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产业正文

新东方赴港二次上市 俞敏洪再踏新征程

作者:于玉金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10-27 11:32:48

摘要:香港交易及结算所10月23日晚披露,新东方通过港交所聆讯,并披露招股书。新东方认为,于香港联交所上市将令其获得机遇进一步扩大公司的基础及拓宽公司进入资本市场(尤其是亚洲)的渠道。

新东方赴港二次上市 俞敏洪再踏新征程

(于玉金 摄影)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于玉金 北京报道

2006年9月7日,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登上了纽交所的敲钟台,新东方成了在美国上市的第一家中国教育公司。俞敏洪曾在《我曾走在崩溃的边缘》中写道,“(新东方在美国上市)对我来说,对于新东方来说,却是新长征的开始。”

如今在这新长征中,俞敏洪带领着新东方又来到新的里程碑。时隔14年,新东方即将赴港二次上市,成为首家回归港股的教育企业。

香港交易及结算所10月23日晚披露,新东方通过港交所聆讯,并披露招股书。新东方认为,于香港联交所上市将令其获得机遇进一步扩大公司的基础及拓宽公司进入资本市场(尤其是亚洲)的渠道。此次在港上市募集资金将用于透过公司的持续创新及技术投资以及改善公司的OMO系统的功能及效率以及其他学习平台来增强学生的学习体验;公司业务增长及地区扩张;战略投资及收购以及用作一般企业目的及营运资金需求。

二次在港上市

1993年,俞敏洪在北京开设第一所学校,为大学生提供TOEFL备考课程,经过近30年的运营,新东方不断创新以适应学生不断变化的需求,并以高度扩展的方式进行扩张,目前拥有全科目K-12校外辅导课程、语言培训及备考课程、全面在线教育课程及内部教材研发及发行业务。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资料,新东方成为中国最大的民办教育公司,累计服务学生人次超过5540万名。

据招股书显示,截至2018年、2019年及2020年5月31日止财年,新东方的总计净营收分别为24.47亿美元、30.97亿美元、35.79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为20.9%;股东应占净利润分别为2.96亿美元、2.38亿美元、4.13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为18.1%。

好成绩单的取得离不开庞大的市场。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包括幼儿和儿童英语语言培训在内的中国K-12校外辅导市场的总市场规模从2015年的3777亿元增至2019年的9191亿元,复合年增长率额为13.2%。

随着跨学科的K-12校外辅导在低线城市和农村地区的渗透率增加、对优质教育的需求不断增加、学校课程的难度增加以及对中国优质教育服务的持续且长期的需求,中国K-12校外辅导市场的总市场规模预计到2024年将进一步增至1.17万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13.6%。

目前,俞敏洪持有公司19750272股股份,占已发行股本总额的约12.3%,为新东方主要股东。

对于此次新东方赴港二次上市,凡德投资总经理陈尊德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通过选择在香港第二上市,新东方实现了双市场融资,降低了单一市场融资的风险,起到稳定股价的作用。

“公司在IPO时首先可以拿到一笔资金,新东方可以去开拓新校区,做市场推广等,在港股上市解决了融资的问题。”陈尊德表示。

“2019年以来,香港在金融方面改革逐渐增多,阿里巴巴、京东、网易等也都在港股上市,香港市场逐渐活跃,香港的海外资金、大陆在境外的资金也有一个出处,”陈尊德还分析,恒生指数之前以传统企业为主,特别是房地产占比非常高,金融机构的占比也较大,随着阿里巴巴,网易在港股上市,大概率会纳入指数并对恒生指数的成分构成产生一定影响,更偏向于科技、互联网类,对于恒生指数未来走势有较好的推动作用,这也是中概股大量回归的理由。

浑水做空与调整

2006年上市至2012年,新东方的发展一直顺风顺水,但2012年7月新东方突遭Muddy Waters LLC(浑水)做空。

彼时,浑水指责新东方财务数据造假、教学区造假、学生人数造假,浑水的多项指控导致新东方股价下跌,两个交易日中,市值蒸发了60%。此后,新东方为稳定股价进行了股票回购、对管理层发期权等动作,并聘请独立律师事务所、财务事务所及审计事务所组成独立调查团进行审查,此后一年多,新东方股价回归到被浑水做空之前,在调查一年多后,也证明了新东方没有做假账。

如今新东方股价在170美元/股,总市值在270亿美元。事实上,中概股时常遭遇做空机构做空,今年爱奇艺、跟谁学再次遭遇做空。

陈尊德向记者分析,美国投资者对中概股并不是十分了解,中概股被做空事件屡有发生,今年跟谁学被做空超过10次,好未来、新东方也都曾面临过做空质疑,引发股价波动,对公司产生一定影响。

陈尊德还告诉记者,美股与港股之间存在换股机制,即港股与美股之间存在价差,一些机构会从中套利,最终美股、港股两个市场趋于一致,基于此,港股资金对于中概股更了解,股价波动不会过大,也起到稳定股价的作用。

而在上市的14年间,新东方也曾随着市场而不断调整自己的步伐也曾经出现过在考核机制中只考核收入与利润的情况。

据俞敏洪在《我曾走在崩溃的边缘》书中回忆:“负责人为了收入和利润,就拼命的去做能带来收入和利润的产品,比如在没有准备好老师的情况下拼命开教学区,在老师没有经过培训的情况下就让他们进入教室上课;再比如拼命推销一对一高价产品,而不再重视那些需要培养的班级业务。最后的结果就是:在那一阶段新东方的收入出现了上升,有些分校的收入比上一年增长了70%-80%,甚至100%,但是第二年收入突然不增加了。”

在2015年前后,俞敏洪开始重新整顿新东方,不再关心资本市场对新东方的股价的定价,而是提升新东方的教学质量,提高新东方老师素质,并且把考核指标进行全面修正,让所有考核指标都指向新东方教学质量的提升;同时给校长们减压,大幅下调对他们利润和收入的考核。

此后,新东方的调整也有了如今年复合增长率达到20%的好结果,券商机构目前针对新东方美股也给出了正面评价,多家机构给出了“买入”评级。

疫情后继续扩张

2020年疫情袭来,各行各业都迎来了大变局之年,拥有线下业务的教育企业也是喜忧参半。

招股书显示,COVID-19疫情于全球爆发,新东方的招生工作受到影响,暑期课程的报名被押后,尽管新东方的K-12校外辅导课程持续增长,由于海外考试取消及旅游限制,新东方的海外相关业务(包括备考及咨询服务)受到负面影响,新东方2020财年Q4净营收为7.99亿美元,同比下降5.3%。

COVID-19疫情也令新东方对营运实施临时调整。自2020年1月底起,新东方暂停全国所有学习中心的运营,并通过内部开发的OMO(线上与线下融合)系统将线下课堂转移至小型线上直播课程,该系统在减少COVID-19疫情对新东方服务及运营的影响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目前,疫情的影响在消散,新东方2021财年Q1(2020年6月1日-8月31日)净利润为1.75亿美元,同比下降16.4%,环比增长110%,与此同时,新东方也上调了2021财年Q2的业绩指引。

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新东方自2020年6月起逐步恢复线下营运,新东方的学生人次自此录得恢复性增长。目前,新东方的所有线下营运均已恢复。

不过,新东方仍将OMO系统作为重点发展,在上市募集资金中也特别强调此用途。

新东方首席执行官周成刚表示,未来,新东方还会重点投入更多资源来推进具备高增长力的OMO战略,把服务覆盖范围扩展至更多的城市和学生。“在第一季度中,新东方在大约20个现有城市推出了OMO在线课程,并吸引了数量可观的新客户;OMO战略将在今年内有效地增加招生人数并加快业务复苏。”周成刚还指出。

国信证券分析师荣泽宇表示,新东方在2021财年Q1投入了3900万美元用以改善和维护 OMO 集成教育生态系统,除 OMO基础架构外,还为教师的高阶培训计划分配了部分资源,以响应日益增长的需求,提高其在线综合教学技能;同时通过升级技术平台,扩大OMO系统中在线工具和内容的使用范围,覆盖整个网络的受众群体,进一步开发更好的教学内容和课件;暑期后OMO模型留存率超过了50%,成效初显。

“未来新东方将持续对数字技术的投资,并在更多线下长期培训课和测试产品中引入 OMO 系统,尤其是针对K-12业务和海外备考等关键业务,OMO 有望成为增长引擎之一,以增加疫情后的获客数量、抓住市场整合的机会、加速新东方利润率恢复。 ”荣泽宇还说。

此外,受疫情影响大量中小机构退出,市场开始进入整合出清阶段,新东方将持续扩张。

截至2020年8月31日,新东方学校总数为112家;学习中心总数达1472家,与去年同期相比净增211家,与上季度相比净增7家。

“随着疫情逐步消退,中国的教育板块将迎来一波市场整合浪潮。为了在疫情消退后进一步占领市场份额、巩固市场地位,新东方继续积极推动扩张计划。”周成刚表示。

“从新东方上市到现在的十几年间,我的个人历程充满了艰苦、艰辛、曲折、失败,当然其间也有成功的喜悦。但是对于我来说这绝对不是一个轻松的过程,绝对可以用‘长征’来形容。向未来看十年八年,我依然是这种心态。”俞敏洪曾写道。

未来,教育行业“老兵”新东方仍将由俞敏洪带领着翻山越岭、过雪山草地,继续“长征”。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