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欧洲17家投资机构盯上越南发电厂:“劝退信”发到日韩上市公司总部

作者:麻晓超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10-29 18:44:25

摘要:相比国外,国内ESG投资还处在起步阶段。同亨投资创始合伙人杨廷武2016年开始接触ESG投资,他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相比传统投资策略中的一些标准化指标,比如财务指标,ESG投资指标相对非标准化一些,国内在这方面虽然还在起步阶段,但可以预见,未来ESG投资指标所发挥的作用会越来越高。

欧洲17家投资机构盯上越南发电厂:“劝退信”发到日韩上市公司总部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麻晓超 陈锋 北京报道

越南一座筹建当中的火力发电厂,正处于国际舆论漩涡之中。

由欧洲多只养老基金和资产管理公司牵头的投资者联盟,近日给该发电厂的拟投资方和拟承建方发去了信函。收到信函的多为日本、韩国国内的重量级上市公司,它们被敦促退出任何形式的与该发电厂筹建有关的工作,理由是这个越南项目牵扯到了很高的环保和气候风险。

《华夏时报》记者看到的发给某公司的信函显示,该信共17家欧洲投资机构联合署名。此事的背后,是以养老金为代表的国外长线资金正逐步成为ESG投资先驱的一个缩影。

相比国外,国内ESG投资还处在起步阶段。同亨投资创始合伙人杨廷武2016年开始接触ESG投资,他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相比传统投资策略中的一些标准化指标,比如财务指标,ESG投资指标相对非标准化一些,国内在这方面虽然还在起步阶段,但可以预见,未来ESG投资指标所发挥的作用会越来越高。

来自4.7万亿资金的一封信

当地时间2020年10月26日,北欧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Nordea Asset Management (下称NAM)在一份声明中确认,由其牵头、管理资产总规模4.7万亿欧元(约人民币37万亿元)的机构联盟,给多家上市公司发去了一封信函。

信函的目的,在于反对相关方参与越南河静永安第2火电站(Vung Ang 2)的投资和建设。公开资料显示,该火电站正在筹建当中,共包括两个660兆瓦的发电机组,由煤炭燃烧供能,采用“超超临界发电技术”(ultra- supercritical technology)。

“投资者联盟敦促参与永安第2火电站建设和投资的公司们从中退出,原因是该项目背后涉及气候的金融和名誉风险很高。信函强调了上市公司在解决气候变化方面肩负的责任,以及在解决气候风险敞口方面失败后会给投资者带去的风险。”声明这样表示。

声明未提到哪些机构联合署名了这封信函。《华夏时报》记者看到的发给某公司的信函显示,该信函主题为《有关越南永安第2火电站项目的询问》,包括NAM旗下养老基金Nordea Life&Pension在内共17家机构投资者联合署名。

其中还包括挪威大型私人资产管理公司Storebrand Asset Management,英国养老基金管理公司Brunel Pension Partnership,丹麦的三家养老基金公司Akademiker Pension、Danica Pension、LD Pensions,芬兰养老基金Varma,法国东方汇理银行(Amundi),瑞典保险公司Folksam,以及芬兰、英格兰、瑞典三国教会的投资部门等等。

12家上市公司收到了这封信,主要集中在日、韩两地。它们包括国资背景的韩国电力公司、三星物产、斗山集团,日本的三菱日联金融集团、国际协力银行、瑞穗金融集团、三井住友金融集团等,涵盖了越南永安第2火电站的主要拟投资方和承建方。

“我们在此恭敬地询问,贵公司是否考虑参与越南永安第2火电站的资金提供、建设、管理、供应、服务。如果答案是肯定的,我们恭敬地敦促贵公司公开发表不参与的决定,因为该项目涉及气候的金融和名誉风险非常高……此外,我们恭敬地敦促贵公司公开承诺,在全球范围内结束任何与煤能源发电项目有关的新投资。”《华夏时报》记者看到信函内容这样说道。

A股ESG信息披露率不足三成

越南永安第2火电站项目自宣布筹建以来,在国际上遭到了不少环保势力的公开反对。《华夏时报》记者看到的一份今年5月发出的联名倡议书显示,来自欧美、亚太以及日本的100多家环保组织公开喊话日本内阁首脑,希望该火电站的主要参与方日本公司从项目中退出。此外,韩国国内主要的参与方韩国电力公司等也承受了外界的舆论压力。

不过,此次来自欧洲投资机构的进一步施压,同早前环保势力发声反对的最终效果相比,可能会有不同。原因在于,联名的17家机构在全球范围内管理着约4.7万亿欧元的资产,并且持有收到信函的上市公司的少量股权。

此事是国外长线资金ESG投资越来越盛行的一个缩影。ESG投资理念,是“责任投资”理念的发展产物,其中,E是指企业对环境的影响、S是指企业对社会责任的履行情况,G是公司治理结构。

在实践中,投资者可能采取的一种策略是,在现有以财务指标为主的投资模型基础上,再加入对标的的ESG指标的分析,以期获得最优回报,ESG投资分析反应的是一个标的公司或者经济体的可持续发展或者高质量发展的潜力。

海外市场近些年ESG投资不断发展壮大。平安证券研究所策略配置研究团队近日的一项研究显示,全球责任投资资产管理规模由2006年的不足7万亿美元增至目前超100万亿美元,其中,近两年ESG被动投资加速发展,ESG主题ETF总规模已超1500亿美元;养老金投资推动ESG市场不断扩容。

相比之下,“国内ESG投资起步较晚,监管持续予以政策支持但市场规模仍待成长,泛ESG基金规模仅有1200亿元左右。”上述研报称。

杨廷武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他从2016年开始接触ESG投资,这些年的积累储备下来有几个感受。第一个感受是,相比传统的财务指标,“ESG的一系列评价指标或者说数据的特征,相对来说没有那么标准化,如果套用数据的专有名词的话,就是说它们通常是一些非结构性的数据,很难用量化的语言去表示它们”。

第二个感受是,传统的价值投资体系是直接对标的做判断的,而ESG分析是斧正或者说反证的,比如一家公司的ESG评分高,从资金的投资和回报这个维度看去,它可能未必是家“好公司”,但如果评分低,它大概率不是家“好公司”。

2018年,A股发生了股权质押“危机”,很多上市公司的股价因为大股东股权质押问题而不断暴跌。“其实有相当一部分公司的财务基本面没什么大问题,但它们在公司治理这方面不严谨,甚至有缺陷,就这样,一些公司因为ESG指标,直接被我们Pass掉了。”杨廷武向《华夏时报》记者说道。

展望国内ESG投资体系的未来,杨廷武预期,再过10年,ESG指标在投资者的投资分析体系中所发挥的作用,会大幅提高。

这期间,国内市场可能会发生几个重要变化。“一个是投资机构越来越成熟,尤其是专业型、头部型机构逐步形成,对标的上市公司的要求越来越高,除了要求它们能挣钱还要有社会责任担当;另一个是行业集中度高,更多头部企业有社会责任担当的意识,形成行业示范效应;第三个是社会大数据系统的完善,不单单是上市公司披露ESG数据,还有整个社会的其他主体参与披露和评价,这会让ESG数据的采集变得简单容易,届时ESG投资会大放异彩。”杨廷武称。

平安证券的研报显示,当前A股ESG投资面临着一些问题,比如,ESG信息披露和评价体系均有待完善,给投资者开展责任投资增加了难度,目前A股ESG信息披露率不足三成。

编辑:严晖  主编:夏申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