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近6亿借款逾期早有预兆? 这家公司对赌期满即业绩暴雷引监管高度关注

作者:邸凌月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12-06 12:56:46

摘要:恒越投资等4家股东共持有天夏智慧45.8%股份,而被冻结的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45.79%。恒越投资作为天夏智慧第一大股东,持有天夏智慧16.41%的股份,自2019年5月已多次被全部或部分冻结。

近6亿借款逾期早有预兆? 这家公司对赌期满即业绩暴雷引监管高度关注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邸凌月 深圳报道

岁末年关,多家公司因为现金流吃紧而暴雷,现金为王已成为投资者筛选优质公司的第一指标。

近日,天夏智慧(000662.SZ)不仅有4家重要股东股份部分被冻结,更有7笔短期借款逾期合计5.9亿元,公司及子公司16个银行账户被冻结。

其中,恒越投资等4家股东共持有天夏智慧45.8%股份,而被冻结的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45.79%。恒越投资作为天夏智慧第一大股东,持有天夏智慧16.41%的股份,自2019年5月已多次被全部或部分冻结。

此外,天夏智慧并购标的2017年业绩对赌期满刚好达标,2018年上市公司业绩暴雷。2019年前三季度业绩同样大幅下滑,前三季度公司营收2.79亿元,同比下降34.87%,扣非后归母净利润0.7亿元,同比下降48.83%。

天夏智慧的一位内部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公司业绩的变脸也是监管部门十分关注的点,公司确实业绩下滑,一是对接的项目因为经济环境、政策受影响,应收账款攀升,二是预期开展比较好的项目实际进展不顺利。

四股东几乎全部股权被冻结

12月4日晚,天夏智慧发布公告,公司近日接到控股股东锦州恒越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恒越投资”)、西藏朝阳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朝阳投资”)、安徽京马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京马投资”)、成都川宏燃料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川宏燃料”)函告称,其所持公司的部分股份被司法冻结。

据《华夏时报》记者统计,恒越投资等4家股东共持有天夏智慧45.8%股份,而被冻结的股份占公司总股本45.79%,均因合同纠纷所致。其中,恒越投资作为天夏智慧第一大股东,持有天夏智慧16.41%的股份,自2019年5月已多次被全部或部分冻结。

天眼查数据显示,恒越投资成立于2014年4月24日,注册资本1200万元,其中梁国坚持股51%、边鸿巍持股49%。恒越投资主要从事工业、农业、服务业、建筑业、房地产开发业等行业的投资,以及合同履约担保等业务。

此外,恒越投资还牵涉多起诉讼。2019年11月11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华创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与锦州恒越投资有限公司、夏建统证券回购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判决书显示,2017年4月,恒越投资向华创证券申请融入资金,并签署了相关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协议。但是恒越投资未履行协议的相关要求,华创证券便起诉了恒越投资,向法院提出判令恒越投资立即返还融资款约2.39亿元并支付利息。

目前,恒越投资等4家股东所持天夏智慧的股份,除了被冻结,多数也被质押。截至2019年11月29日,恒越投资、朝阳投资、川宏燃料持有天夏智慧的股份均被质押,京马投资持有天夏智慧7.5%的股份,有7.49%的股份被质押。

6亿借款逾期早有预兆

12月1日晚,天夏智慧发布《关于短期借款逾期及银行账户被冻结的公告》,公告显示,受到国家整体经济发展放缓、融资规模受限等影响,延续建设项目及新建项目都有受到一定影响而出现建设速度放缓的现象,从而造成营业收入的下降;另外受政策环境及信贷收紧等因素影响,部分满足收款条件的应收账款未能按时收回,从而导致报告期内应收账款余额同比大幅增加,由此带来的资金压力导致公司短期借款逾期及银行账户被冻结的情况。

其中,7笔短期借款逾期合计5.9亿元,公司及子公司16个银行账户被冻结,包括民生银行、宁波银行、浙商银行、江苏银行、光大银行等5家银行及保利融资租赁、中航纽赫融资租赁(上海)等2家融资租赁公司。最大的1笔逾期金额是1.9亿元、最小的1笔逾期金额是0.48亿元。

对此,天下智慧表示,公司积极催收应收账款,筹措资金,解决债务问题。因债务逾期,公司及子公司可能会面临需支付相关违约金、滞纳金和罚息等情况,导致公司财务费用增加。债务逾期事项会导致公司融资能力下降,加剧公司的资金紧张状况,可能对公司经营管理及信用状况造成不利影响。

资金链紧张或早有预兆。公司三季报显示,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天夏智慧货币资金仅为246.98万元,而在2018年末,账上货币资金为3.04亿元,公司称是因为本期应收账款汇款金额较少所致。同时,天夏智慧预付款项为4.52亿元,2018年末为2.23亿元;预收款项为0.15亿元,虽较2018年末有大幅增长,但正如公司所述“因个别合同预收款增加所致”。不难看出,一边是预付款的巨额攀升,另一边是零星合同预收款的上涨,这也显现出天夏智慧在整个产业链的地位与话语权处于弱势。

“现金为王。看一家上市公司是否优质,首先看现金流指标,比如现金收入比,长时间来看,该指标应该大于1,如果现金流指标不合格,我会立马pass掉。”上海某资深CFA讲师向《华夏时报》记者解读到。

承诺期满后业绩暴雷引监管关注

公开资料显示,天夏智慧多次易主,也多次变更名称,此前曾用名诸如广西康达、广西红日、索芙特等。2016年上半年,公司发行股份募集资金41亿元完成收购杭州天夏科技(以下简称“天夏科技”)100%的股权后,主营业务从原来的日化、中药材转移到智慧城市平台和行业应用软件开发及系统集成服务,2016年5月变更证券简称为天夏智慧。

被收购时,天夏科技的股东睿康投资承诺公司2015年、2016年、2017年的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114亿元、4.236亿元和5.256亿元。

2015年-2017年,天夏科技顺利完成业绩承诺,其中2017年完成业绩承诺的100.51%。天夏科技2017年为上市公司贡献的净利润高达99.56%。

然而,2018年天夏科技实现净利润2.68亿元,只有2017年的50.23%,并因此计提商誉减值1.05亿元。天夏科技的业绩腰斩直接导致上市公司2018年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2.06亿元,同比下降60.98%,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7.04亿元,而2016年、2017年分别为6.38亿元、6.29亿元。

对于天夏科技业绩承诺期刚满就变脸,公司在回复深交所的年报问询函中认为,2018年受到国家整体经济发展放缓、融资规模受限等影响,天夏科技的延续建设项目及新建项目都有受到一定影响而出现建设速度放缓的现象,因此,营业收入及净利润较去年同期有所下滑。

到了2019年,天夏智慧的经营情况越来越差。财报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79亿元,同比下降34.87%;扣非后归母净利润0.7亿元,同比下降48.83%;实现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1.78亿元,同比下降81.91%。

天夏智慧的一位内部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公司业绩的变脸也是监管部门十分关注的点,公司确实业绩下滑,一是对接的项目因为经济环境、政策受影响,应收账款攀升,二是预期开展比较好的项目进展不顺利。

编辑:高艳云 主编:陈锋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