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内斗风波”之后开始反腐行动,大连圣亚新管理层清查旧账报案

作者:麻晓超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11-26 19:20:03

摘要:在肖峰等原管理层辞去上市公司一切职务的二十多天后,10月12日,一个名为“鲸彩圣亚”的公众号在微信上注册。11月24日、25日,该号以上市主体大连圣亚的名义,连发两条“圣亚反腐”的通报。

“内斗风波”之后开始反腐行动,大连圣亚新管理层清查旧账报案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麻晓超 陈锋 北京报道

公开“内斗”告一段落后,大连圣亚(600593.SH)的风波转向另一个阵线:反腐。

在肖峰等原管理层辞去上市公司一切职务的二十多天后,10月12日,一个名为“鲸彩圣亚”的公众号在微信上注册。11月24日、25日,该号以上市主体大连圣亚的名义,连发两条“圣亚反腐”的通报。

通报指责原管理层行为不端、相关工作人员涉嫌职务侵占、数额特别巨大,有国资背景的大连圣亚存在国有资产流失风险,已向公安机关报案,还呼吁大连有关部门尽快介入。

不过,该微信号并未进行任何企业认证,介绍资料显示为“个人”。大连圣亚在上交所的公告中并未出现上述反腐内容。11月25日,大连圣亚董事长杨子平向《华夏时报》记者确认,上述反腐行动出自新管理层之手。

“小官巨贪”是真的吗?

2020年6月29日,大连圣亚召开董事会,选举杨子平为公司新一任董事长。上述11月24日通报称,新管理层自2020年9月21日进入公司后,对公司之前的经营情况做了初步调查,发现了重大问题,涉嫌犯罪。

根据初步调查发现,大连圣亚原高管通过原商业部负责人张林操控上市公司,长期将大连圣亚公司场馆商业总面积达1597平方米,共27个商铺,以极不合理低价长期承包给自己的企业沙河口区四海工艺品商行(下称“四海商行”)。

通报还称,据知情群众举报,张林在外用姜秀华的名义设立四海商行,但姜秀华实际仅是四海商行财务人员,四海商行实际控制人为张林。

天眼查APP显示,四海商行工商备案的企业类型为“个体工商户”,注册资本只有几万元,备案信息中只有法人代表姜秀华一人。

四海商行的工商备案联系电话是一个辽宁大连的手机号。11月25日,《华夏时报》记者拨打该手机号,一位女性声音的人士接听了电话。在记者询问“是姜秀华吗”之后,对方没有否认,停顿了一下,反问“您是哪里”;记者表明身份和来意后,对方又表示不是姜秀华,之后电话处于接通状态但没有了声音。记者之后又多次致电,对方没有接听。

《华夏时报》记者随后通过短信的方式,给手机号发送了大连圣亚通告中涉及四海商行的内容,询问其是否知情。截至发稿时,这位至少认识姜秀华的人士并未回复。

大连圣亚新管理层认为,张林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利用大连圣亚商业部负责人的职务便利,通过在外假用他人名义设立企业与大连圣亚签订极不合理的商业合同,最终实现非法侵占大连圣亚商铺租赁利益的目的,数额特别巨大。

通报显示,自2014年起,四海商行获得的大连圣亚场馆租赁合同为每年租金不到100万元,而新管理层上任后评估发现市场合理租赁价格应该是每年2000万元左右。“张林的这一行为严重侵害了大连圣亚的合法权益,给大连圣亚造成了重大的经济损失,其行为涉嫌职务侵占犯罪。”

对于立案进展,11月25日晚,大连圣亚董事长杨子平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公安机关还没有立案,去了大连市经侦支队,但经侦支队今天回复让我们去属地立案。

背后有人授意?

张林在大连圣亚的级别不高。Wind检索上市公司公告结果显示,他只出现在两则公告里,一则是2016年,上市公司发布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原总经理肖峰等管理层成员以及公司骨干员工拟成为非公开发行对象,张林在内;另一则是2012年大连圣亚发布内部控制规范实施工作方案,张林的名字出现在了第四级的“内控项目工作小组成员”的名单上。

在大连圣亚新管理层看来,张林的背后,存在更高级别人员的授意。《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11月24日的通报中,有着“大连圣亚原高管通过原商业部负责人张林操控上市公司”的表述。

“原高管”是指谁?杨子平回复《华夏时报》记者时称,指的是“肖峰等原圣亚高层以及原法务”。至于此次追责是否仅局限在张林一人,他表示,“这要看公安机关怎么认定了”。

肖峰在大连圣亚新管理层11月25日的反腐通报中也被点了名。

该通报称,大连圣亚的“营口鲅鱼圈大白鲸世界海岸城项目”存在诸多违法违规问题。其中,该项目的合作方以关联交易非关联化的形式掩盖非法目的,利用诉讼保全手段冻结了大连圣亚的银行账户。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大连圣亚2020年11月23日曾作为被告收到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传票》及《应诉通知书》,原告是营口金泰珑悦海景大酒店有限公司(下称“金泰珑悦”),双方纠纷正是关于“营口鲅鱼圈大白鲸世界海岸城项目”。

原告金泰珑悦在《民事起诉状》中称,大连圣亚本该按照相关协议向其支付2.27亿元股权转让款,但大连圣亚违约,没有支付剩余的1.44亿元。

大连圣亚新管理层在11月25日的反腐通报中,也提到了相关细节。其称,最初协议规定转让价格为2.27亿元,目前已支付1.1亿元,且上市公司还为项目公司垫付工程款等各类款项合计5000多万元,但该项目存在涉嫌利益输送等诸多问题,项目的可研报告系原总经理肖峰的关联公司出具。

天眼查APP显示,肖峰在13家公司任职或持股,其中至少12家公司是大连圣亚的下属企业,工商备案联系方式均为大连圣亚方面的电话。但肖峰已于9月份辞去上市公司一切职务。另一家公司,镇江大白鲸海洋世界有限公司,大连圣亚是小股东,工商备案信息显示肖峰仍然任职法人代表、董事长。《华夏时报》记者致电该公司,接听的工作人员表示“他(肖峰)不在公司了”。

内斗前发生了什么?

肖峰是大连圣亚的元老级员工,1968年出生,经济学硕士出身,24岁左右参加工作,1996年起开始在大连圣亚任职,彼时后者刚注册成立两年。他最初任职公司特别助理,2002年公司上市时其职位变成了总经理助理、董事会秘书,此后一路高升,历任公司副总经理、常务副总经理,2012年起担任董事兼总经理。

2012年以前,大连圣亚6年里5年年度扣非后亏损。肖峰上任总经理后,年度扣非净利再未出现过负数。8年后的2020年6月30日,在肖峰被罢免的董事会上,独立董事梁爽等人表示了反对。其中梁爽提出的反对原因就涉及到了公司业绩的改善。

“圣亚在2011年之前一直处于持续亏损状态,自肖峰任总经理后,公司才开始扭亏为盈,平稳盈利,并逐渐在全国有了较大的影响力。这几年肖峰更是布局了多项战略投资项目,发展前景很好。另外,圣亚自成立以来,其业务强项一直是海洋馆业务,从未来的发展来看,海洋馆业务也是圣亚的核心业务,这是圣亚未来之根本业务。肖峰有着海洋馆业务几十年的经验,是海洋馆经营管理方面的专家和资深的 CEO。因此,为了公司的长远健康发展,必须留住肖峰这样的专业高管。”梁爽表示。

这位独立董事自1990年在东北财经大学工作,而肖峰的履历显示,他1988年至1992年曾就读于东北财经大学。

“内斗”发生前,有两个关键时间点。第一个是在2018年,来自浙江的企业家杨子平被选举为大连圣亚第七届非独立董事,同年的一季报显示,他成为上市公司新晋股东,持股1.49%,此后几个季度,他一度在二级市场小幅增持,也一度消失在前十大流通股东的名单中。但2020年第一季度他再次出现在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时,持股比例一下增加到3.78%,此后不断增持,同年6月30日至4%,离举牌一步之遥。二十多天后的7月24日,杨子平正式举牌。

第二个关键时间点是在2017年。当年6月份,大连圣亚为了“加快公司产业升级和战略布局的实施”,发起产业并购基金“大连圣亚磐京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基金管理人是磐京股权投资基金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下称“磐京基金”)。而该基金管理人的法定代表人是另一位浙江背景的企业家毛崴。

此后大连圣亚发生了被肖峰等管理层认为是“野蛮人进攻”的事件:2019年二季度,磐京基金成为新晋前十大流通股东,持股2.92%,而到了三季度更加疯狂,磐京基金以及其一致行动人在二级市场上三次举牌,持股比例从5%一直增加至15%。从时间线上看,两位浙江股东与管理层的矛盾就是在这前后激化。

杨子平曾这样描述与原管理层之间的关系:在合作前期,与大连圣亚的沟通十分顺畅,自己是坚定看好这家公司和旅游行业,所以才会大笔投资。而原管理层曾称,杨子平与大连圣亚多名股东关系紧密,与磐京基金存在交集,属于一致行动人,存在一致行动关系。

2020年4月,年度股东大会召开之际,双方矛盾正式公开化,先是在杨子平提出的临时议案下,大连圣亚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罢免公司原董事长王双宏、原副董事长刘德义的议案,选举毛崴为新任董事,后来大连圣亚又召开董事会选举杨子平为董事长、选举毛崴为副董事长。

此后双方陷入缠斗。7月6日,肖峰仍担任大连圣亚总经理时期,上市公司披露了毛崴曾于2019年10月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违法行为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一直还没有最终结果。7月7日,大连圣亚召开第七届十六次董事会会议决议,以6票同意票、3票反对通过了罢免肖峰总经理职务的议案。

如今,肖峰等一批原管理层虽然于9月份辞职离开,但双方的纠纷显然并未了结。当前,新管理层下的大连圣亚正被前述金泰珑悦诉讼案等“围困”,同时新管理层也在清查前任们的“旧账”,实施反腐行动。

编辑:严晖 主编:夏申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