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讲故事的人离场了,这只天价股市值从600亿陨落至40亿,三次商誉减值挖大坑

作者:宋婕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01-05 18:54:45

摘要:很难想像,2015年市值一度突破了600亿元,股价冲进两市前20的中科金财(002657.SZ),现在只剩38亿元,且跌落仍未中止。2021年1月5日,中科金财报收于11.26元,跌0.53%。

讲故事的人离场了,这只天价股市值从600亿陨落至40亿,三次商誉减值挖大坑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宋婕 陈锋 北京报道

很难想像,2015年市值一度突破了600亿元,股价冲进两市前20的中科金财(002657.SZ),现在只剩38亿元,且跌落仍未中止。2021年1月5日,中科金财报收于11.26元,跌0.53%。

5年多来,中科金财在溢价收购多家子公司后,业绩不达标,然后计提商誉减值,影响公司利润。与此同时,董监高辞职并大额套现。

讲故事的人离场了,听故事的人还不散。截至2020年9月底,公司还有5.7万名股东,较之5年前只减少了一成。

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朱烨东曾在上升期表示,商海几多沉浮,人生几上几下,经历了从有到无,从高峰到谷底后,不知他是否还用这句话在劝慰自己。

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1月3日晚间中科金财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沈飒于2020年12月30日将原质押给华西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的公司股份约983.54万股解除质押,占其所持股份比例为19.52%。截至公告披露日,沈飒累计质押股数约为1983万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为39.35%,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5.87%。

市值蒸发560亿

中科金财的股价走势呈现出一个规整的金字塔形,塔尖在2015年5月13日盘中,股价达到空前的高点186元。之后股价一路狂跌,不断有股民发问“到底了吧”,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个价格也是绝后的。时间推进到2021年,公司的股价断崖式跌至11元。

11.JPG

中科金财曾被机构密集走访,仅2015年一年总共接待了将近300家机构的现场调研,相应的研报也一水的给出了推荐和买入的评级。

到了2017年,再无机构光顾中科金财,券商的研报已经销声匿迹了,上一次还停留在2017年8月,某机构对其半年报的点评。

一位券商分析师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称,好几年没有机构的研报覆盖,说明资本市场已经抛弃了这家公司,机构不会写看空的报告。

有趣的是,“游资一哥”孙国栋在中科金财的股价达到空前绝后的186元之前两天内,翻云覆雨,利用账户组在尾市和开盘集合竞价阶段通过虚假申报、连续申报抬高股价等方式影响中科金财股价,并于2015年5月12日反向卖出。

证监会的处罚是在当年11月下发的,这也是中科金财股价在经过小幅反弹后彻底狂跌的时间点,从此以后500多亿元市值灰飞烟灭。

中科金财的实际控制人是朱烨东、沈飒夫妇。朱曾经在接受媒体专访时津津乐道他在2003年集资50万创办的公司,登陆创业板上市后3年时间市值达到600亿的故事。然而,又5年过去,公司的市值已经缩水至38亿,股价屡创新低,夫妇二人再也没有出面对此进行说明,《华夏时报》记者对此向公司的信披邮箱发送采访函,也未得到回复。

业绩卡点变脸

股价大跌的罪魁祸首与高价买来的商誉有关。

2014年8月,中科金财重组,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收购滨河创新100%股权,交易作价7.98亿元,形成商誉约6.24亿元。当时,公司称,中科金财是为大中型金融机构客户提供服务与产品销售,而滨河创新的主要客户是中小型金融机构,这是中科金财的蓝海市场。

彼时,交易对方承诺滨河创新2014年至2016年度实现的合并报表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6100万元、7250万元和8650万元。对赌期间,滨河创新几乎是刚刚完成业绩承诺,之后立刻变脸,这也让中科金财此后连续三年计提商誉减值,同时中小银行这片蓝海也没有带给中科金财惊喜,而是也随着金融科技服务不断渗透,使得行业毛利整体下滑,公司净利润下降明显,目前已经大幅亏损。

然而在溢价7倍收购的天津中科商誉账面金额归零后,中科金财在2019年溢价近5倍收购智慧教育解决方案服务商北京志东方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志东方”),预计形成商誉1.9亿元。中科金财表示,志东方可能无法实现预期经营业绩,公司将面临标的资产业绩承诺未能实现风险。

中科金财在公告中称上述交易对方与公司不存在关联关系或其他利益安排,但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中科金财2017年1.5亿收购部分股权并100%控股深圳中金财富科技有限公司前,志东方股东陈志延曾为这家公司股东及董事。而与中科金财同为安粮期货股东的乾元联合投资有限公司参股北京乾元联合小额贷款有限公司45%股份,而陈志延也同为北京乾元联合小额贷款有限公司股东,参股20%股份及担任法人、董事长。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上市公司会在业绩不理想的情况下,通过商誉减值调节净利润进行业绩洗澡。简单来说就是“管理层不靠谱,又想割韭菜” 。

流水的董监高

收购滨河创新是一场关联交易,因为配套融资的认购方中杨承宏为公司当时第二大股东陈绪华之子,赫喆为第三大股东蔡迦之子。

业绩对赌完成之前,自2016年开始,蔡迦通过大宗交易平台合计减持1290万股,套现金额高达14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蔡迦第一次减持是2016年7月20日,蔡迦以大宗交易方式减持190.87万股,减持价格为每股51.71元/股。巧合的是,中科金财第二天完成了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累计买入数量及均价与蔡迦减持的股份完全吻合。

次年9月,员工所持的这190.87万股在一年锁定期满后被全部出售,按照当时的股价计算,员工持股浮亏区间在35%-50%。

陈绪华也从2017年起退出了公司的前十大股东。这两人是中科金财上市之初的原始股东,当时的前十大股东如今只剩下沈飒一人,剩下的全部套现离开。

不只是股东,5年来公司已经有20多名董监高辞职,辞职的同时还在不断减持。

 2017年,中科金财的股价开始下跌,但很多人相信还会涨回来,朱烨东可能也抱着同样的想法,他曾经志得意满的表示:“员工加入公司的时候,从来就是满怀希望、信心的,只会被公司的环境、氛围、不称职的领导一点点打击得没有了热情。”

编辑:严晖  主编:夏申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