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要闻正文

中部地区六省逐鹿 湖北如何才能打赢城市经济排位赛?

作者:方凤娇 徐芸茜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10-27 20:40:33

摘要:据湖北省统计局初步核算,湖北前三季度地区生产总值29779.42亿元,同比下降10.4%,降幅较上半年收窄8.9个百分点。湖北省统计局总统计师叶福生称,疫情以来,湖北经济发展从一季度“按下暂停”到二季度“重启恢复”再到三季度“稳步恢复”,全省经济在持续复苏,市场活力不断增强。

中部地区六省逐鹿 湖北如何才能打赢城市经济排位赛?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方凤娇 徐芸茜 北京报道

二季度以来,小张又开始了忙碌地工作。而数月前的疫情期间,他们公司的订单数量“简直惨不忍睹”。

小张在湖北省武汉一家外贸企业担任跨境业务经理,她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春节期间物流暂停,产品断货,几乎没订单。”因为疫情,公司员工一季度都在家办公,4月份开工后,由家具产品往疫情相关产品转型,产品主要销往美国、欧洲、日本三个市场,“销量还不错,但竞争也大。而且疫情相关产品一是要很多出口认证;二是物流成本尤其是国际物流费猛涨,极大挤压了利润,有时甚至根本赚不到钱。”但小张表示很值得庆幸,因为业绩在逐步好转。

从公司业务几近暂停,到重启转型谋发展,再到逐步恢复,小张的经历,是前三季度湖北省经济发展中的一个缩影。

据湖北省统计局初步核算,湖北前三季度地区生产总值29779.42亿元,同比下降10.4%,降幅较上半年收窄8.9个百分点。湖北省统计局总统计师叶福生称,疫情以来,湖北经济发展从一季度“按下暂停”到二季度“重启恢复”再到三季度“稳步恢复”,全省经济在持续复苏,市场活力不断增强。

与自身相比,“湖北前三季度GDP数据下降幅度越来越小,今年全湖北省的GDP最终可能在零增长到-3%左右。”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认为。

而横向来看,作为中部六大省份城市的一员,湖北还需补齐尚存的短板才能赢得城市排位赛。中国(香港)金融衍生品投资研究院院长王红英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未来只要政策做一定的倾斜、调整,在高科技、新材料、新能源还有大消费方面提供更多的政策优惠支撑,湖北经济的发展还是会进入快速发展的轨道。”

区位及科教优势明显

据湖北省政府新闻办通报,前三季度,湖北省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上涨3.8%,比全国平均水平高0.5个百分点,在31个省(区、市)中列第4位;在中部六省中居第1位。

湖北与山西、河南、安徽、江西及湖南同属于中部城市。据初步统计,从GDP总量来看,上述六个省份中,前三季度,河南GDP以39876.71亿元居首;湖北反超安徽,但同时湖北也被湖南赶超;江西和山西靠后。湖北与湖南的差距在毫厘之间,按照目前的态势,叶青预计湖北全年GDP总量有望反超湖南。

与中部其他省份城市相比,湖北具有自身独特发展的经济优势。疫情之前的近几年湖北发展较快,在城市建设、城市群扩容、房地产发展,包括一些重点产业、长江存储之类的知名龙头企业、光谷等产业都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在中部来看,湖北对周边的辐射能力较强,又处于九省通衢要害,是京广线、南北大通道的中枢,也是长江流域的中部枢纽。首先是区位优势,处于华中腹地,在交通方面,南来北往、东上西下、九省通衢以及扼守长江要道。叶青认为:“在这种优势下,高铁的优势也会进一步发挥;第二个优势是有中西部最大、具有强竞争力的城市武汉,最近中科院公布的城市竞争力排行榜中,武汉排第九位,在中西部也是居首。”

由于地处中国经济的中枢地位,在“一带一路”的大背景下,湖北对欧洲的出口现在位居第二的水平。

此外,劳动力数量的规模、大学教育带来的创新人才素质提升,将会使得湖北省在绿色环保可持续发展的理念背景下,得到进一步的发展上的提升。王红英表示,尤其是湖北高校数量居多,在当前中国经济转轨加新兴的背景下,具有非常好的人口红利,特别是在科技创新领域,具有非常强劲的人才支撑体系。纵观中部其他省份,比如以资源为主的山西,以工业、制造业为主的河南,目前发展中也遇到了整体市场需求疲软、赤字急剧上升的局面。

存区域协同不足等短板

虽然湖北有着中枢位置的优势,但在叶青看来,湖北“得中”但是并不“独厚”,比如湖北远离四个比较发达的经济圈,即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距成渝经济圈较远。此外,湖北的成果转化比如在本地诞生的专利都流向省外,叶青坦言:“能够把15%的专利留下来就不错了。”

显然,湖北也存在一些不可忽视的短板,这关乎湖北省在中部各省甚至在全国城市的排位赛成绩。

从经济结构上看,王红英认为,湖北经济结构并不是非常合理,目前湖北是以传统制造业商贸为主的经济发展特色。进行供给侧结构的调整,完善以科技、环保、教育为主的新经济发展,将是未来湖北经济弥补短板、提升综合发展速度的重要结构性的调整路径,一旦这些短板得以补充,湖北经济的发展将会在整个中西部群体当中有结构性的发展。在产业方面,安徽在新能源,包括芯片产业、新材料方面的发展的确走在各省前面。从这一点来看,湖北还是有一定的差距。

纵观整个中部,“最大的问题是协同不够。”叶青强调,包括湖北在内的中部还需要更多的政策支持,加强协同。周围的四个经济区包括京津冀、长三角一体化、大湾区城市群、成渝经济圈都协同得很好;而所谓的“中三角”武汉、长沙和南昌几乎没有大的合作。叶青建议政策上出台促进中部崛起的新战略,让中部城市更好地团结起来。

那么,要如何才能补齐短板?

道阻且长,行则将至。东方证券总裁助理、首席经济学家邵宇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对于城市或者地方政府而言,需要两手抓。一手做城市化,即城市建设基础设施公共服务、人力资源投资;然后是产能。城市方面的投资建设都需要较大的资金投入,必须找到土地财政之间的平衡。还有就是对新兴产业的投入,武汉已经有一些先导的产业,对其他产业的投资可能要更加精准,这样才能把两手都抓起来:一方面通过城市化提供基本的动能,另一方面通过新兴产业的拉动完成转型的任务。但目前由于受到疫情冲击,湖北整个调整需要更长的过程。

值得注意的是,武汉将建成“米字型”高铁网。据叶青介绍,今年已经开始动工,五年之后应该会全部构成,届时武汉乃至整个湖北的区域优势会进一步发挥,对投资者有很大的吸引力。叶青建议,湖北继续发挥科教优势和区位优势,还要争取成为高新产业的基地,更多地吸引沿海人才和资金,在沿海资金和人才的推动下,让湖北的区域优势和科教优势,成为一个创新的高地。

人才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邵宇同样认为,全方位的人才比如产业人才、企业家、优秀、政府官员以及年轻的大学生和科研技术人才,都要有比较好的激励机制。

实际上,疫情以来湖北省经济发展在全国仍名列前茅,表明湖北省的资源优势尤其是本身具有特色的禀赋优势已被快速调动起来,在中长期中国经济向好、“一带一路”大的战略背景下,以及双循环经济战略的支撑下,湖北包括整个中部省份将会迎来重要的发展机遇。王红英认为:“只要政策配套更及时,相关的政务服务更加有效率,在‘十四五’大的发展规划背景之内,进一步推动中西部省份欠发达地区的产业承接功能,中西部地区尤其是中部地区,将会迎来新一轮经济快速发展时期。”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