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地产正文

“动批”离京4年后“一客难求”,商家多流失谋转型

作者:李凯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8-20 19:38:25

摘要:“动批”离京后,入驻天津卓尔电商城的动批新服装商城未能延续此前的辉煌。疫情袭来,其客流量称得上是“寥寥无几”,商户也是“佛系”做生意,称“能卖一件算一件”。

“动批”离京4年后“一客难求”,商家多流失谋转型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李凯旋 李未来 天津报道

2016年年底,承载着一代人记忆的北京动物园批发市场(简称:动批)彻底搬离北京,目前已离京近4年,如今分别入驻于永清、廊坊、燕郊、白沟、武清、石家庄、天津等地。

离京后,入驻各地的动批新服装商城未能延续此前的辉煌。疫情袭来,各地客流量称得上是“寥寥无几”,商户也是“佛系”做生意,称“能卖一件算一件”。有专业人士分析,线下批发城之所以“不可同日而语”,除了场地转移客源流失外,部分原因是受到电商冲击。在行业面临洗牌之时,线下批发城究竟“路在何方”?

动批“惨淡经营”

2014年6月份,天津商贸城举行了相关的商户进驻签约仪式。受益于京津冀产业整合一体化的有利影响,来自动批市场、大红门市场等约3000老商户入驻了天津商贸城。《华夏时报》记者看到,在天津商贸城内,专门有一栋名为“动批服装新城”的大楼。

天津商贸城体量较大,分别经营着服装、建材等。但《华夏时报》记者去现场时看到,作为一个批发城,不仅客流量十分稀少,连商家的数量也是大大缩水。其中,有一栋商城内,几乎没有商家,各类服装模特模型散落一地,商家均已撤离。

“火过,也就开业的时候火了六七天吧。”谈及天津商贸城,两位常在周边工作的滴滴司机向《华夏时报》记者如此形容。《华夏时报》记者看到,天津商贸城位于天津西青区,距离大学城地铁站仅七八分钟的车程。

目前,天津商贸城内的动批服装新城还有部分商户在经营。“没有租金,基本上就是卖一件算一件。我们是从北京动批搬过来的,生意一直不好。”新动批市场内一家商户的负责人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天津卓尔商城内撤离的商家 李凯旋摄.JPG

李凯旋摄

同时,《华夏时报》记者看到,动批服装新城内仅存的部分商家货物量都比较少,货物的风格也较为单一。而在记者走访新动批市场的时间内,并未碰到一位顾客。同样,商城内的广场上也几乎没有行人。广场内各样的游乐设施孤零零地列在一起,显露出运营方对商场曾经的踌躇满志。

天津卓尔商城内空荡荡的广场 李凯旋摄.JPG

李凯旋摄

天津卓尔商城内未营业的商家 李凯旋摄.JPG

李凯旋摄

天津卓尔商城周边环境 李凯旋摄.JPG

李凯旋摄

“现在都在网上拿货,这边的地理位置又不像之前的北京动批市场一样好。太偏了,客流量很少。”动批服装新城的某一商户负责人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据悉,天津商贸城一期国际商贸城投资20亿元,建筑面积达61.2万平米。拥有商户1万多名,是华北地区最大的服装交易中心。天津电商城在引入了动批市场的商户后,还在家具建材、古玩器具方面进行了挖掘。

目前来看,商城在服装等方面的经营并不尽如人意。至于在2019年新引入的家居建材方面,某比较熟悉天津商贸城的当地人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商户很少,就是一楼那几个,只是看起来繁华,没有什么顾客。”

动批为何搬离北京?

“基本上是承载了华北地区最初做电商生意或者商城生意那部分人的记忆。那个时候动批非常火,河北的商户都来这边拿货。”某一服装品牌的市场负责人姜姜(化名)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2000-2012年,姜姜经常在动批市场、木樨园服装批发城批发货物。“那个时候是在商城做门店,比如奥特莱斯、华堂。商场里的品牌分为直营和代理。市场热度高的品牌,比如说当时的拉夏贝尔,他们有驻京办事处直接自己经营商铺或门店。一些市场热度不够高的品牌会招代理,他们会在这种批发城拿货。”姜姜向《华夏时报》记者描述了此前北京批发行业的市场状态。

彼时,由于线下批发市场不断扎根生长,“拿货”一词也成为了一个时代的特定词。公开资料显示,动批市场是北方地区最大的服装批发集散地,其由东鼎、天和白马、众合、天皓城等几大商城组成。

“首先地理位置非常好,货源很充足。而且,货源的变化也是非常及时的。可以批发,也可以零售,但是单买的价格会比批发价高一点,可也基本比外面商场中卖得便宜。尽管是批发城,也有很多大牌子的货品。因为价格比较有优势,有很多学生会去买东西。”姜姜向《华夏时报》记者描述了其认为的动批市场火热的原因。

在动批市场火热发展的同时,北京的商场和百货企业也是“遍地生花”。例如,华堂商场在1997年进入北京,开始营业,并且迅速扩张。同时,华联商场、泰国零售超市巨头卜蜂莲花也开始进入北京发展。

在这样的基础上,动批市场与这些百货商场共生发展,生意一片火热。但同时,弊端也开始显现。“主要是现金交易,那个时候没有什么微信、支付宝支付。运输也是很少用物流,基本上都是自己去拿货然后开车放到店里。有很多人是坐地铁、公交拿货。所以,周边的交通也是受到了一定的影响。”姜姜向《华夏时报》记者描述了动批市场的弊端。

2013年初,西城区政府公开表示,动批市场有2万多个服装批发商,每年带给西城的经济效益约为6000万元,但政府支付的交通、环境管理费用超过1亿元。彼时,动批市场的调整工作方案正在研究,但低端产业移出北京则已经是势在必行。

2015年1月份,天皓城成功闭市,动批市场开始逐渐搬离北京,向天津、河北等区域外溢。2015年10月份,动批完成了信德时代市场的疏解。至此,动批市场的商业氛围大幅下降,人流量从日均的6-7万人减少至日均1万人。

连同动批市场一同消失在北京的还有专门来此地淘货的“动批族”们和大量的个体商户。“拿货不方便了,而且市场还出现了一些变化。所以我基本上也就在2015年彻底离开这个行业了。”姜姜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线下批发城生意难做

“主要是电商兴起,大家不用去线下拿货,可以直接在网上订货。那么,订货的范围就不局限于华北地区,可以订比如义乌的货品。这些货品有可能更便宜,选择范围更大。”姜姜从市场从业者的角度向《华夏时报》记者描述了线下批发城生意难做的原因。

同时,天津商贸城内的商户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受到疫情的冲击,生意格外惨淡,线下批发城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现在主要是想止损,我们也不进货了,卖出一件少一件。”上述商户的负责人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值得关注的是,电商几乎给商贸行业带来了一轮洗牌。不仅线下批发城生意受到了影响,百货和商场也受到了一定的冲击。“基本上可以在网上买到全部的东西,而且在网上买更便宜。人们去商场逛,主要并不是为了买,而是为了玩。”姜姜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同样,受到电商的影响,姜姜所在的服装品牌在2015年开始将工作重心放在了电商方面。“线下实体店只是一部分,不能完全依靠线下店盈利。线下店铺包括装修、租金方面的成本太高了。”姜姜说。

(线索提供热线:010-59250459)

责任编辑:张蓓 主编:张豫宁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