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要闻正文

清华x-lab数权经济实验室主任钟宏:迎接区块链与数字经济3.0时代|“链”动未来

作者:徐芸茜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10-18 21:22:57

摘要:“我认为数字经济有四大方向:治理上链、商业上链、金融上链和产业上链,我们期待和媒体朋友在不同的行业推动以区块链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以及基于新技术创造新基础、新经济。共识、共建、共治、共享,迎接区块链与数字经济3.0时代。”钟宏说。

清华x-lab数权经济实验室主任钟宏:迎接区块链与数字经济3.0时代|“链”动未来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徐芸茜 北京报道

今年4月,国家发文首次将“数据”定义为第五种生产要素,开启了一个天量的未来市场,那么,当区块链遇上数据要素会发生什么样的核聚变反应呢?

“从2015年中国提出大数据战略,要建设数字中国,到今年3月30日中共中央发布的《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把数据要素和土地、资本并行,我们正迎来数字化世界。基于数字化技术,物理世界的一切权益,包括资产全都形成数据化,以数字的形式呈现。因此,数字经济3.0时代我们会迎来以数据作为新要素的全新经济体系。”清华X-lab数权经济实验室主任钟宏在10月18日召开的2020年媒体高层区块链知识公益培训班(链媒班)第二期上表示。

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中央政治局第十八次集体学习时强调,把区块链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在钟宏看来,这展现了对于整个区块链国家战略的整体布局:一个基础、两个发展和三个目标,即一个基础是规范引导、安全管理;两个发展是自主创新和应用治理;三个目标是建设网络强国、发展数字经济和助力经济社会。

“我认为数字经济有四大方向:治理上链、商业上链、金融上链和产业上链,我们期待和媒体朋友在不同的行业推动以区块链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以及基于新技术创造新基础、新经济。共识、共建、共治、共享,迎接区块链与数字经济3.0时代。”钟宏说。

国家对区块链的整体布局

当前,区块链行业进入到新一阶段,技术和经济各方面不断融合加强的同时,传媒业也面临更多的新的责任和挑战。在此背景下,10月18日,由中国经济传媒协会、华夏时报联合发起,清华x-lab数权经济实验室、传媒区块链产业智库、火链科技等支持的2020年媒体高层区块链知识公益培训班(链媒班)第二期在北京举行。

在培训讲座上,钟宏表示,在去年10·24讲话中可以看到习近平总书记对区块链技术做了一个非常高的评价,它是作为我们国家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从习总书记的讲话中,可以看出国家对整个区块链的整体布局包含三个方面:一个基础、两个发展和三个目标。

“一个基础是规范引导安全管理。我们今天所谈到的区块链技术已经不再是11年前中本聪提出的以比特币为主的区块链。比如说在去年10·24讲话当中,将区块链技术进行了分解,有联盟链技术、公有链、私有链技术,在国内发展区块链技术必须安全可控。”钟宏说。

他表示,而两个重要的发展方向是自主创新和应用治理。“我们必须要把区块链作为一个产业数字化创新的关键技术来推动,要注重区块链与经济社会融合发展,包括技术原创、发展产业标准、建立产业生态、培养人才等。而在应用领域要跟实体经济融合,驱动数字经济发展,为民生服务,提供应用场景。”

除此之外,还要明确发展区块链有三个重要的目标,一个是建设网络强国,第二个是发展数字经济,第三个是助力经济社会。

区块链到底是什么?

那么,已经上升为国家战略的区块链技术究竟是什么呢?

对此,钟宏表示,区块链其实是分布式记账技术的简称,基于分布式存储对数据进行加密封装的技术。

他进一步解释称,简单理解,我们经常提到工业时代的核心生产要素是石油,那么数字经济时代核心的生产要素就是数据。在石油产业领域,石油需要封装、运输;数据作为生产要素也需要进行安全可信的封装,区块链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数据封装技术。同时,也可以基于区块链去搭建一个类似石油运输管道,就是数据的安全传输网络。

而区块链主要有以下四大优点:分布式数据存储,不可篡改,可溯源以及匿名性。区块链技术可以让数据可信,可以建立一个数据安全、可信的传输平台和价值交换网络。

“数字经济的发展,都需要基于底层操作系统。在计算机时代,操作系统是DOS、windows;移动互联网时代是安卓和iOS;下一代我们认为是基于区块链的可信互联网,区块链就是构建底层操作系统的关键技术。那么,区块链到底能做什么?区块链系统天生就是适合做成多方协作的平台,是新一代通用开放平台的首选技术架构。从这样的维度我们可以认知,区块链不只简简单单作为比特币这样的货币应用,不仅仅是能够跟各个行业、产业结合,还是整个公司、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基础设施,也是数字经济的基础设施。”钟宏说。

迎接数字经济3.0时代

钟宏表示,数字经济发展历经了50年的快速、超速发展,起点分为三个阶段:上机、上网和上链。上机是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计算机普及带来的计算时代;从上世纪90年代末以互联网作为2.0时代的代表,诞生了包括谷歌、亚马逊,中国的腾讯、阿里这样的互联网巨头公司;紧接着是移动互联网时代。而去年的10·24习总书记讲话带来了一个可信互联网的时代,以Libra、DC/EP为代表的新技术应用正在进入爆发期。“我们认为驱动数字经济3.0时代的是以区块链技术为核心的融合技术,简称“5iABCD”,在去年习总书记讲话也提到了这一点,接下来发展的人工智能如何跟传媒行业、传媒监管进行紧密的协同和合作,这都是以区块链3.0技术为核心引擎。”

”数字经济3.0时代,我们正迎来一个平行世界,即物理世界跟数字世界平行的世界。2018年我们提出了数权世界的概念,这是全新的发展空间。”钟宏说。

而所谓的数权经济就是数据确权,以数据流通交易为核心的全新的经济体系。“伴随着新的经济模式,一定要有相配套的治理体系与之配套。所以从2018年12月份起,我们认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标志点,全国三大互联网法院——北京、杭州、广州互联网法院都用到了区块链技术。其中北京互联网法院2018年12月份发布了基于区块链打造的天平链,这是完整的司法上链。目前,全国的法院都在借助区块链去打造数字化的法院,形成一个全新的治理体系。”钟宏说。

既然有新的要素、新的市场,那么配套也需要新的监管,对此,钟宏表示:“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时代,传媒行业发生了根本上的变化,包括新媒体、融媒体,包括这次在中美的竞争当中TikTok受到了美国的打压,因此,我们提出要以新的科技手段,以科技监管代替传统的人力监管,用人工智能的手段形成传媒的关键算法,以算法进行监管,以算法来推动传媒行业的良性、可持续的发展。”

每一个技术的创新都是有周期的,一般5年到10年为一个周期,那么谁能抓到下一拨的技术红利,谁就能形成这个行业的龙头能力。在数据领域更是如此,数据要素的市场化必须要有完善的可信的治理体系,“当前我们重点推出的,是把金融科技领域的监管沙盒的技术引入到数据监管领域,各个地方政府要发展政府数据的开放共享,要把健康医疗数据进行研发,要做跨境数据流通等等,怎么监管?怎么保护数据的安全?怎么维护个人隐私、信息的保护等等一系列的问题?清华x-lab数权经济实验室提出全新的监管体系——“数据要素监管沙盒体系。”钟宏表示。

同样,数字经济新时代也面临新的挑战,要建立全球新的秩序,“包括美国对华为、TikTok这样的一些竞争,我们正在迎来新的冷战,是数字冷战。所以在今年9月8日,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提出了我们要发出全球数据安全的倡议,坚守公平正义的原则来推动全球数据共享的新模式,共同打造人类数据命运共同体这样一个新的模式。在此背景下,面对数据冷战,我们传媒行业应该发挥我们的核心优势,借助科技手段迎接我们数字经济新的安全体系。”钟宏表示。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