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金融正文

海航资本因流动性问题无法如期兑付 华安财险所持“16海资01”债券无奈展期

作者:吴敏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03-03 20:26:11

摘要:3月1日,华安财险在官网公告表示,经公司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公司于2021年1月29日与海航资本签订了相关协议,约定“16海资01”债券展期一年,展期期间利率为 6%/年。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吴敏 北京报道

日前,华安财保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华安资管”)披露公告称,其受托管理的华安财险账户持有的3亿元海航资本“16海资01”债券于2021年2月2日到期,海航资本应于到期日兑付本息3.225亿元。但海航资本由于短期流动性问题无法按照约定兑付本息,故海航资本申请对“16海资01”本息展期。

3月1日,华安财险在官网公告表示,经公司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公司于2021年1月29日与海航资本签订了相关协议,约定“16海资01”债券展期一年,展期期间利率为 6%/年。

然而,除了“16海资01”,华安财险所持有由渤海租赁发行的“18渤金01”和“18渤金04”的兑付前景同样不甚乐观。目前,这两只债券均因“渤海租赁存在可能对债券交易产生较大影响的事项”,于今年2月3日停牌。联合信用评级也将“18渤金01”、“18渤金04”等渤海租赁发行的债券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他们认为,渤海租赁2020年预计严重亏损,飞机租赁公司面临的租金延付、违约以及承租人破产风险增加,境内、外资产质量下滑,对公司盈利水平及偿债能力带来较大不利影响。

多只债券兑付前景不乐观

本报记者了解到,“16海资01”是由海航资本于2016年2月发行,发行规模为9.92亿元,债券期限5年,发行利率6.3%。募集资金用于偿还公司债务、补充流动资金。华安财险持有该债券份额3亿元。

海航资本在给华安财险的申请函中解释称,现受疫情影响,公司日常营业流入及资产处置进度受到重大不利影响,导致日常现金流紧张,预计无法按时兑付“16海资01”的债券本息。因海航集团现正在推进整体风险化解,故申请展期三年,付息方式调整为利随本清,债券利率调降至6%/年。同时,公司将继续推进相关资产处置,并按照海航集团整体风险化解方案尽快执行,争取尽快完成资金流入,用于归还债券本息。

海航资本还强调,公司正在全力筹集资金保障还款,后续经营恢复正常,将第一时间归还债务。

1月29日,华安财险与海航资本签订了展期协议,双方同意将华安财险持有的“16海资01”债券进行展期,期限一年,展期利率调整为6%/年,展期期间的利息以人民币3.225亿元为计算基数。华安资管称,此次展期为风险处置方案,目的是通过与发行人海航资本协商谈判,尽可能减少委托人华安财险的损失,而非通过交易获取较高的投资收益率。

然而,除了“16海资01”债券,华安财险还曾在2018年认购了“海航系”的另外两只债券“18渤金01”和“18渤金04”,从当前的情况来看,这两笔债券的兑付前景同样不甚乐观。

具体来看,2018年6月、10月,华安财险委托华安资管分别以2.1亿元、2亿元认购了由渤海金控(现已更名为渤海租赁)发行的“18渤金01”和“18渤金04”债券,两只债券票面利率均为7%,债券期限也均为3年,预计将于今年的6月、8月相继到期。

不确定因素在于,这两只债券均因“渤海租赁存在可能对债券交易产生较大影响的事项”,于今年2月3日停牌。联合信用评级也将“18渤金01”、“18渤金04”等渤海租赁发行的债券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联合资信认为,渤海租赁2020年预计严重亏损,飞机租赁公司面临的租金延付、违约以及承租人破产风险增加,境内、外资产质量下滑,对公司盈利水平及偿债能力带来较大不利影响;海航资本及海航集团被债权人申请重整,公司股权结构面临较大不确定性。

值得一提的是,华安资管独立董事米建国就“16海资01”债券展期事项发表意见时称,“要以积极审慎的态度,权衡‘16海资01’债券违约对华安保险造成的重大损失。努力寻找战投收购海航持有的华安保险股份,才能为减少损失争取时间。”因而,他认为华安财险董事会关于展期的决策是适宜的,正确的。希望海航能够体谅华安财险的难处,积极引入战投,在1年的展期时间内处置好“16海资01债券”的善后工作。同时,米建国也指出,“通过此事反映出的,如何严控控股股东从下属公司抽血,以及独董如何有效地保护小股东利益,确实是完善公司治理的重大问题。”

实际上,通过关联交易向股东方“输血”的情况在业内并不少见,有业内人士指出,华安财险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究其根源,在于公司治理方面存在短板,例如当一些关联交易明显存在较大风险时,小股东虽然有不同意见,但苦于没有董事席位和话语权,只能作罢,而大股东“一言堂”的行为,不仅损害公司利息,也损害中小股东的利益。

这些问题也一直被监管部门所关注,银保监会在《2020年银行保险机构公司治理监管评估结果总体情况》中指出,近年来,经过监管和行业的持续努力,我国银行业和保险业公司治理建设和改革取得积极成效,有所提升。公司治理运作机制趋向规范,但仍然存在一些问题不容忽视,需要引起高度关注。其包括,部分机构党的领导和党的建设虚化弱化,股权结构不透明不合规、股东行为越位和错位的现象在有些机构依然较为严重,董事会运作不规范,董事的独立性和专业性欠缺,信息披露不充分,利益相关者权益保护不足等。3月2日,银保监会副主席梁涛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2021年,银保监会将抓紧出台银行保险机构公司治理准则、大股东行为监管、关联交易管理、薪酬扣回、董事监事履职评价等监管规制。

股权质押比例高达84%

当前,险企股权质押所暗藏的隐患越来越受到外界重视,因大股东破产而导致险企易主的先例也殷鉴不远。近两年,华安财险股东股权质押比例持续提升,2018年底,该公司股权质押比例达67%,2019年三季度末上升至77%。华安财险最新披露的2020年4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该公司11家股东均将其股份进行了质押,其中包括第一大股东特华控股在内的多家股东更是将其全部股份质押。被质押的股权总数17.63亿股,占总股份数量的比例已经高达84%。

虽然华安财险曾向本报记者表示,公司股东享受质押其所持有股份的权利,股东可根据自身的融资安排依法办理股权质押,不影响公司的独立经营。但在著名经济学家、九江学院国际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孙飞看来,股权质押短期虽然不会对公司经营造成实质影响,但长期来看,它犹如达摩克里斯之剑始终悬在头顶,若后期质押的股权无法赎回,公司的控制权将落到其他机构手中,进而导致保险公司易主,新的控股方会重新派出高管进入董事会,如此一来,对保险公司的经营管理等将产生重大影响。

本报记者注意到,华安财险第三大股东湖南湘晖资产经营股份有限公司所持股权不仅被质押,还被冻结。湖南湘晖资产是由卢建之与其兄卢德之一手创办,被外界称为“湘晖系”。由于“德隆系”掌门人唐万新出狱后双方有合作关系,“湘晖系”一度被外界视为与“德隆系”旧部有关。早前亦有媒体报道,2004年、2005年,在“德隆系”坍塌前后,湖南湘晖突然获得大量资产,实际是“德隆系”所转移。而卢氏兄弟也因在资本市场多次大手笔“借壳上市”获利声名鹊起。

据华安财险最新披露的2020年四季度偿付能力报告,卢建之还担任该公司非执行董事一职。华安财险在介绍卢建之时称:“卢先生在任职期间勤勉尽责地履行了法律法规所赋予的职责,组织拟定董事、高管人员的业绩考核办法,监督公司薪酬制度执行情况,完成了董事会赋予的任务,切实维护了员工、公司、股东的利益。”

不过,去年10 月27日,卢建之因涉嫌职务犯罪被长沙市监察委员会立案调查、留置。华安财险相关负责人曾向媒体表示,卢建之事件属于其个人原因,与公司无关;卢建之担任公司非执行董事,在公司高管团队中不担任任何职务,因此对公司日常经营没有影响。根据监管规定及公司内部制度,目前卢建之先生已暂停履行公司董事职务。

另外,华安财险实控人李光荣也有过被捕经历,2018年4月,李光荣因涉嫌行贿长沙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原支队长胡志国,被警方批捕。不过,李光荣在2019年低调回归公司,并于当年四季度转任副董事长。根据华安财险2020年4季度偿付能力报告,董事长一职仍然空缺。

本报记者曾从华安财险处证实,目前华安财险代行董事长职务的是该公司现任副董事长兼副总裁徐军,其分管财产险和人身险工作。在加入华安财险前,徐军曾在海航集团先后担任人事部经理助理、出国事务管理办公室经理、办公室主任助理、办公室副主任兼董事局秘书助理、国际事务发展部副总经理、国际投资管理部常务副总经理职务。

如今,海航集团已进入破产重整,推进各项债务处置,在业内人士看来,其持有的保险牌照大概率也会寻找下家。米建国亦表示,努力寻找战投收购海航持有的华安保险股份,才能为减少损失争取时间。同时他还“希望海航能够体谅华安财险的难处”。接下来,华安财险股权是否会迎来变动,又将由谁来接替董事长一职,本报记者会持续关注。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