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宏观正文

万亿特别国债怎么花?

作者:张智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5-22 20:55:51

摘要:值得注意的是,此前最受关注的“赤字货币化”问题,在报告中并没有明确,市场预计,特别国债应仍是按照惯例由二级市场发放,这也意味着,赤字货币化不会实现。

万亿特别国债怎么花?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张智 北京报道

5月22日上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开幕会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作政府工作报告(下称“报告”)。报告明确指出,今年,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赤字率拟按3.6%以上安排,财政赤字规模比去年增加1万亿元,同时发行1万亿元抗疫特别国债。

这是特殊时期的特殊举措,是为了应对疫情冲击,增加的新“政策工具”。据了解,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三次发放特别国债,在此之前,还曾有过两次新发、一次续发。

按照要求,此次2万亿元全部转给地方,用以减税降费、扩大投资等保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方面。

不过,对地方政府来说,尽管手中增加了2万亿,但紧日子更紧了。

报告要求,一般性支出要坚决压减,严禁新建楼堂馆所,严禁铺张浪费。各级政府必须真正过紧日子,中央政府要带头,中央本级支出安排负增长,其中非急需非刚性支出压减50%以上。“各项支出务必精打细算,一定要把每一笔钱都用在刀刃上、紧要处,一定要让市场主体和人民群众有真真切切的感受。”报告指出。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最受关注的“赤字货币化”问题,在报告中并没有明确,市场预计,特别国债应仍是按照惯例由二级市场发放,这也意味着,赤字货币化不会实现。

第三次特别国债

作为疫情之下的特殊调节手段,今年3月2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确认将发行特别国债,随后的4月17日,政治局会议再度重申,“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提高赤字率,发行抗疫特别国债,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提高资金使用效率,真正发挥稳定经济的关键作用”。

和一般国债不同,特别国债是指特定时期发行,用于特殊用途,并形成特定资产的国债,它无需列入一般公共预算,而是纳入政府性基金预算管理。政府性基金预算的原则是“以收定支”,因此必须有收益性要求。

据了解,历史上共有3次特别国债发行,分别是1998年新发的2700亿元、2007年新发的1.55万亿元,以及2017年续发的6964亿元。两次特别国债的用途分别是补充四大行资本金和注资中投。

5月14日,财政部部长刘昆发表的署名文章《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一文中提及,“要通过抗疫特别国债、地方政府专项债券等多种渠道,增加政府投资”。这也是官方层面首度明确,抗疫特别国债将用于“增加政府投资”。

此次报告确定,特别国债要建立特殊转移支付机制,资金直达市县基层、直接惠企利民,主要用于保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包括支持减税降费、减租降息、扩大消费和投资等,强化公共财政属性,决不允许截留挪用。

这也和市场预期相符。

“今年疫情对我们经济社会各个方面都造成了较大冲击,也暴露出当中存在许多短板弱项,我们要继续通过加大投资力度,尽快恢复经济。所以今年投资工作意义非常重大。”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党组书记何立峰说。

从中央层面,中央预算内投资安排6000亿元,比去年增加224亿元。何立峰说,今年将精准投资,一部分要用于相关地区补短板强弱项的投资,同时通过政府的作为,带动社会资本跟进。同时,精准建设,大力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大城市要瘦身健体。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公共卫生项目、医疗应急物资储备等。加快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一些特大项目要抓紧建设,这些“都是迟干早干都要干的项目”。此外,还要精准施策。对项目要抓紧做好前期工作,让资金跟着项目走、要素跟着项目走。主要认真落实出台各项措施,各方配合,应该能完成今年的投资。

不仅如此,特别国债还发挥更大的作用。

“特别国债将用于扩大消费,以扩大消费的方式来对冲外需对经济的拖累。用于促消费,不仅能将支出的选择权交由居民部门和市场,更好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效率,还能充分发挥消费的杠杆效应,带动上下游产业的需求,更好地稳增长与保就业。”粤开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奇霖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政府更加过紧日子

按照计划,今年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全年发行额度为3.75万亿元,比去年增加1.6万亿元,并将提高专项债券可用作项目资本金的比例;2019年的财政赤字总规模是2.76万亿,今年增加1万亿,意味着今年的财政赤字规模将达到3.76万亿,且增加的1万亿,与万亿特别国债一起,将全部用于转移支付、分配给地方政府,使近期地方财政持续紧张的状况得到极大的缓解。

不过,政府的紧日子还在继续。

报告要求,要大力优化财政支出结构,基本民生支出只增不减,重点领域支出要切实保障,一般性支出要坚决压减,严禁新建楼堂馆所,严禁铺张浪费。各级政府必须真正过紧日子,中央政府要带头,中央本级支出安排负增长,其中非急需非刚性支出压减50%以上。各类结余、沉淀资金要应收尽收、重新安排。

“在预算的科学安排上、在勤俭节约精打细算上、在提质增效上还有‘减’的空间。”财政部部长刘昆在部长通道上表示。

在刘昆看来,“政府带头过紧日子”是一个长期的方针政策,并不是短期的应对措施。今年,中央本级压减了非急需非刚性的支出超过50%,铺张浪费的钱绝不该花,没有绩效的钱也不应该花,花了还要依法依规问责。在政府的支出管理上,要求大力压减一般性的支出,特别是三公经费,要求严控会议培训、论坛会展等方面的支出,严禁新建扩建政府性楼堂馆所。要把该花的钱花到刀刃上,兜牢民生底线。

“要大力提质增效,各项支出务必精打细算,一定要把每一笔钱都用在刀刃上、紧要处,一定要让市场主体和人民群众有真真切切的感受。”报告要求。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减税降费力度进一步加大。中央提出,今年继续执行下调增值税税率和企业养老保险费率等制度,新增减税降费约5000亿元,并将免征中小微企业养老、失业和工伤保险单位缴费,减免小规模纳税人增值税,免征公共交通运输、餐饮住宿、旅游娱乐、文化体育等服务增值税,减免民航发展基金、港口建设费,执行期限全部延长到今年年底。

财政政策或微调

市场人士认为,特别国债可能在5月之后启动发行,预计相关发行工作会在5月份全国两会结束后很快进行。

伴随着未来万亿元特别国债的发行,债券供给量势必骤然增加,对潜在的流动性影响值得关注。

据了解,受新冠疫情冲击,财政减收增支。财政部数据显示,1-3月累计,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45984亿元,同比下降14.3%。其中,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收入21157亿元,同比下降16.5%;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收入24827亿元,同比下降12.3%。

收支差距加大,今年赤字率也随之上调至3.6%,较去年2.8%的目标大幅增加。

“今年政府债券发行任务较大,而定向发行对市场的冲击较小,因此抗疫特别国债采用定向对金融机构发行方式的概率较大。从发行是否分批上,以往特别国债发行基本都是分批发行,其好处是易于操作,这次很可能同样采取分批的方式。”光大证券研报指出。

中金公司4月30日发表的宏观经济研报指出,预计央行届时可能采取加大流动性投放、降准、引导利率下行等多种方式配合抗疫特别国债发行,其中,降准无论从操作成本还是流动性匹配程度上都是更优选择。

在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刘俏看来,在当前疫情冲击下,经济增长存在较大不确定性。若经济受损严重,则需要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稳定经济。为了应对政府收入下降支出大幅上升的财政缺口,特别国债其低成本、长周期的特点是为财政收支缺口融资的较为理想的方式。由于受多年来经济快速发展需求升高与通货膨胀的影响,必要情况下可考虑发行2万亿左右特别国债。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陈岩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