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调查正文

任性的住建局:已网签备案的房子离奇换了人名

作者:宋婕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9-18 21:58:41

摘要:王世纲称,他曾在2018年事发时到住建局查询,清楚地记得当时记载的作废时间是2018年4月26日,而非现在系统中记载的时间。“这显然是后改的,谁在做假?”他说。

任性的住建局:已网签备案的房子离奇换了人名

8年前购买的房子,周边已经变得非常繁华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宋婕 陈锋 北京报道

付房款、签合同、网签备案、交房过户,每一个环节都必不可少,之后才能拥有一套真正属于自己的房子。但哈尔滨人王世纲举报称,自己1000多万元购买的三套房子,在已经进行过网签备案的情况下,被当地住建局离奇过户给开发商的亲戚。如今房屋溢价2倍,市值超过3000万,他却只能眼看着别人享受自己的收益。

讨房的过程中,王世纲发现了众多难以置信的细节,房主对房屋一无所知;住建局房屋登记系统内信息与事实不符,疑遭人修改日期逃避监管红线;公安机关侦查显示案件疑点颇多,但侦查却蹊跷“戛然而止”……

房屋离奇被过户

2009年王世纲和姜涛成立黑龙江中祺亿和房地产开发公司(下称“亿和地产”),二人各占一半股份,公司开发了“群力金中环”商服项目。2011年12月,为解决公司资金问题,经股东会决议,对项目部分房屋进行分割处置。王世纲以1130万元的价格,获得三套房产,确权至其妻子名下。2012年6月,王妻与公司签订买卖合同,并完成了房管局网签备案等手续。

项目在2015年建设完成。2018年8月,王世纲着手办理入户时,却被物业告知无法办理,因为房主另有其人。

自己买的房子怎么就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易主了呢?王世纲到哈尔滨市住建局询问情况,时任房地产开发建设处处长李长志告诉他,这三套房产中,两套在当年7月25日过户至河北唐山人许志欣名下,另一套在当年8月14日过户至哈尔滨美意房产租赁有限公司,且均已办理了房产证。此时王世纲意识到,自己遇到了“一房两卖”。

根据《城市房地产管理法》、《城市房地产开发经营管理条例》的规定,开发商不得在未解除商品房买卖合同前,将房子再行销售给他人。

黑龙江省也有相关行政规定,商品房合同变更,必须由买卖双方和开发企业到行政主管部门办理登记备案手续。

针对王世纲的质疑,李长志称,将协调亿和地产实际控制人姜涛、法定代表人王金䘵处理此事,并请求王不要对他进行举报。不过,李长志不久便因涉嫌其他犯罪被公安机关抓获,王世纲房子离奇过户之事便被搁置。

“房屋登记行政机关存在重大违规,否则我们的房子是不可能被过户的。”王世纲说。

2018年5月,哈尔滨市政府下发哈政办(2018)12号文,明确规定:取消主城区内建设单位网签合同备案信息注销权限。这是针对此前将相关权限下放给开发商后产生诸多乱象而进行的纠偏动作。

王世纲的三套房产位于道里区,属于此次被调控的范围。而上述房产变更网签备案信息的时间也均在2018年5月之后,显然上述变更是违规的。

值得注意的是,开发商亿和地产,在2018年6月因合同纠纷被哈尔滨道里区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按照黑龙江省住建厅当年8月9日印发的8号文件,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的开发商,停止其办理房屋买卖网签和房屋交易手续。

三套房产中有一套是在当年8月14日过户,从时间上来说,开发商已经无权更改网签备案信息,更无权进行房屋买卖。

王世纲认为,在姜涛、王金䘵及住建局有关人员的合谋下,他们触碰了前述至少两条红线,导致房子在自己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过户,不仅违规,而且涉嫌严重违法。

住建局系统备案信息被修改

2020年9月16日,王世纲再次来到哈尔滨市住建局房地产开发建设处,要求处理此事。

“我是第一次听说有这样的事。”该处履新不久的张处长说。更让她惊讶的是,工作人员从联机登记系统中打印的信息显示,三套房子备案在王妻名下当天(2012年7月13日),即被作废(注销)。

王世纲称,他曾在2018年事发时到住建局查询,清楚地记得当时记载的作废时间是2018年4月26日,而非现在系统中记载的时间。“这显然是后改的,谁在做假?”他说。

值得注意的是,联机系统显示,上述三套房产中,一套更改过四次备案信息,剩下两套分别更改了三次。住建局一位工作人员看完后,脱口而出:“这(玩得)太狠了。”据介绍,按规定当地商品房备案信息最多可以更改两次。

中华全国律协行政法专业委员会原执行委员、北京市才良律师事务所主任王才亮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在原备案合同没有被撤销的情况下,房子又被出售,后面的房屋买卖行为无效,若进行了房屋登记,则登记无效。开发商的行为属于违约,要承担赔偿责任。若存在伪造签名等行为,则涉嫌犯罪。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孙建章也认为,开发商的行为不仅严重违约,还存在一房两卖的欺诈行为。

他称,变更住建局的备案信息需要开发商提交相应的材料。在原房屋买受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备案信息被撤销,作为监管部门的住建局存在失职行为,应受行政处分;如果相关公务人员存在受贿、滥用职权,则涉嫌刑事犯罪。

公安不予立案遭质疑

道里区是哈尔滨的新区,发展迅速。2012年1000多万元买的房子,几年过去,溢价2倍,目前三套房产的市值已经超过3000万元。如今许志欣名下的两套房子已经对外出租,王世纲一家不仅房子没着落,房款也无处去讨。

2018年9月,王世纲以开发商亿和地产合同诈骗和开发商法人代表王金禄涉嫌职务侵占为由,向道里区公安局报案,经侦大队以刑事案件受理并展开调查。

调查并不顺利,开发商的负责人不知所踪。道里警方在当年11月到唐山市找到房主许志欣调查,办案材料显示,许对自己名下的房子信息一无所知,不知道具体位置、面积、价格,称自己只是名义上的买方,实际房主是其亲戚迟丽娜,她只在2018年8月配合到哈尔滨签订了房屋买卖合同。据悉,迟丽娜是亿和地产实际控制人姜涛的侄女,公司监事迟伟的姐姐。

奇怪的是,在仅调查了房主之后,尚未厘清住建局为何可以将已网签备案的房屋过户至他人,2019年1月,道里警方表示现有证据无法证明有犯罪事实发生,决定不予立案。目前,王世纲已向道里区检察院申请立案监督。

知名法律人士蔺文财表示,从股东角度看,公司实际控股人将已确权至其他股东名下的资产予以侵占,涉嫌职务侵占。从一房两卖角度看,公司实际控股人涉嫌合同诈骗或诈骗,公安机关应予立案,并应进一步调查住建局备案登记过程,厘清是否存在伪造他人签名、行贿受贿、滥用职权等。

哈尔滨2018年曾展开攻坚行动,重拳打击一房数卖或先卖后抵、先抵后卖等方式套取资金,导致群众无法办理产权证或产生严重纠纷的犯罪行为。在短短20天时间内,全市共立案19起,破案10起,抓获犯罪嫌疑人11人,网上追逃3人。

当年的新闻通报指出,此类问题以往主要通过民事诉讼渠道解决,不仅诉讼周期长、裁决执行难,而且“一房数卖(抵)”的企业和机构负责人没有得到应有惩处,有恃无恐、肆意妄为,引起广大购房群众的强烈不满。官方强调:“让老百姓自己去讨自己花钱买的房子,自己去解决这么棘手的问题,就是在放纵犯罪!”此语曾获赞无数。


责任编辑:麻晓超 主编:夏申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