁、吉林、黑龙江三省出生率分别为6.45‰、6.05‰、 5.73‰。

未来,如果我国人口出生率仍维持下滑趋势,将对母婴零售行业产生一定的影响。此外,近年来,由于养育成本过高导致生育率的下降,人口红利逐渐减退,必然将对母婴零售行业产生一定的影响。从这个维度考量,自然会加大类似于孩子王这样母婴专业店获客的难度和压力。


责任编辑:麻晓超 主编:夏申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