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西点药业二度冲击IPO:2018年政府补助高于净利,涉利益输送质疑

作者:叶青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02-02 18:02:32

摘要:此次并非是西点药业的第一次IPO,早在2016年时其曾因专利问题折戟。

西点药业二度冲击IPO:2018年政府补助高于净利,涉利益输送质疑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叶青 北京报道

近日吉林省西点药业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西点药业”)更新了招股说明书。据悉,这并非是西点药业的第一次IPO,早在2016年时其曾因专利问题折戟。此次,公司拟采用创业板第一套上市标准,即最近两年净利润均为正,且累计净利润不低于5000万元。

西点医药拟发行人民币普通股不超过2020.10万股,募资3.41亿元用于综合固体制剂车间建设项目、中药现代化提取车间建设项目、草酸艾司西酞普兰原料药生产项目等项目。不过,外界一直较为关注西点医药2016年被否事宜是否已得到解决,其主要涉及利培酮口腔崩解片(可同)的专利技术使用问题、销售费用中业务推广费的内部控制制度运行有效性,以及是否存在商业贿赂等问题。

随着招股书及问询回复的更新披露,记者发现,西点药业仍存在一些问题,比如,西点医药不仅存在公司收入产品结构过于集中的问题,而且核心产品益源生专利已于2018年到期。此外,委托研发费用占比较高、自主研发能力有待加强。

截至记者发稿,西点药业所公布的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记者通过电子邮箱发送采访函,对方也未给予记者回复。

2018年政府补助高于净利润

据天眼查显示,西点药业成立于2001年,公司专注于化学药品原料药及制剂研发、生产、销售的科技型医药企业。经过多年发展,公司形成了以抗贫血用药、治疗精神障碍用药、原料药为核心,以心脑血管疾病治疗药物和抗肿瘤治疗辅助用药为辅助的产品体系。

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20年1-6月,西点药业的营收分别是2.7亿元、2.8亿元、3.2亿元、1.22亿元,利润分别是0.46亿元、0.41亿元、0.55亿元、0.21亿元。可以看出,报告期内,2017年和2018年营业收入只维持个位数增长。

此外,记者翻阅招股书发现,报告期各期末递延收益账面金额分别为 3,979.53万元、4,502.54万元、4,194.32万元、40,40.20万元,主要为与资产相关的政府补助,2018年政府补助甚至高于净利润。西点药业长期依赖政府补贴增厚业绩,要是剔除政府补助,其最终净利润还能剩多少?

政府补助.png

据招股书显示,西点医药的收入主要来源核心制剂产品为复方硫酸亚铁叶酸片(商品名为“益源生”)、利培酮口崩片(商品名为“可同”)和草酸艾司西酞普兰片。其中,益源生属于抗贫血用药,是独家产品,可同和草酸艾司西酞普兰片属于治疗精神障碍用药。

主营业务.png

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20年1-6月,复方硫酸亚铁叶酸片、利培酮口崩片和草酸艾司西酞普兰片的合计销售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5.23%、92.98%、90.38%和 90.31%。不过,记者发现,这三类产品的销售收入占比虽然达九成,但其营收占比正处于持续下降的态势。如果上述制剂产品的产销状况、原料药价格、市场竞争格局等发生不利变化,将对公司经营产生较大影响,公司存在核心产品相对集中的风险。

此外,报告期内,益源生分别实现营收1.75亿元、1.54亿元、1.70亿元、5709.39万元,营收占比分别为64.19%、55.24%、52.51%、46.92%。虽然益源生对营收占比仍然达五成以上,不过,可以看出,近年来益源生的业绩一直处于大幅回落的态势,如果上述制剂产品的市场发生不利变化,必然会对将对公司经营产生较大影响。

专利方面,据悉,其核心产品益源生拥有“复方硫酸亚铁片(益源生)”(专利号ZL98104770.X)和“一种复方硫酸亚铁叶酸片的生产方法”(专利号ZL201210426284.1)2项发明专利,其中,“复方硫酸亚铁片(益源生)”属于药品组方专利,已于2018年到期,“一种复方硫酸亚铁叶酸片的生产方法”属于生产工艺专利,到期时间为 2032 年。因此,未来西点药业的业绩是否还具备持续增长潜力,是个值得关注的问题。

另外,受新冠疫情影响,西点药业2020年第一季度主营业务收入较上年同期大幅下降,下降幅度为35.21%;2020年第二季度,随着国内疫情逐步得到控制,公司主营业务收入逐步恢复至正常水平,2020年第二季度主营业务收入较上年同期的下降幅度收窄为 7.31%。

业绩2020.png

据招股书显示,2020年半年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2,241.83万元,营业利润为2,478.45万元,净利润为2,083.45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438.13万元。从上述数据可以看出,经营业绩短期内受到新冠疫情的不利影响,不过,外界还是较为关心2020年的年报数据,下半年西点药业的营业收入是否正如招股书所言,新冠疫情对其影响不大。

西点药业与郭夏涉利益输送质疑

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公司研发费用金额分别为1,198.89万元、2,055.36万元和1,656.25万元、192.08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38%、7.34%、5.10%和1.57%。通过对比2014年的西点药业的研发费用为1651.49万元,当时营收占比为8.11%。再看看2019年的研发费用,其营业收入占比反而还有所下降。

研发费用.png

而同行可比上市公司润都药业、仟源药业、广生堂等六家企业研发费用率平均值为7.32%、6.90%、6.02%、6.46% ,西点药业研发费用率除2018年之外都略低于同行可比上市公司的平均值。此外,更为关键的是,研发费用中,西点药业2017-2019年的委外研发费用分别为929.65万元、1692.76万元、1258.92万元,分别占公司研发费用的77.54%、82.36%、76.01%,这意味着西点药业同期自主研发费用仅269.65万元、362.60万元、397.33万元,报告期自主研发的营收占比始终维持在1%左右。

与此同时,记者发现,西点药业不仅面临新产品的研发投入持续下降的问题,而且对外部研发机构存在“技术依赖”,从而或将导致未来营收业绩增长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西点药业的研发费用中,近八成研发费用是通过委托研发费的方式发放,三大核心产品的技术均为外部技术引进获得,并非是公司的自主研发的技术,这使得外界对西点药业的自主研发能力产生质疑。

提到委托研发则不得不提自然人郭夏控制的企业,郭夏控制的企业既是西点药业客户也是其供应商。西点药业上次IPO被否,与核心产品可同的专利授权上有关。西点药业与可同的专利权人郭夏及其控制的企业,曾就可同的商标和专利问题协议,约定该专利及商标授权西点药业无偿、独家使用,但是双方却一直未达成正式的专利实施许可合同。也正是由于存在单方面撤销专利许可的风险,证监会对西点药业前次IPO申请未予核准。

或许是担忧IPO会再次重蹈覆辙,最新招股书显示,2017年2月,由郭夏控股的万全万特和万全特创分别决定将相关发明专利的所有权以及“可同”注册商标的所有权转让给西点药业,分别作价300万元和200万元。这一举动更加引起外界的关注,毕竟可同2017年实现销售额7344.92万元,而购买该项专利却仅仅花费300万元,商标的购买也仅支付200万元。

此外,当西点药业购买可同专利及商标后,由郭夏实控的企业还为其提供药品销售、推广的服务。据天眼查显示,万全阳光、海南万德玛、江苏万德玛均为郭夏控制的企业。据悉,西点药业累计向万全阳光支付委托研发费和推广费5367.63万元,2017年-2019年计入研发费用的金额分别为829.65万元、1315.77万元和1127.03万元,推广费金额分别为609.68万元、687.83万元和797.65万元,而在公司首次IPO中,公司与万全阳光签订的委托协议金额仅600万元。

业内人士表示,郭夏及其控制的企业仅以500万元价格转让可同的专利和商标给西点药业,如此低的专利转让价格,定价是否有依据?价格是否公允?此外,西点药业与郭夏控制的企业是否存在一些利益输送?对此,《华夏时报》记者通过电子邮箱发送采访函,对方一直未给予记者回复。

西点医药在对问询函回复时称,发行人已按照《专利权和商标权转让协议》的约定向转让方支付完毕上述可同相关的专利权、商标权的转让款。并已办理完毕相关专利权、商标权的所有权的变更登记,成为可同相关专利权和商标权的所有权人,公司自此合法、完整拥有上述可同相关专利权、商标权的所有权利。至此,公司在用的可同产品的专利的使用存在重大不利变化的风险已经解决,符合《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2015年修订)第三十条第(五)项的相关规定。

另外,据记者了解,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带金销售”是医药行业屡禁不止的顽疾。比如,近年来,医药行业销售费用虚高一直饱受诟病,发生过医药公司的销售代表要送钱给医院院长,以期望意愿能多采购自家的产品,还要送回扣给医生,让他们多给患者开自家产品等事件。这就是所谓的“带金销售”,直接造成了医药公司销售费用常年居高不下,多家知名药企接连卷入行贿风波。

虽然近年来我国药企企业很少因为带金销售受到行政处罚,不过,医药行业人士汪女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现在医疗行贿的方式出现新的变化,即使医疗行贿的事件被曝光,一般也只是药代和代理商背“锅”。

对相关的医药企业影响不大,也正是企业违法成本过低,导致这一营销模式始终难以取缔。近年来,随着医改持续深入,医药反腐力度也在持续升级。2020年4月,国家医保局《关于建立药品价格和招采信用评价制度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提出建立医药企业价格和营销行为守信承诺等六项制度,明确药企要为代理人的商业贿赂行为承担连带责任,列入失信将失去招采资格。

与此同时,6月5日,国家卫健委、工信部、公安部等九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印发2020年纠正医药购销领域和医疗服务中不正之风工作要点的通知》,明确提出,对涉案的医药产品经营者给予回扣的违法线索移交市场监管部门,对受到行政处罚的涉事企业应当通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予以公示。

推广费用.png

那么,西点药业的销售费用到底有多高呢?据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发行人销售费用15,428.08万元、15,343.15万元和17,757.17万元,占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56.41%、54.76%和54.65%。销售费用中市场推广费分别为14,661.05万元、14,400.59万元、16,904.60万元,占销售费用比重分别为95.03%、93.86%、95.20%。

从上述数据可以看出,西点药业的市场推广费用仍然位居高位,而2016年IPO审核时曾被要求进一步说明对销售费用中的推广费问题,以及是否存在商业贿赂问题的核查情况。那么,时隔四年,西点药业的销售费用仍然维持大幅上升的态势,这不得不引起发审委的关注。

因此,西点医药目前仍然存在公司收入产品结构过于集中,而且益源生业绩成长性存疑的问题。此外,近三年约80%的研发都委托外部研发机构进行,真实的自主核心研发能力也令人生疑。面对上述问题,此次西点药业是否能顺利过会呢?对于上述诸多疑问,记者会持续关注。


责任编辑:麻晓超 主编:夏申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