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金融正文

2020年成VC/PE行业发展重要节点 人民币基金需要更多长线投资者

作者:冯樱子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9-17 08:53:19

摘要:2020年或成为行业发展的重要节点。如果人民币基金不正本清源,市场不为创投基金正名,整个创投行业会面临非常严峻的形势。

2020年成VC/PE行业发展重要节点 人民币基金需要更多长线投资者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冯樱子 北京报道

近日,“2020中国母基金峰会暨第二届鹭江创投论坛”开幕,本次峰会由《母基金周刊》、厦门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主办,建发集团、金圆集团、厦门国际银行、兴业证券联合主办。

过去十多年,中国VC/PE行业发展的过程也是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发展和完善的过程。如今监管趋严,机构的专业化要求提高,创新也给未来的市场带来了不确定性。投资机构洗牌潮倒逼VC/PE的发展进入一个新阶段。

在圆桌论坛《投资机构的创新之路》上,多名基金掌门人、管理合伙人围绕行业的创新变化和应对策略进行探讨,并认为近些年国内资本市场的创新性改革令人欣喜,也给VC/PE创造了很好的退出通道,但行业依旧面临多重挑战。

2020年或成为行业发展的重要节点。如果人民币基金不正本清源,市场不为创投基金正名,整个创投行业会面临非常严峻的形势。

同时,投资人们提出,应该让更多长线资金进入VC/PE领域;尝试让GP探索资本化道路等。

行业面临严峻挑战 市场需为创投基金正名

自2018年以来,市场内外部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VC/PE行业面临多重挑战,行业格局不断变迁,基金从同质化竞争转向差异化竞争,从全站式打法到精准深耕某一垂直领域。未来一段时间,行业将加速整合,资源向头部集中,或许更多基金将黯然离场。

东方富海董事长陈玮介绍,实际上,人民币基金发展时间非常短,只有 20年左右。起初几年,人民币基金是跌跌撞撞发展起来的。2005年以前,IPO经历多次暂停;《公司法》、《证券法》尚未完善,法人股不能流通,人民币基金没有退出渠道。市场上很少有科技型项目,投资选择有限。

2005年,中国证监会发布《关于上市公司股权分置改革试点有关问题的通知》,宣布启动股权分置改革试点,这就是载入中国资本历史的“股改全流通”。这一改革拯救了人民币基金,从此,人民币基金可以通过IPO实现退出,获得收益。本土创投机构也在漫长的黑夜中看到了曙光。一大批机构涌现。

2009年也是创投发展历史中的关键年份。这一年,证监会耗时10年磨砺打造的“创业板”正式出炉。10月30日,创业板首批28家公司集体上市,平均涨幅达到106%。高市盈率开启了全民PE时代。

但好景不长,全民PE的泡沫很快被戳破了。一部分GP的投资管理能力并没有匹配市场的发展步伐,同时,行业监管理念及创新意识也一直落后于行业本身的发展速度。

“人民币私募股权投资基金被严厉打击,一度受到与P2P类似的监管待遇。很多地方只要叫基金,注册就要前置审批。当时,很多地方高档写字楼都写得非常清楚,凡是P2P和私募基金不许入内。私募股权投资甚至有妖魔化的趋势,市场觉得做基金有点骗钱的味道。”陈玮说道,实际上,中国的知名上市公司、科技型企业背后,都有创投机构的身影。

陈玮认为,2020年也是行业发展的一个重要节点。如果人民币基金不正本清源,市场不为创投基金正名,整个创投行业会面临非常严峻的形势。

目前,机构募资难问题凸显。长线资金很难进入VC/PE领域。监管层应该允许长线资金入场,包括养老基金、社保基金等。“这是行业首先需要创新改变的地方。如果LP都是机会主义者,怎么让GP变成长期主义者和价值主义者?”陈玮说。

同时,退出不畅,流通性受阻是行业面临的另一个重大问题。注册制落地后,基金的退出渠道有了极大改善。IPO常态化后,并购才能活跃,S基金才可能有市场,所以IPO一定不能停。

此外,陈玮表示,行业内还需要一些创新。例如,国内银行资金规模庞大,但债权和股权被严格分开。从投资工具上,股权投资机构能不能做债转股,能不能资本化,GP有没有机会去IPO等。

GP 通过IPO,可以募集相对长线的资金进行投资,同时,公司运营更加透明、规范度和专业度都将提升。借助上市公司的激励机制,GP还可以吸引更优秀的人才。中国要想弯道超车,让GP资本化是值得探索的一条路。

陈玮说道:“行业要一点点改善,好日子才刚刚开始,中美贸易摩擦和疫情让我们知道了科技的重要性。市场上一定要有创业投资,我们不必走大幅度的创新,行业痛点被一点点解决后,创投行业就有美好的20年。”

同样,信中利资本集团创始人、董事长汪潮涌也表示,这些年,国内资本市场的创新性改革令人欣喜。科创板的推出、创业板注册制改革落地、新三板设立精选层等资本市场的重大转型,为VC/PE创造了更好的退出通道。但行业依旧面临多种挑战。

从募资的角度来讲,资管新规对基金募集的冲击很大。私募基金在募资端与各类资管产品有着密切关系,过去很多市场化的基金利用资管计划募资,现在这个通道被禁止了。

关于新三板挂牌,五年前新三板不再允许创投机构和PE机构挂牌,20多家新三板挂牌机构,基本被市场遗忘,被边缘化。创新层、精选层都不允许这20多家创投机构进入。这对行业创新发展形成很大打击。

人民币基金的LP和硅谷的LP有很大不同,美国硅谷LP基本上出资接近10+2,国内基本上是3+2,最长是5+2。

但投资科技项目往往需要较长的周期。科技项目从从进入市场、到销售,再到达到上市标准、通过审批等,直到基金可以通过上市退出,整个流程至少需要7年。政府希望创投基金投长、投早、投中小、投科技,这种情况下,更需要LP有所创新,把资金的期限放长一些。

目前,国内的很多LP都要求明股实债,要求差额补足,要求保本保回报,这不符合国际化创投的规律。

此外,政府引导基金越来越多,资金规模越来越大,但都要求配资。市场配资跟不上,政府引导金就是一直簸脚鸭。政府的资金也有成本,长期投资不出去,就会形成堰塞湖。汪潮涌认为,引导基金需要有创新性突破, 可以尝试专项基金。针对一个GP、一个行业或一个区域,基金被作为专项进行管理,这样可以解决配资问题。

对于募资情况,华盖资本创始人、董事长许小林也表示,市场上资金错配给VC/PE行业发展带来很多问题。近期,作为市场上最大的“钱袋子”保险资金,被取消股权投资行业限制,并被允许提高投资比例至45%。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变化,希望这种改变能继续延伸到其它金融领域,包括商业银行、大学捐赠基金等。

一级市场是一个靠时间来获取价值的行当,我们需要跟时间做朋友,长线资金对行业而言非常重要,许小林提到。

环境复杂多变 VC机构需夯实基础再谈创新

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首席投资官李家庆表示,基金管理机构不需要每天思考自身商业模式的创新,更重要的是持续稳定发展,为LP不断创造持续稳定的高回报。

未来,行业将面临一个新时代。不同的机构会做有不同的动作,一些机构将扩大规模,一些会扩充频谱,有些机构会将一二级市场打通,也有机构选择全站式打法。

君联资本作为一个做价值投资的长线基金,最重视的是基金业绩持续稳定,并有较高回报。我们希望把过去20年做的事情进行复盘,夯实基础,不能为创新而创新。同时,基金管理机构要顺势而为。稳固自己的根据地,再向外走。

此外,君联资本将坚持投资组合,不会all in。在今天的市场环境下,能够通过投资组合实现良好的资金配置,保持住相对中高收益的水平,并能够把基金规模适度扩大,这些都做好了,下一步才是怎么做业务创新。

摩根士丹利人民币基金董事总经理、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董事长周熙也认为,未来,对于PE机构而言,最重要的是做好自己的内功,坚持独立的精神,自由的思想,要知道自己的能力边界,形成自己能力核心的护城河,把它扎得更深。

同样,麦星投资创始人崔文也表示,投资的外部环境变化多样,投资机构要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以不变应万变,找到自己的坚持和价值点,并把它打磨好。应对外部变化,唯一要做的就是不断改变自己的策略,不断理解LP的要求,提高自己的认知能力,紧跟市场变化。在谈创新以前,要先把自身的投资业务做好。

麦星投资目前考虑的是如何把机构组织灵活性提升上去,同时把合伙人、投资经理有价值的想法和亮点组合。通过创新让投资决策更加灵活和高效。

渶策资本创始合伙人胡斌提到,渶策资本坚定了互联网消费与智能科技领域的投资方向。“尽管有人说互联网领域TO C的浪潮已经过去了,但我们持不同的观点,因为不断迭代的新技术将带来产业升级和新的市场变化。”

不同以往的是,渶策资本将更看重项目中的科技元素。目前,市场对科技的关注度非常高,无论是C端互联网发展,还是产业互联网的升级,跟科技的关联度越来越高。过去十年,几乎没人谈科技,现在国内技术研发脚步加快,机会也随之而来。我们会从互联网消费的视角去看技术带来的升级。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