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金融正文

易纲:“海外抄底”正当时

作者:刘飞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2-07-30 16:06:00

摘要:本报记者 刘飞 北京报道 “储备外汇,不如储备战略资源。藏汇于国,不如藏汇于民。”一直以来,学术和业界对这种愿景充满期待。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刘飞 北京报道

    “储备外汇,不如储备战略资源。藏汇于国,不如藏汇于民。”一直以来,学术和业界对这种愿景充满期待。
    央行行长周小川指出,所谓“藏汇于民”,并不是老百姓把外汇藏到自己手里,而是自行决定包括投资等运用外汇的机会。
    但在人民币单边升值预期下,“藏汇于民”一直无法落实。然而,拐点出现在去年四季度,人民币汇率呈现出双向波动,美元再度热销。
    而根据英国经济学家邓宁1981年的分析理论:企业走出去,也就是说一个国家的海外投资(ODI),这和国家的发展阶段有关。如果人均GDP超过5000美元,这个时候走出去的速度会加快。
    “从日本、德国以及中国近几年的经验看,如调整了美元物价因素,这个30年前的分析规律,同样适用于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易纲7月21日在出席“CCER/CMRC中国经济观察”第30次报告会时说。
    “我国人均GDP为5414美元,剔除通胀等因素影响,当前处于ODI大幅增加时期,未来发展空间很大。”易纲认为,如果政策对口的话,中国会拥有一个比较长的战略机遇期。
汇率接近均衡
    汇改7年,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从2005年7月21日的8.11到2012年7月20日的6.3112,升值幅度约为28%。
    在美元贬值情况下,没有人会选择持有。7年里中国外汇储备以年均近4000亿美元的速度增长,从2005年的8188.72亿美元增长至2012年6月末的3.24万亿美元,“藏汇于民”的愿景,却仍停留在“藏汇于国”阶段。
    而据公开资料显示,我国民间持有的外储只有1000多亿美元,只是官方外汇储备的一个零头。
    现在拐点已现。易纲指出,“去年四季度以来,人民币汇率单边升值预期打破,呈现出双向波动。”
    他认为,过去一年我国外汇储备数量比较平稳,保持在3.2万亿、3.3万亿美元之间,说明央行大幅减少了市场干预,市场的供给和需求大致相等,同时我国的跨境资金流出和流入大致平衡,这些都说明汇率水平非常接近均衡。
    由于汇率预期改变,企业的购汇持汇意愿显著增强,表现为企业境内外汇存款快速上升——去年10月至今,增幅接近60%。
    “目前及未来可预见的一段时间内,人民币汇率非常接近均衡汇率。”易纲表示,而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长期走势,则取决于两国的劳动生产率变化和货币政策的松紧程度。
    尽管外管局认为“藏汇于民”的障碍不在于政策壁垒,但易纲指出当前政策层面为企业“走出去”提供了较大的便利。
    其中包括ODI汇兑管理便利化程度大幅提升;取消ODI汇兑限制,实行登记管理,可兑换程度与FDI(外商直接投资)相当;国企、民企公平对待,一视同仁。
    易纲特别强调,强制结售汇制度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在服务配合企业‘走出去’时,我国还可以充分利用多边开发平台,通过多边开发机构投资可以减少和降低一些问题的敏感性。”他进一步表示。
ODI拉开序幕
    从全球经济上看,中国本土投资回报率高、发展快,为什么中国企业还要“走出去”?
    从内部讲,易纲认为,首先外汇储备是金融资产,中国企业开始意识到走出去的重要性。其次,随着产业升级和结构转型的发展,中国企业海外并购将更加注重获取先进技术、品牌、市场和进行产业链整合等,“走出去”将由单一的资源需求,向多元化目标过渡。因此,从发挥比较优势、分散风险、对冲风险、整合产业链等角度来分析,“走出去”还是非常必要的。
    从外部看,“当前国际经济金融形势也给国内企业提供了比较好的并购机会,主要是由于全球发达市场股票估值水平处于一个相对合理的阶段。”他认为,欧美企业经营压力加大,接受并购和国际化的意愿增强。
    易纲指出,2008年到现在,在全球金融危机影响下,海外资产估值较以往偏低,海外“抄底”机会来临,我国进入大规模海外投资阶段。其中,2008年投资规模比1980年到2005年的总和还多。
    自2000年首次将“走出去”提至国家战略高度,十年间对外直接投资以45%的年均增速快速增长,截至2011年末,我国对外直接投资达3642亿美元。
    商务部数据显示,2012年上半年,我国境内投资者共对全球116个国家和地区的2163家境外企业进行了直接投资,累计实现非金融类直接投资354.2亿美元,同比增长48.2%。其中,通过并购方式实现的直接投资118亿美元,占我国同期投资总额的33.3%。
    易纲强调,虽然有诸多“走出去”的机遇,但企业也要以“平常心”来看待这件事,不能急功近利,过分强调要到国外“拿资源”。
    “跟大家原来想象的对外投资主要集中在能源、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上不一样,现在是多领域的,各个行业的投资都有所增长。”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给出一组数字,从行业来看,商务服务业投资同期增长了183%,投向文化和体育业的增长了150%,投向娱乐业的增长53%,投向房地产业的增长46.8%,投向科学研究技术服务的增长45%,投资领域很多,行业分布很广。
    总的来说,企业“走出去”现在正逢时机。但易纲提示,“应把防范风险放在第一位,以一个按部就班的速度,按照市场规律‘走出去’。”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