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财讯正文

行业“孤勇者”:甲子飞鹤的锐意与担当

作者:王强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2-06-22 10:47:25

摘要:在备受关注的婴幼儿配方奶粉行业,也有一家企业与华为一样清晰地认识到,关键核心技术是要不来、买不来、讨不来的。只有依靠创新研发,将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手中,才能从根本上保障企业与行业的良性发展。这家拥有长远价值洞见的企业,就是飞鹤。

今年是飞鹤成立60周年,其依然是一个坚持通过创新研发,筑起品牌护城河的“锐意先锋”,不断推动着行业的发展与进步。

2019年5月17日凌晨,华为海思总裁在致员工的一封信中说,超级大国不留情地中断了全球合作的技术与产业体系。在毫无理由的情况下,华为被列入美国商务部的制裁名单。由于芯片短缺,两年后华为的营收锐减2500亿元,跌幅近三成。事实证明,掌握核心技术对于一家企业而言有着至关重要的战略意义。过去五年,华为痛定思痛加大投入,在全球研发投入排行榜上的名次不断提升,2021年已跃居世界第二。

在备受关注的婴幼儿配方奶粉行业,也有一家企业与华为一样清晰地认识到,关键核心技术是要不来、买不来、讨不来的。只有依靠创新研发,将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手中,才能从根本上保障企业与行业的良性发展。这家拥有长远价值洞见的企业,就是飞鹤。

2022年5月23日,飞鹤成功获批乳铁蛋白生产许可。这也是国内第一条乳铁蛋白自动化生产线,应用了先进的层析超滤技术,实现了乳铁蛋白的提取和保护,技术完全国产化,解决了关键原料被国外垄断的问题。

飞鹤董事长冷友斌曾坦言:“做专业的事,扎扎实实地真正为消费者服务,真正让消费者体验到你产品的价值,那个时候你就赢了。”而要达成这个目标,就必须以坚定的决心与坚韧的个性,选择做对的事、难的事,做需要时间积累的事。

今年是飞鹤成立60周年,其依然是一个坚持通过创新研发,筑起品牌护城河的“锐意先锋”,不断推动着行业的发展与进步。

图片1.png
飞鹤工厂

01
做对的事:坚定的创新“破局者”

著名管理思想家查尔斯·汉迪(Charles Handy)曾提出“管理的众神”理论,用希腊神话中的奥林匹斯诸神来形容不同企业的经营风格,并将其分为:宙斯型、阿波罗型、雅典娜型与酒神型。

四位神明象征四种特色鲜明的企业文化:富有个人主义魅力的众神之王宙斯;崇尚层级与秩序的太阳神阿波罗;尊崇创造力的智慧女神雅典娜;还有追随个性的酒神狄俄尼索斯。

其中,雅典娜是代表技术创新与研发的守护神。在困境来临之前,拥有雅典娜型特质的企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做对的事”。这类企业用理性的思考洞悉问题的本质,通过技术创新作为破局的手段,厚积薄发,其创新力来自长期主义的战略价值观,并以为用户创造价值为底层逻辑。

事实上,雅典娜型企业的坚定个性,正与飞鹤的企业文化不谋而合。

以乳铁蛋白为例,一直以来,中国婴幼儿配方奶粉行业存在部分关键原辅料依赖进口的问题,特别是乳铁蛋白、乳清粉等原料,长期“受制于人”。飞鹤作为行业龙头感同身受,同时也明白,实现关键原辅料的国产化和核心技术自主掌控,是大国乳业发展亟待解决的关键问题。

飞鹤研究院应用技术部副总监解庆刚介绍,乳铁蛋白是母乳重要的活性蛋白,被称作“健康的第一道免疫防线”。

目前,世界上的乳铁蛋白主要是从生产干酪的副产品乳清中提取,提取高活性、高纯度乳铁蛋白的技术难度较大。由于中国企业一直未掌握相关工业化生产技术,只能依赖进口,这导致乳铁蛋白一直是中国婴幼儿配方奶粉行业的“稀缺资源”。

特别是2017年,解庆刚回忆:“国家发布了新国标,对乳铁蛋白的纯度从90%提升至95%,这就使大批不合格原料进不来、被淘汰,乳铁蛋白的价格也从3000多元一公斤,一度涨到了3万多元。一些小型企业因为采购不到原料停产断档。”

解庆刚坦言:“对中小企业而言,就算国标没有改变,如果原料供应受人限制,产品随时有被掐掉的可能。特别是在行业推行配方注册制的当下,乳铁蛋白一旦断货,就需要重新对配方进行调整注册,周期最短也需要一年时间,产品可能就‘死掉’了。”

图片2.png
飞鹤乳铁蛋白生产线

飞鹤对乳铁蛋白生产技术的研究,已经不只是单纯的商业行为。

其实,从市场供给角度来看,飞鹤大可不必投入上亿资金与数年时间去做原材料研发。因为以目前飞鹤的用料规模,即便市场整体供应紧张,国际供应商肯定首先保证大订单的交付。

但从中国乳业的整体发展来看,面对来自原料短缺的冲击,技术工程师出身的冷友斌骨子里就带有科研的基因,他坚定地认为,只有依靠创新研发,打破技术垄断,自主掌握乳铁蛋白的核心生产技术,才能真正摆脱企业被“卡脖子”的困局,才能在未来真正推动中国配方奶市场的良性发展。

更重要的是,乳铁蛋白的提取技术是蛋白类原料提取的基础,掌握了它,未来才有可能基于此提取其他功能蛋白,比如骨桥蛋白和免疫球蛋白等。掌握这项技术,对中国乳业未来的发展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

飞鹤早在十多年前就决心选择投入大量人力与资金做核心原料开发,更重要的就是作为行业龙头的责任感。

02
做难的事:坚韧的科研“孤勇者”

冷友斌常说:“乳业作为传统行业,最重要的是要耐得住寂寞,特别是在研发方面。”其实,纵观那些拥有雅典娜型特质的企业,它们恰恰都具备“板凳愿坐十年冷”的坚韧品质。

可以说,飞鹤骨子里的雅典娜型企业的创新基因,令其成为富有行业前瞻洞察的“孤勇者”。在这里,“孤”是说,在行业顺境时,飞鹤不得意忘形而是补漏查缺,在面对困局时,能够率先清楚地看到破解困境的钥匙;“勇”在于洞穿“终局”之后,是否还有放弃眼前利益,通过创新迎难而上,选择“做难的事”的勇气。

比如,在行业头部品牌都在争相拓宽渠道,抢夺与瓜分市场蛋糕时,飞鹤却决定持续投入大量资金打造产业集群。2006年,飞鹤着手在地处北纬47度的“黄金奶源带”自建万头奶牛牧场,建设覆盖农牧工的产业集群,全力打造放心优质的全产业链模式。

在飞鹤看来,企业想要获得长久发展,就要对自身产品的品质有绝对的掌控力,因此必须要有自己的奶源。虽然明知自建牧场风险大、周期长,但飞鹤依旧迎难而上,斥巨资聘请全球顶尖专家,探索全新的产业模式。

飞鹤相信,只有对品质的保障,才能为消费者创造价值与意义。这样的“操作”令当时许多业内人士都感到 “匪夷所思”,却在日后令飞鹤成为国内首家拥有高品质奶源的国产婴幼儿配方奶品牌。

“做婴幼儿奶粉没有诀窍,得老老实实打基础才行,没有好的奶源,就生产不出好奶粉,所以必须踏踏实实建产业集群,没别的捷径可走……”迎难而上的坚韧性格在飞鹤的文化中显露无疑,而这种坚韧,同样在乳铁蛋白的研发过程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飞鹤高级工艺设备工程师关海舟,负责飞鹤在乳铁蛋白生产研发中的工艺设计。

在实验室调试成功后,关海舟和他的团队还需要把研发成果完成工业转化。毕竟实验室级别的产量有限,而流水线上的批量生产,就是上千升的规模。“实验室的基础,相当于金字塔的底座,我们在这个基础上还得通过推导与计算,进行现场优化,在设备上反复测试、调试,在规模化生产过程中,根据基础数据反复校准数值,以提高乳铁蛋白的纯度、活性与提取率。”关海舟说。

有时候为核心设备选择合适的材质,都需要经过上千次检测、实验,耗时1年多。他坦言,实际上乳铁蛋白的整个生产研发环节,都是在摸索中反复测试、调试,最终做到数据的“精益求精”。

飞鹤始终坚信,技术研发必须迎难而上脚踏实地,投入大量资金与人力,大胆假设小心求证,量变才能引发质变。

03
做需要时间积累的事:坚毅的行业“开拓者”

“一口气都不能松。”60年发展历程中,飞鹤比旁人更清醒地认识到技术创新对品牌的意义。飞鹤最早在2006年就开始深耕产业布局,这一战略最终使其在外资的包围圈下“杀出了一条血路”,并且不断加固自身的差异化堡垒。

当被问及飞鹤的发展为何如此稳健时,冷友斌曾谦虚地表示:“主要就是运气好,其次是企业的预见性。” 实际上,面对每一次考验,飞鹤都会提前布局,做足“战前准备”。冷友斌所说的“预见性”,既来自于他作为一名“老乳业人”对行业的深刻洞察,更来自于他对乳业发自内心的敬畏。

在冷友斌看来,既然“预见”了就一定要早做准备。就是因为飞鹤善于“做时间的朋友”,才能在行业面临险境时厚积薄发,“战必胜,攻必克”。奶源的打造是如此,产品技术的创新研发亦是如此。

事实上,乳铁蛋白的技术探索同样经历了漫长的历程,非“坚毅个性者”不能为。早在十多年前,飞鹤就围绕婴幼儿配方奶粉生产的核心原材料,持续进行制备技术攻关和产业化探索,以实现婴配粉原配料的自主掌控,摆脱关键原料供给等方面受制于国外企业的局面。

2011年,飞鹤与东北农业大学等单位,开始进行乳蛋白浓缩物和乳清分离蛋白加工工艺的研究。

2012年,飞鹤脱盐乳清粉项目建设负责人李云龙及他的团队,在前述研究的基础上,完成了脱盐乳清的产业化,建成了此后近十年国内唯一一条正常运转的脱盐乳清生产线;

2014,乳蛋白浓缩物和乳清分离蛋白加工工艺开发成功,解决了乳清基料国产化的关键技术问题,整体共研制出乳基料产品13个,申报了12项专利。

2018年12月,飞鹤联合中国工程院院士朱蓓薇团队成立中国首家乳品工程院士工作站,两年时间共申请了8项专利技术,并开发了6个相关产品,并围绕乳铁蛋白的产业化进行技术路线的探索。

图片3.png
飞鹤乳品工程院士工作站成立

2022年,飞鹤再次完成行业内乳铁蛋白产业化,实现了“0”的突破。

经十余年攻坚克难,飞鹤从技术储备到产业化能力建设,实现了国产品牌关键原料生产技术的自主掌控。在当前全球疫情形势严峻,国际局势复杂动荡的当下,飞鹤实现了婴配粉核心配料的自主掌握,对于维护乳业链供应链的稳定,助力实现乳制品行业国内大循环,意义重大。这不仅是飞鹤对雅典娜型企业特质的完美诠释,亦不负其行业“开拓者”之名。

如今,在科研创新上,从母乳研究到全产业链的各个环节,飞鹤都形成了成果输出、技术落地、产品迭代的良性循环。“没有创新性,动力就不足。但创新的东西是很花费精力和脑力的,要思考。”在解庆刚眼中,飞鹤为科研突破提供了一个开放的平台,只要想去干、有想法,飞鹤都会给予机会、资金与资源支持,这不是同行业其他企业能够做到的。

过去的2021年,飞鹤研发投入达到4.3亿元,同比大幅增长60.5%。报告期内,飞鹤在国内外权威期刊发表论文39篇,开展2项科研临床试验,获得授权专利105项,参与12项国家、行业和团体标准的制定。

图片4.png
2021年飞鹤科研成果汇总

飞鹤乳铁蛋白生产线核心设备供应商耿驰坦言:“真正的原料开发、真正的乳制品深加工是非常耗时、耗力的,据我所知,目前只有飞鹤在坚定地走这条前人从未涉足、正确且艰难的道路。”

事实上,无论是乳铁蛋白技术的全面应用,还是更深层次对原料研发技术的探索,随着国家标准的提高,谁先掌握核心科技,解决行业“卡脖子”的问题,推动产业模式创新,谁就能够引领和改变整个中国乳品行业的生态结构。

在耿驰看来,中国乳业需要有一个有担当的品牌站出来,以研发创新作为破局的切入点,提升产业链上下游的附加值,引领中国乳业、乃至中国食品加工产业的高质量发展道路。

而在飞鹤身上,我们清楚地看到拥有雅典娜型特质的行业龙头那披荆斩棘的远见、责任和担当。正如冷友斌所言:“在研发方面,我们不看短期的、眼前的效益,飞鹤坚定地选择为产品、为行业、为消费者做长期的、战略性的规划和投入。”

事实证明,飞鹤正是在用科研与创新,塑造品牌的价值与行业的未来。

编辑:雷洁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1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118326 [article_id] => 118328 [source] => 华 夏 时 报 [allow_comment] => 1 [show_column] => 0 [editor] => [{"editor_nickname":"雷洁","update_time":1655863550},{"editor_nickname":"雷洁","update_time":1655863926},{"editor_nickname":"雷洁","update_time":1655863972},{"editor_nickname":"雷洁","update_time":1655866061}]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1655863550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118326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

评论