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志士:在后裔的回忆中重生(上)

作者:姚芳

来源:

发布时间:2011-10-07 17:30:10

摘要:辛亥志士:在后裔的回忆中重生(上)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姚芳 武汉报道

熊秉坤:打响首义第一枪
   “1911年10月9日,在汉口宝善里14号失事以后,小朝街军事指挥部决定当晚起义,邓玉麟与杨洪胜赶到工程营前队第三棚徐少斌处,密召熊秉坤传达命令:“今夜起义”,“炮队首先发动,一听炮声,你营立即占领楚望台,各营需要枪弹,此点甚为重要。”两人约定以白绷带缠左臂为记,口令为“同心协力”。熊秉坤之子熊辉老人告诉记者。
    “当时我父亲通知士兵中革命党人做好准备,当天夜里,一夜都没有听到炮声,觉得诧异。到了天亮以后,才知到小朝街85号领导同志被捕,彭楚藩、刘复基、杨宏胜被害,同志们无不悲愤。中午,我父亲值勤,就乘机取了一块腰牌(出入证)来到二十九标,找到蔡济民、方维等人,约定当晚点名时起义,由我父亲率领工程营士兵发难,蔡率二十九标响应,占领楚望台。”熊辉接着讲述。
    楚望台军械库存有大量的枪支弹药,是当时中国最大的武器仓库,担任守卫这个武器仓库的是工程营。所以9月24日共进会、文学社联合会议决定,起义时工程营要首先占领楚望台。
    晚上7点以后,在工程营后队所驻的营房楼上,二排长陶启胜带领2个士兵例行查铺,看见金兆龙(后队队长)等几名士兵荷枪实弹,大吃一惊,强行夺下金兆龙的枪,并将他摔倒在地,金兆龙大声喊道:“伙计们,快动手!还等什么?”副队长程定国向陶启胜开枪,陶受伤逃跑。章胜凯、程凤林受到误伤,程定囯举枪将右队官黄坤荣、事务长张文涛击毙。徐少斌将阮荣发击毙。
    “当时,我父亲听见枪响,立即下楼吹哨笛集合队伍,仅集合四十余人,随后与右队正队长杨金龙领队头,金兆龙押队后,率队出营向右拐。过右旗营房门时,我父亲朝天开了三枪,率众跑向楚望台。”
    当天守卫军械库的是工程营左队党人罗炳顺、马荣等人,枪声响起他们知道本营已经发动,监督官李克果和左队军官穿墙逾垣而逃,熊秉坤率领士兵登上楚望台,罗炳顺、马荣等守库士兵出来迎接,与之汇合。排长邝名功带来100多人,周定源、汪长林带来几十人,徐少斌又回营集合剩下的士兵赶来,于是工程营占领了楚望台,参加人数约400多人。
    经过一夜的激战,革命军在蔡济民、熊秉坤的指挥下,攻下总督署、藩署,占领了武昌。武昌起义获得了胜利。他们三人是当晚的临时起义首脑,对于起义的胜利意义十分巨大,对于辛亥革命,作出了贡献,特别是熊秉坤,率领工程营党人首先发难,占领了楚望台军械库,打响了武昌首义第一枪,堪称民国功勋。
    二次革命失败后,袁世凯在国内通缉革命党人,熊秉坤和其他党人一起东渡日本。在日本加入孙先生创建的革命党。和岑伟生两人住在东京九段坂下辰实馆数月之久。两人常谈起武昌首义、阳夏战争中牺牲的同志,对袁世凯、黎元洪窃取革命果实,屠杀革命同志义愤填膺。熊秉坤在日本紧跟孙先生左右,拥护孙先生的革命主张,孙先生常向其他同志友人介绍:“这就是武昌首义放第一枪的熊秉坤同志啊!”
刘裕海:架炮攻打藩署
    刘谦定是辛亥后裔、武昌起义炮八标炮手刘裕海之孙,也是武汉的民俗学家,名副其实的“武汉通”,对辛亥革命更是情有独钟。他向记者讲述了他祖父的首义故事。
    “我祖父名叫刘裕海,1889年出生在湖北钟祥县城的一个小康之家,自幼读书勤奋,后在辛亥革命先驱刘静庵、彭养光等影响和帮助下,以17岁之龄考入暂编武昌清军陆军第八镇炮队第八标当了一名炮兵,并先后秘密加入‘忠汉团’、‘共进会’等反清革命组织。”刘谦定介绍,武昌起义发生时,我祖父与起义同志一起带炮进城后,先是在楚望台高地布列炮位参加战斗,后又拖着大炮转战蛇山。
    1911年10月10日傍晚,武昌北城外塘角辎重营与城内工程八营先后发难,此时,位于武昌南城外的“炮八标”,按起义总指挥部的指示也发难了,当时炮八标约有1700余名士兵。长期关注辛亥革命武昌首义研究成果的刘谦定认为,这支唯一全标起义的部队进城后,大大改变了武昌城内敌我双方的力量对比。
    “当时的军队,有三分之一起义,三分之一观望,三分之一逃跑。我祖父所在的炮八标,是唯一一支全标起义的部队。全标共三营,起义时两个营长逃跑了,一个营长参加了革命。这大大改变了武昌城内敌我双方的力量对比。”刘谦定说。
    “起义发生时,我祖父是炮八标三营中队一排正兵,是善于计算过山炮射程的一名老炮手。他与起义同志一起带炮进城后,先是在楚望台高地布列炮位参加战斗,后又拖着大炮转战蛇山。当战斗打到东方发白时,传来了振奋人心的消息,湖广督署与第八镇司令部已被起义同志攻陷。接着上级又传来指令,城中重兵把守的藩署还没有攻陷,蛇山上的起义同志应马上分拨两尊大炮转战凤凰山炮台,遴选出我祖父等精锐老兵带着两尊大炮,首先沿着蛇山脊背至东城墙之上的马道,再沿着马道较快地抵达了凤凰山炮台。”
    炮八标中,大部分都是来自河南南部和湖北北部的士兵,骁勇善战。其中很多也都是当时反清革命团体共进会成员,这些要求民主共和的进步青年,在蛇山和楚望台架设炮台,分别从高处对准湖广总督衙门和与其紧挨着的第八镇司令部,发起猛攻。
    战至11日清晨,炮八标接到前方振奋人心的消息:湖广总督衙门与第八镇司令部已被起义军攻陷!
    “武昌凤凰山位于现在的湖北省武昌实验中学背后,自古以来就是武昌城防的军事要塞。1911年10月11日一早太阳刚出山,蔡济民派了一队起义同志前来协同攻打藩署,二十一混成协炮十一营的蔡鹏来也率起义同志带了轻便小型火炮四尊,从武胜门进入城来协同攻打藩署。这时,我祖父他们的两尊过山炮在凤凰山炮台已布列定位。当凤凰山炮台的大炮打响后,起义民军一起向藩署发起了猛攻。很快攻陷藩署,战至快吃中午饭时,武昌全城才真正的光复了。”
    武昌起义后成立的鄂军都督府,虽然全面控制了已经光复的武昌城,但面临的军事形势却十分严峻。刘谦定说,祖父所在的原炮八标三营中队的全体起义同志,被命令继续留在武昌凤凰山炮台,他们全体人员一直在凤凰山炮台坚守战斗到了“阳夏保卫战”之后的停战议和。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6)收藏(0)

0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25550 [article_id] => 25552 [source] => [allow_comment] => 0 [show_column] => 0 [editor] => admin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0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25550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