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游戏公司热衷投资,投出3家上市公司的昆仑万维为啥涨不起来,机构大量撤离

作者:宋婕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01-22 19:29:19

摘要:近几年来,昆仑万维的自我定位逐渐从一家单一的游戏公司变成互联网平台,明确将投资作为主要业务板块,投资了3家上市公司和3家拟上市公司。实控人也卸任公司董事长,一心扑在投资的Opera上。

游戏公司热衷投资,投出3家上市公司的昆仑万维为啥涨不起来,机构大量撤离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宋婕 陈锋 北京报道

1月20日晚,昆仑万维(300418.SZ)率先发布了游戏股首份2020年度业绩预告,因为出售Grindr Inc.获得29.5亿元的投资收益,公司净利润预计实现46亿元-51亿元,相对上一年同期13亿元的利润,盈利大幅提升。

近几年来,昆仑万维的自我定位逐渐从一家单一的游戏公司变成互联网平台,明确将投资作为主要业务板块,投资了3家上市公司和3家拟上市公司。实控人也卸任公司董事长,一心扑在投资的Opera上。

但奇怪的是,投资收益丰厚,公司的股价始终涨不上去,市值涨幅不明显,机构也大量离场。

主业一变再变

昆仑万维在上市前,对自己的定位是一家单纯的移动网络游戏公司。IPO时,募集的13亿元全部用于游戏的研发和代理中。但公司在2015年上市后交出的第一份年报中,主业就变成了三大业务板块,新增了软件工具和互联网金融两项。公司还特意提到,将积极探索互联网领域的投资机会,重点围绕软件工具、社交平台、IP经营、互联网金融和视频直播等板块进行投资布局。

到了2016年报里,主业又成了四大板块,以昆仑游戏和闲徕互娱为核心的移动游戏平台业务,以1Mobile和Brothersoft为核心的海外软件商店平台业务,以Opera新闻信息流为核心的社交媒体业务,以Grindr为核心的亚文化社交媒体业务,这时已经依稀可以看到目前业务的影子。

2017年报更加清晰,主营分为移动游戏平台(昆仑游戏)、休闲娱乐社交平台(闲徕互娱)、社交平台(Grindr)等三大业务板块组成的社交媒体和内容平台。

这一年,昆仑万维完成了5.8亿元的增发,几乎全部用于1Mobile线下手机分发渠道建设项目。当时,公司称这将有利于完善公司产业链布局。

时间继续推进到2018年,1Mobile项目不见踪影,年报中的主营业务明确分成四大业务矩阵,包括移动游戏平台(GameArk)、休闲娱乐社交平台(闲徕互娱)、社交平台(Grindr)和投资。

回到2020年半年报,因为Grindr被出售,业务再次成为三大矩阵。到了这时,昆仑万维的定位已经是一家互联网平台公司。

投资3家上市公司

2018年开始,昆仑万维的主业中加入了“投资”这一项。当年公司的扣非后净利润是9.48亿元,投资收益为6.84亿,占比超70%;2019年投资获利6.52亿元,也占到当年净利润的一半以上。

梳理其历年来的投资发现,昆仑万维2018年最成功的一笔投资是Opera,当时公司以6.36亿美元的估值购买Opera AS 12.5%的股份,交易金额9345万美元。同年7月,Opera于纳斯达克上市。

2019年4月,“网红第一股”如涵在纳斯达克上市后,昆仑万维卖出持有的全部股权获得投资收益5500万元,之后如涵股价不断下跌。

2020年6月,公司投资的DADA在纳斯达克证券上市,公司持有其1.1%的股权,上半年从中获利8650万元。

2020年12月,昆仑万维旗下的昆仑资本所投资的无人驾驶AI企业之一Innoviz宣布借壳在纳斯达克上市;和元生物已经进入机构上市辅导阶段,拟申报的是科创板;今年1月,昆仑资本投资的占比1.24%的淘粉吧拟IPO,已聘请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担任辅导机构。

短短几年时间,昆仑万维的投资眼光毒辣,已经诞生了3家上市公司和3家拟上市公司。此外,公司还投资了科亚医疗、海谱润斯、小马智行、博雅辑因、迅实科技等多家高科技龙头。

昆仑万维的实际控制人周亚辉在近期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认为自己和张一鸣、王兴、宿华那一拨五道口80后创业者相比有差距,挣钱太早,反而错过了一些大的机会。靠游戏起家后,他从2017年开始转向浏览器、新闻、人工算法领域。

2020年4月,他辞任昆仑万维的董事长,专职做Opera联席CEO,把60%的时间放在这个新兴市场,立志于成为海外版的今日头条,剩下的大部分时间则匀给了投资。

二级市场表现不佳

对于公司的主营业务一变再变,昆仑万维称,上市后,公司先后收购了全球最大的LGBT社交平台Grindr、面向3-6线城镇居民的社交娱乐平台闲徕互娱、投资了全球互联网知名品牌Opera等极具特点的平台型资产,成功从单一的游戏业务战略延伸至平台业务。不但使公司避免了单一业务带来的业绩波动性,更是从战略上进阶到全球化的平台型公司,迅速实现了弯道超车。

仰仗投资收益,自2018年来,投资收益占昆仑万维利润的一半以上,但公司的股价却没有起色,始终在20元线上下浮动。

丰厚的投资收益似乎也没有得到机构的认可,2020年中时,有233只基金持仓,去年三季度末时只剩下17只。

对于公司未来的发展规划和二级市场的表现,《华夏时报》记者在工作时间多次拨打昆仑万维的信披电话,但均无人接听。

游戏产业时评人张书乐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称,昆仑万维在游戏领域的排位靠后,当年端游时代的积累用在投资上,是一种资金流动和增值。游戏行业利润丰厚,但也很容易迭代,特别是二三线厂商,单一靠游戏的话,等待爆款的话,风险较大,目前看来,昆仑的投资确实有效。

编辑:严晖 主编:夏申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