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欧班列摇号订舱!82个舱位35家企业抢,疫情下“一带一路”贸易逆势上涨

作者:徐芸茜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11-20 16:08:39

摘要:“太疯狂了,从新筑至塔什干的班列,一共82个舱位,需求量达700个,35家企业在抢。”11月20日,一位参加了在义乌举行的2021年中欧班列舱位预定摇号活动的货代公司老板沈晓鹏对《华夏时报》记者说。

中欧班列摇号订舱!82个舱位35家企业抢,疫情下“一带一路”贸易逆势上涨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徐芸茜 北京报道

“太疯狂了,从新筑至塔什干的班列,一共82个舱位,需求量达700个,35家企业在抢。”11月20日,一位参加了在义乌举行的2021年中欧班列舱位预订摇号活动的货代公司老板沈晓鹏对《华夏时报》记者说。

据他介绍,他参加的这个摇号订舱活动是11月18日在义乌召开的第三届中欧班列暨欧亚多式联运峰会上举办的,该峰会由义乌、重庆、郑州、西安、成都、长沙、合肥、乌鲁木齐等11个发运量占全国发运总量95%的主要班列运营平台主办。其中,在舱位预订活动环节,对明年中欧班列舱位预订进行了公开摇号。

在摇号现场,一些热门班列,比如新筑至塔什干、义乌至马德里、义乌至中亚等均出现了一舱难求的情况,这背后则是“一带一路”合作的逆势上扬。

作为中欧之间抗疫合作的“生命通道”,今年中欧班列逆势增长。截至11月5日,中欧班列开行达10180列,已超过去年全年开行量;运送货物92.7万标箱,同比增长54%。中欧班列运输网络持续拓展,已通达欧洲21个国家、92个城市。今年以来,共运送医疗物资近800万件,共计6万多吨。

17日,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孟玮表示,疫情在全球蔓延,许多海运、空运货物加速向铁路运输转移,中欧班列运力增长赶不上需求增加。“为促进中欧班列持续稳定安全运行,我委正会同有关部门、地方,全力提升中欧班列运能运力。总之,中方将秉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则,继续扎实推动‘一带一路’建设,实现与相关国家的共同发展繁荣。”

中欧班列一舱难求

运价暴涨、一货难求,如今就连中欧班列都要摇号订舱了。沈晓鹏直呼:“今年的外贸人真是太难了”。

11月18日,以“融合、稳链、循环”为主题的第三届中欧班列暨欧亚多式联运峰会在义乌举行。在本次峰会上,全国12家平台公司齐上线,以摇号抽签方式发放2021年班列共2000个舱位,受到参会企业的抢订。

据了解,这次联合班列的订舱并不是像买房买车一样必须经过摇号决定,而是只有在订舱量超过平台推出的舱位总量时,才实行线上随机摇号,现场公布结果。反之,如果订舱量在平台的预售舱位总量之内,则所有预订的货代公司都算中签,不需要摇号。

尽快如此,很多类似马拉舍维奇、汉堡等热门路线的舱位预订仍十分火爆。

记者从现场参与者处了解到,成都至蒂尔堡班列总舱位是82个,现场有6家企业报名,但需求量达到120个;义乌至中亚的班列总舱位是90个,需求量达到280个,14家企业进行摇号;而新筑至塔什干的班列,一共82个舱位,需求量多达700个,35家企业在抢,需求差达到近10倍。

2011年3月19日,首列中欧班列(重庆—杜伊斯堡)成功开行之后,彼时,回程货太少难盈利的报道时常见诸报端,与如今的火爆情形相比,真可谓“冰火两重天”。

而在今年上半年,中欧班列开行量增长迅速,部分口岸从6月下旬开始出现了较严重的拥堵情况,大量班列积压在口岸无法准时出境。在国铁集团的要求下,多个中欧班列公司削减了6-7月的部分运力,以“缓堵保畅”。

“今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部分海运、空运订单转移至铁路,确实造成了上半年中欧班列的运力增长迅速,当时很多公司都不得不暂时停运了。”沈晓鹏对本报记者说。

如今,中欧班列开行已达10180列,通达欧洲21个国家、92个城市。截至今年11月5日,运送货物92.7万标箱,同比增长54%,其中共运送医疗物资近800万件,共计6万多吨。

“一带一路”贸易逆势上扬

中欧班列一舱难求,背后折射出的今年“一带一路”贸易的逆势上扬。

18日,在外交部新闻发布会上,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今年尽管面临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但共建“一带一路”合作仍呈现出十足韧性。中方已与138个国家、31个国际组织签署201份共建“一带一路”合作文件,各方面工作取得积极进展。

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进出口总额达到9600多亿美元,增速比全国整体水平高0.8个百分点;中国对沿线国家非金融类直接投资达130亿美元,同比增长30%,高出全国整体增速32个百分点。

今年以来,疫情在全球肆虐,但得益于中国经济稳步恢复和主动稳外贸稳外资,我国在“一带一路”沿线市场合作呈现出快速增长。这其中,中欧班列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不但稳定了与沿线国家的供应链产业链,还促进了对沿线国家的贸易逆势增长。

“‘一带一路’受到沿线国家欢迎的原因在于,除推进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会带来综合的贸易效应外,中国对沿线国家非金融类直接投资大幅增长,而且利用开通的中欧班列等通道给沿线国家送去抗疫物资,解决很多国家的燃眉之急,实现与沿线国家的共同发展合作共赢。‘一带一路’发展方向将会在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的基础上,加强经贸投资的联系和规则制度上的对接,并在政策沟通和民心相通方面深入发展。”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副部长刘向东表示。

不过,孟玮也提醒道,也要看到,随着疫情全球蔓延,许多海运、空运货物加速向铁路运输转移,中欧班列运力增长赶不上需求增加。

而为促进中欧班列持续稳定安全运行,国家发改委正会同有关部门、地方,全力提升中欧班列运能运力。一是加强重点口岸建设,对满洲里站、二连浩特站、阿拉山口站进行扩能改造,提高集装箱列车的接发、换装能力;二是推动中欧班列西、中、东通道“卡脖子”路段升级改造,积极开辟中欧班列境外新径路,推动运输通道多元化;三是加快中欧班列集结中心示范工程建设,支持完善集疏运设施,提高运输组织效率,努力做到“中转集结”“即到即发”。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