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券商点将台之六: 三巨头比着涨工资,中金“高薪有理”, 东方财富垫底“被平均”, 华林证券被吐糟“一点不假”

作者:王兆寰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12-28 23:49:39

摘要:券商的薪水高于其他行业,众人皆知。2020年,在券商行业营收大幅增加之际,其人均薪酬“没有最高只有更高”。中信证券(600030.SH)、华泰证券(601688.SH) 、中金公司((601995.SH)包揽平均薪酬前三名。

券商点将台之六: 三巨头比着涨工资,中金“高薪有理”, 东方财富垫底“被平均”, 华林证券被吐糟“一点不假”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王兆寰 北京报道

券商的薪水高于其他行业,众人皆知。2020年,在券商行业营收大幅增加之际,其人均薪酬“没有最高只有更高”。中信证券(600030.SH)、华泰证券(601688.SH) 、中金公司((601995.SH)包揽平均薪酬前三名。

据同花顺iFind统计,截至2020年前三季度上市券商的人均薪酬排行榜上,中信证券位居第一,人均104.2万元,华泰证券第二为96.7万元,中金公司第三为89.8万元。

微信图片_20201228231509.jpg

而在2019年年度薪酬排行中,中金公司人均88.9万元,位居第一;中信证券第二为79.2万元,华泰证券第三为73.7万元。

有意思的是,被认为最具投资价值的东方财富(300059.SZ)前三季度薪酬排名倒数第二名,人均薪酬2.96万元;2019年薪酬排名最后一名为25.3万元。

曾经被员工吐槽行业工资最低的华林证券(002945.SZ)前三季度人均薪酬6455.8元,位居最后一名;2019年年度平均薪酬26.5万元,位居倒数第二名。

中金“贵族”实至名归

在专业人士看来,中金的“贵族”身份确实名副其实,2019年88.9万元的人均薪酬在券商里傲视群雄。而面对2020券商大年,龙头中信证券的薪水直接追赶,中金在前三季度的排名位居第三,不过,89.8万元的平均薪酬远超其他券商不在话下。

微信图片_20201228221043.jpg

据同花顺iFind统计,今年前三季度,在券商平均薪酬排行榜上,除前三名外,财通证券人均薪酬74.4万元,兴业证券(601377.SH)人均薪酬72.8万元,国金证券(600109.SH)人均薪酬70.4万元,招商证券(600999.SH)人均薪酬69.8万元,广发证券(000776.SZ)人均薪酬63.5万元,西南证券人均薪酬54.4万元,海通证券(600837.SH)人均薪酬53.4万元。

2019年,除了华泰证券和中信证券人均在70万元,前十名中的其他七名为海通证券、招商证券、东方证券(600958.SH)、国金证券人均超过60万元;兴业证券、广发证券、中信建投(601066.SH)人均薪酬在53万元以上。

2020年11月,中金公司登陆A股,其对外公布详细的招股说明书,这无疑揭开了这个券商巨头的神秘面纱。

该招股说明书指出,2019年中金公司平均薪酬为82.32万元/年。其中,管理人员的平均薪酬水平为375.97万元/年。在职能部门中,中层人员平均薪酬为76.08万元/年,员工为26.15万元/年;业务部门中,中层人员83.94万元/年,员工为24.48万元/年。

中金公司表示,其平均薪酬远高于北京市金融业的平均工资,2019年公司平均薪酬达82.32万元,是北京市金融业平均薪酬36.28万元的2.26倍。从数据来看,2017年至2019年,中金公司的平均薪酬直线上升,且与北京行业平均薪酬的差距逐渐扩大。

对于其中原因,中金公司直言:主要是公司为了保持员工的稳定性和持续吸纳优秀人才,提供了具有较强竞争力的薪酬标准。此外,公司国际化业务布局较广、国际化程度高,境外员工占比较高,导致公司整体薪酬水平与北京市平均工资有一定不可比性。

此外,由于中金公司长期在港股上市,仅公布董事薪酬而非高管薪酬。根据招股书,2019年中金公司税前薪酬超过1000万元的高管共有8人(其中3人2020年内辞任职务)。除了首席执行官外,还包括首席运营官、首席信息官以及其他业务条线负责人。

如此淡定的解释高薪,中金公司也是行业独一份。

“券商薪酬对于券商的发展意义重大,薪酬头部化意味着人才头部化。”一位上市券商非银行业首席分析师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薪酬的多少要看董事会设定的薪酬制度如何,中金历来平均薪酬都是行业最高的,这也是一种企业文化。”

值得注意的是,中金公司在招股书中特别强调,公司的薪酬制度基本保持稳定,将继续秉承吸引及保留最优秀的人才、奖励业绩最佳的员工、对外具有竞争优势的薪酬宗旨,建立更加系统的考核评价体系,根据自身经营情况和行业薪酬的变化调整员工的薪酬水平,使员工利益与公司中长期发展的联系更为密切。

10月底,中金公司发布第三季度报告显示,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68.01亿元,同比增长50.1%;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及其他权益工具持有人的净利润48.91亿元,同比增长55.8%。

华林证券高管变动频繁

华林证券的低薪酬屡屡被员工吐糟,2019年人均薪酬26.5万元,位居倒数第二;而2020年前三季度的人均薪酬仅6455元,位居最后。“该跳槽早就跳了”一句行业人士的调侃似乎足够实在。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与薪酬的较低相比,自2019年以来公司高管的频繁离职似乎也说明了一些问题,其管理层的变动受到了深交所的多次关注。

2019年5月24日,华林证券对外发布《关于回复深圳证券交易所问询函的公告》。问询函中的最后问题:请说明近期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变动较为频繁的原因、对公司正常经营是否产生影响,请自查并说明你公司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兼任各项职务的情况,能否确保各部门、各岗位之间的制衡和监督,能否确保内部控制的有效执行,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能否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胜任相关工作。

对此,华林证券回复称,公司控股股东为立业集团,实际控制人为林立,本次换届前后未发生变化。公司已根据监管规定建立健全了内部控制制度并有效执行。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变动主要系内部提拔优秀管理人才,主要业务线的负责人未发生重大变化。当前公司经营管理团队成员稳定,董事、高级管理人员中的核心人员没有发生较大变化,董事、高管人员离任时已完成了业务、职责上的顺利交接,离任后仍保持了良好沟通。

在此次问询后的半年,华林证券的财务总监、总经理、董事会秘书、首席风险官等职务再次进行了变更。其中,关晓斌在不到一个月时间完成了从财务总监到董事会秘书的两轮聘任。

2020年2月,公司公告董事兼副总裁潘宁女士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副总裁、董事会下设风险控制委员会主任委员及战略与规划委员会委员职务,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此外,《华夏时报》记者进一步注意到,在2019年的年报中,华林证券董监高的薪酬(税前)合计为1424.58万元。其中,100万以上的有4人,副总裁、执行委员会委员陈彬霞最高为295万元。

2019年,华林证券实现营业收入10.11亿元,较上年同期上升0.98%;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42亿元,较上年同期上升28.14%。

在专业人士看来,管理层的稳定对于公司的发展至关重要,混乱对证券公司是大忌。薪酬是团队稳定因素之一,背后是整个薪酬制度的建设和企业文化。

对于薪酬制度,华林证券指出,公司已建立业务发展的薪酬福利体系和以目标管理为基础的绩效考核管理体系,完善员工工资晋升通道,同时高度关注员工福利保障,根据国家、地方有关法律法规建立了公司员工多层次的福利保障体系。

2020年1月4日,华林证券公告称,公司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关于对华林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采取限制业务活动措施的决定》。在2020年证券公司分类结果中,华林证券连降三级。

2020年以来,华林证券的高管团队相对稳定。前三季度,华林证券实现营收11.52亿元,同比增长70.78%;实现归母净利润6.61亿元,同比增长116.08%。

10月下旬,公司发布了债券发行获得中国证监会注册批复的公告,证监会已同意公司向专业投资者公开发行面值总额不超过40亿元公司债券的注册申请。

“券商有很大比例的人是靠奖金活着的,而且奖金递延方式也不一样,所以用报表算薪酬并不准确。”上述首席分析师如是说,“对于年报薪酬相对靠谱的说法,只能说在某一时点或许更为接近。”

“被平均”的东方财富

随着市场的红火,东方财富成为证券行业的明星。区别于传统券商,该公司通过以“东方财富网”为核心,集互联网财经门户平台、金融电子商务平台、金融终端平台及移动端平台等为一体的互联网服务大平台,向海量用户提供基于互联网平台应用的产品和服务。

公司三季报显示,公司主要业务有证券业务、金融电子商务服务业务、金融数据服务业务及互联网广告服务业务等。

微信图片_20201228221058.jpg

据同花顺iFind统计,在上市券商的人均年度薪酬(2019)排行榜上,东方财富人均薪酬最低,为25.3万元;在2020年前三季度为2.96万元,为倒数第二。

东方财富2019年年报显示,实现营收42.32亿元,同比增长35.48%;归母净利润18.31亿元,同比增长91.02%;扣非归母净利润17.85亿元,同比增长88.43%。

东方财富2020年三季报显示,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59.46亿元,同比增加92%,归母净利润33.98亿元,同比增加144%。

对于强大的业绩增长,公司如何看待与平均薪酬排名最后一位形成的较大反差?是否与技术人员较多有关系?是否有区别于传统券商的薪酬制度?

《华夏时报》记者致电东方财富,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 2019年的年报的薪酬统计是上市公司的数据,是包括近几十家子公司,而公司并不是传统意义的券商,所以25.3万元的数据并不准确。具体的问题,可以发送书面采访函。但是,截至记者发稿,公司尚未进行正式的回复。

《华夏时报》记者从2019年年报注意到,公司董监高13人,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共计996.08万元,5人薪酬超100万元,董事长、总经理其实的薪酬最高为 216.76万元。

其中,当期领取薪酬员工总人数(人)为4553人,分为销售人员 717人,技术人员 1726人,财务人员99人,行政人员915人,内容管理人员215人, 其他人员881人,技术人员占比最高为37.9%,教育程度本科为2890人,占比为63.5%。

东方财富2019年年报进一步显示,公司依据国家法律法规并结合实际情况制定了薪酬管理制度,完善了参考职级体系的薪酬宽带、进行了外部薪酬调研、明确了薪酬调整标准。

具体来看,公司建立了完善的职级体系,不同类型的职位在不同职级上建立了相应的薪酬目标线和薪酬宽带;为定薪提供了明确的依据。

同时,公司会参考外部薪酬标准,根据市场薪资水平和公司本身的薪酬定位,确定公司的整体薪酬水平。根据职级晋升、薪酬目标线,参考员工整体贡献、能力水平,岗位重要程度、工作态度等要素,基于CR值对员工薪酬进行调整。

万联证券分析师夏清莹认为,东方财富证券业务股票成交额随市场行情同比大幅增加,证券业务相关收入同比实现大幅增长,前三季度公司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为25.36亿元,同比增长74.23%。随着资本市场的持续深化改革,全面注册制等利好政策有望加速落地,进一步抬升市场活跃度,经纪业务有望持续受益。

此外,市场交易及两融规模同比显著改善,公司零售证券业务扩张明显,基金代销业务结构优化,两者共振将带来高业绩弹性。由于证券业务的增长,公司的规模效应逐步显现,叠加公司互联网平台所带来的流量效应,毛利率有望实现稳中有升。

编辑:严晖 主编:夏申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